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冥界纸人(1)

艾蝶修居然答应帮助吕庆伟,这是让我一想不到的,毕竟吕庆伟对于艾蝶修是有偏见的。可我总感觉到吕庆伟隐藏着什么,但对于他到底隐藏了什么,我还真的不知道的,能够让知道的肯定是他表情的变动。

在民调局了干了很多年他,确实城府很深,不是我能够理解的,我倒是没有想过帮助吕庆伟能够得到什么好处,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个四合院可能是一处墓地。既然有墓地,里面肯定有一些有价值的宝物。

吕庆伟看见我们已经答应他帮助查案子,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可是这个笑容的背后隐藏着是什么,吕庆伟告诉我们晚上和他一起查案子,看了看时间他站起身准备离去,我也没有想过把他挽留。

当吕庆伟走了后,其实我很不愿意帮助吕庆伟,因为他都没有帮助自己,这个人有点不靠谱,我有点责怪着艾蝶修,帮助他又没有好处,艾蝶修咯咯一笑,对着我说:“其实咱们不是在帮助他,而是那个四合院确实是一个墓,但不知道的是谁的墓。”

不管是谁的墓,必须要保全自己的利益才行,因为毕竟这是在家乡,许多事情干起来比较麻烦,我沉思一会儿,对着萝卜说:“先去联系那个买家,尽快把那个宝剑脱手。”

萝卜刚才接到买家的电话,买家让到毛猴的龙凤茶楼谈事情,吕庆伟的事情先搁浅一下,先把自己的事情给处理了,我们准备去毛猴那里。

萝卜把郑和的那把宝剑放到兜里,我也拿起兜里,准备出发,就在这个时候,有是一阵的敲门,我心里嘀咕难道是吕庆伟又回来了,当我打开门,看见确实我的发小,大海带奇怪的笑容走了进来,他对着我说:“怎么,不认识我了。”

我一看是大海,如果换做以前,肯定会热情的款待,但是萝卜说的那些话,大海此行来的目的不是那么单纯,我把大海请到客厅,他也看见了艾蝶修,当看见艾蝶修的时候,他的眼神非常的奇怪,仿佛带着一种敌意,但很快又恢复起来。

大海看着我说:“民调局人找我办事情,我来市里也没有住处,先暂时住在这里,可以吗?”

我看见他并没有因为我和鬼在一起,他有异常的反应,他又是我的发小,所以爽快的答应了,既然来了就是客人,我让艾蝶修给大海端上茶水,大海喝着茶水,看着艾蝶修,淡淡的说:“六哥,你可真有艳福。”

其实我不难理解他的话,但现在最为发小,也得装一下,毕竟我已经知道他,对艾蝶修的存在充满了敌意,我简单的应付几句后,坐在沙发上,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萝卜已经约好了那个买家。

我们三个想先去把宝物卖掉,让大海留在我家里,他也想跟着我们去,毕竟他和我不是一路上的人,他是阴阳仙只住鬼,我只是一个盗墓,在一起总是产生的分歧,还不如先让他呆着我家里,等到处理完事情,再和他一起去见吕庆伟。

大海看见我一再的坚持,于是也就没有再考虑去,我和萝卜艾蝶修三个来到车前,萝卜在想大海怎么回来,我没有顾忌那么多,现在最主要的是把这宝物给卖掉。

坐上车来到毛猴的龙凤茶楼,买主在龙凤茶楼的二楼上,毛猴看见我们来了,非常的热情,又是端茶又是送水,又是送点心,这位买主还真有耐心,居然在茶楼里等了很长一段时间,看来真是为这把郑和的宝剑而来。

我们三个来到雅间一看,这位主,穿的非常的正统,一身西装革履,身后还跟着几个保镖,旁观跟着一个女秘书,肯定是一个大老板,我们来到雅间里,他站起很绅士的走到我跟前,说:“你好,方先生。”我也客气的和他握手,握手完了后,我慢慢的坐了下来。

