第128章 纸人(2)

很多人都不明白民调局为什么晚上查案子,因为晚上查诡异案件,不会被人知道,其实在这个世界上隐藏着各种各样诡异案件,都由民调局来破案,他们也不会告诉别这些事情,民调局严格规定,不能够让任何局里的事情,让普通的百姓知道,原来的民调局也非常的严格规定,甚至连直系的亲属都不能够告诉。

这就是民调局,为避免一些事情的发生,这个部分虽然很多人听说过,但很少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样把案子给破掉的。

我觉得大海实在去民调局工作,因为他资质和潜力都很像民调局里的人,能够处理一些别干不了的事情,于是在去往那户人家的路上,我对大海说:“你不如去民调局工作吧!”

大海表情为难的说:“看看,毕竟那活,危险性比较大。”我一听,干我们这行哪里没有危险性,跟着那些鬼和尸打交道,肯定会有危险性,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说到一些干阴阳仙先生因为得罪了一些鬼怪,导致死的很悲惨。

这些我倒是听过不少,曾经在我老家的邻村,就有一个像大海这样的阴阳先生,为了给一户人家的办事情,得罪了一个夜叉,这个夜叉非常的厉害,导致那位阴阳先生死的很惨,听说浑身上下的血管爆裂,无缘无故脑袋直接掉了下来,相当的惨。

可能是这个阴阳仙道行不行,才导致这样的下场,或许是因为得罪夜叉,要说到夜叉,很多人都认为它是鬼,其实不然,夜叉是魔,跟鬼扯不到任何的关系。

听我爷爷说,夜叉一到晚上就出现在个人家的门口,不停在村子里门口转悠着,一般小孩能够看到,大人就看不到夜叉,它长的凶神恶煞,如果哪一家里没有贴上门神,夜叉就会到个人家的院子里转悠,千万不要惹它,这种鬼怪,专门是吸取小孩的魂魄,很多人家一提到夜叉就害怕。

我们在车上聊着一些灵异事情,其实对于这些故事,艾蝶修应该了解比我们多的多,但她是咯咯一笑,从来不参与进来。

被害那户人家也是在郊区,说是郊区,实在就是一些平房,跟现在一些村庄差不多,车缓缓的开进一个胡同里,漆黑的夜晚,我突然看着前方有一个人影过去了,我心里想难道是吕庆伟来了,车慢慢向前走动着。

突然前方有一个黑影子过去,这次我看得清楚一些,这个黑影子非常大的,能够有两人多高,五大三粗的,难道是眼花了不成,我对着后座的大海说:“刚才看到了吗?”

大海点点头说道:“我看见了?”还没有等着我明白怎么回事儿,那个影子又从车前过去了,这回我看不清楚了,那个影子好像还长着翅膀,我感到血灵子在触动,难道见到夜叉了,这怎么说什么来什么,看来真应验了那句话,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说鬼。一说到鬼,鬼就来了。

大海脸色有点苍白,难道这个邪物专门来找我们的,不像是呢!如果专门来找我们,何必在这个转悠呢!直接到我家小区里转悠不得了。

这个地方一到晚上个人家熄灯很早,也很少有人出来,应该不是人,不管怎么样,还继续向前走才到那个个人家门口。

突然前方出现一个庞然大物,大海先看见的,于是让我尽快的停止,我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这回我看清楚它是什么模样,长得跟个蝙蝠一样,身上长翅膀,叫声仿佛是猛虎一样,它就在我车的前面,停在原地,在原地来回转悠。

一般夜叉这种邪物,不能够硬来,它一般都找那些小孩,把小孩精气吸走,如果大人的话,躲开它就可以,于是我把车慢慢的向后倒去,也从另外一个胡同穿过去,艾蝶修咯咯一笑,对着我说:“咱们还怕一个夜叉吗?”

我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来的目的,不是对付它,先找到那个个人家看看里面情况再说。

其实夜叉,我爸爸也遇见过,那时候我爸爸在工厂上班,一个工人得病了,厂子里的领导让爸爸送那个工人去看病,诊所在偏僻的邻村,于是我爸爸带着那个工人去邻村,那个诊所靠着一个小山,当走进诊所的时候,我爸爸从小山上看见一个长着翅膀,不停在叫动物,把他们两个吓的住在了诊所。

其实遇到夜叉,如果害怕的话,最好是躲避过去就好了,它一般是不是找大人的事情。

我把车退出另一个胡同里,没有开出多长时间,那个夜叉拦住我们的去路,在原来的盘旋着,叫声非常的刺耳,难道这里人家听不见嘛!

我看了一眼大海说:“害怕吗?”大海别看是阴阳先生,但是他见识的比较短,毕竟是从村里搞,没有见过大的世面,像这样的情况肯定有点胆怯,原来让他盗墓的时候,他没有胆子去盗墓,现在的胆子估计也大不了哪去的。

既然这个夜叉不让过路,不如就把这个邪物给搞定在说,我想下车去把这个邪物给搞定,大海叫住了我,说:“这个邪物很厉害的,不如咱们明天晚上再过来。”

我一想,只要是晚上夜叉都会出现在这里,明天还是这样,既然它跟我过不去,我也不能够留着它。

想到这里,我对着大海说:“看看我怎么把这个邪物收拾掉的。”我下了车,看着它还在那个不停转悠着,我拿出罗盘,又把勾魂伞放到地上,对着它大喊着说:“既然跟我过不去,也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个邪物好像能够听到我在说话,不停在的叫着,可能这些邪物不能够说话,我从天灵盖上取下一股火,放到罗盘上,准备用勾魂伞把这个邪物给干掉,还没有等着我要干掉它的时候,突然一个黑影出现他的跟前,这回我确定他是人,他拿出一把奇怪宝物,对着夜叉打了下去,夜叉退后几步,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儿。

他又拿出把枪,对着那个夜叉就是一枪,突然夜叉慢慢的变小,变成蝙蝠的那样模样,还等着飞走,他又是一枪将那个夜叉打散在空气中,这个不是别人,正是吕庆伟,我看着他这块就解决了夜叉,来到他的跟前,说:“吕叔,你去哪里了?这个地方有夜叉,你怎么没有告诉我呢?”

吕庆伟看了我一眼,对着我说:“我也不知道,怎么这地方出现了夜叉,我一直那里等着你们,看看你们什么时候到,没有想到你们被夜叉拦住了路。”

“我准备要把这个邪物制服,看来你比我厉害,一下把这个邪物给干掉了。”

我让吕庆伟上车,可是到了车上,发现大海不见了,我有点着急,这个小子怎么样不见了呢!吕庆伟问我找什么,我说:“你不是让大海也过来吗?他去哪里了?”

吕庆伟带着疑问的问,“大海是谁呀?我怎么不知道。”

我情急之下的说:“就你找那个阴阳仙吗?”吕庆伟更是一脸质疑,说:“我没有找过别人呀?我就找回你呀?开车吧!没有人了。”

我脑袋嗡一声,难道大海已经死掉了,还没有等着我追问下去,艾蝶修咯咯一笑,说:“你的那个发小,已经死掉了,给被那个夜叉给害死的。”

我一听怎么回是这样的,大海已经死掉了,我突然难受起来,想想从一开始我就借他的罗盘和勾魂伞一直没有还,如果有这些宝物,不至于死掉。我开始悲伤起来,难道萝卜所见到的大海也是鬼了。

为什么这段时间没有回来,发生这么多的事情,让我真的难以接受,这里一户人家的小孩,被夜叉勾魂了,大海来这里解决夜叉,没有想到被夜叉缠身死亡。估计被夜叉害死的人,死的都很惨。

吕庆伟和艾蝶修劝解着我不要悲伤,我想再看看大海的魂魄,可是叫了几声却没有人答应,我失落了,确实没有心情再说办理案子了,吕庆伟安抚着我说:“既然人都死掉了,还计较那些干什么,向前看。”

他永远都不会懂得我和大海儿时的感情,他也是我爷爷的徒弟,现在却死在了夜叉的手中,真是命运呀!吕庆伟淡然说道:“像干这一行,生死就能够看淡,不然,谁也不会如这行。”

艾蝶修也安慰着我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他死掉了,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看你们的感情还不错,怕你伤心,不要想太多,也许他是不想见你,如果想见你,他还会出现的。”

我恢复一下心情,确实是很突然,让我一定准备没有,这些陪伴我的人,一个一个离我而去,冥冥之中又好像是命中注定。我让吕庆伟开车,毕竟他知道路。

他把车开到一户人家的门前,我下车一看,就觉得一股阴风袭来,院子里是一片漆黑,吕庆伟和艾蝶修上车后,我对着吕庆伟说道:“就是这里吗?”

吕庆伟点点头,“就是这里,这就是被害那家人,全部在这里,进去后小心点,估计到晚上,这些纸人都会走动。”

我们刚想进入院子里,突然房子灯亮了起来,在窗户下,可以看到几人在动,但这种动,仿佛跟那种皮影戏一样,在窗户上不停的晃动着。

吕庆伟慢慢拿起枪,我也拿出勾魂伞,准备走进去看看什么情况,当我走到院子里的时候,突然门口站着一个纸人,这个纸人看上去很老,他带着诡异笑容说:“你们有事情吗?”

我才不管它到底什么邪物,只要是邪物就要把它给没灭掉,我拿着勾魂伞想向前冲去,吕庆伟拦住了我说:“看看你的脚。”

我一看自己的脚,突然变成纸的,慢慢向上身蔓延,很快就要蔓延在全身,但在血灵子这里,却蔓延不上去,我一用大喊着:开。一股红光过后,不在蔓延了,我对着那个纸人说道:“你到底什么邪物,我把你们全部灭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