萝卜对于业务这行很熟悉,从兜里拿把宝剑拿了出来,因为买主已经看过照片了,所以这次交易就是纯粹的交易,把钱交上,验验货是不是赝品,就已经交易完成了。萝卜把宝剑递给那个穿着西服的人,说:“宝物是当时郑和下南洋时候佩戴的,这宝物虽然不是价值连城,但也是标价不菲,如果您真识货,最起码五千万以上,五千万以下,我们是难以接受的。”

这个买主把宝剑拔了出来一看,打造确实很好,他淡淡一笑,对着萝卜说:“成交。”随后让那个女秘书拿出一个黑色的箱子,放到桌子,女秘书把黑色的箱子打开,里面全部是现金,萝卜站起身拿起一沓钱,露出高兴的笑容,看了看钱。又看看钱的数字够不够五千万,应该差不多,把这个大黑箱子又给盖了起来。

萝卜把箱子拿了下来,其实这些钱是美元,把箱子放到桌子底下,我拿起茶水对着那个买主说:“咱们以茶带酒干一个,就告辞了。”

这个买主倒是很痛苦,他也端起茶水喝了一口,看我一眼,笑着说:“既然大家都事情,我们就先走了。”他们这些先离开了雅间。毛猴一看那个买主离开雅间,他来到我的面前,看着我们的钱箱子,说:“六子这回发财了,有钱了,准备干点什么?”

其实真不知道的干点什么,萝卜也能有点忘形说道:“当然是找几个小妹妹儿了,这么多钱,够完多少个了。”

艾蝶修看了他一眼,咯咯一笑,“有了钱,不要忘了本,我看你这是得意忘形。”萝卜估计也感到自己有点过了,也没有在说什么,只是脸上笑容没有消失过,既然毛猴来了,肯定要给份子钱,这不是一个正当的买卖,于是让萝卜拿出一沓美元给了毛猴,毛猴先开始不收,最后我强行的塞给他。

他这才收了下来,还是那句话,如果有帮帮的地方,尽管说话,钱先放到这里,等用时候,到这里再拿。看看社会办事情,再看看那个吕庆伟办的事情,真是天壤之别。

既然已经交易完了,其实古董私下交易,一般都不问出处,也不会为自己的姓名,只问宝物和价钱,一旦成交,双方都会保密的,所以,这就是黑市上的交易。有一些卖古董把地址什么的都留给买家,或者买家把联系方式留出来,一旦出了事情,谁都跑不了。

所以倒腾古董的,不要留下任何的信息给对方,也不要做二次买卖,一锤子敲定后,无论吃亏与不吃亏,都不要联系了,这是倒腾古董的规矩。

既然已经交易了,这么多钱,肯定是在市里买一处好的房子,安生的过日子才行,不能够想的太多了,我们离开的毛猴的龙凤茶楼,坐在车里,我和萝卜商量着,既然有钱了,谁干盗墓的行当,除了有人出高价钱请自己才出山。

这些钱不能够像以前那样的挥霍了,所以,我也一再叮嘱萝卜不要挥霍,准备退出江湖,可是说是那么说,但真正有几个人退出盗墓界,想想陈老怪这么多年都没有退出来,自己有能够何去何从呢!

车在路上,人在车里,车水马龙的人群中,我只是一颗孤星而已,艾蝶修咯咯一笑,问我想什么呢!其实我在想着,这样的生活实在太惊奇了,所以想改变一下,现在的生活,艾蝶修慢慢躺在我的怀里,咯咯一笑,“这样不很好吗?”

这样确实很好,可我又怎么样能够把她变成人呢!这一切发生的有点仓促,让不得不想爱上她,难道真是一个错误,我慢慢抱住她,萝卜在后视镜里看着秀甜蜜,实在受不了的说:“六哥,你和嫂子在没人的地方搞,这让我哪里受得了。”

艾蝶修咯咯一笑,敲了一下萝卜的头,说:“你不向那处想,不就完了。”

我们三个车上有说有笑的来小区,从车上下来,我让萝卜先把钱存在他那里,因为大海在家中,大海现在虽然是发小,但他对艾蝶修有偏见,所以,不得不防止着点。萝卜开车离开了。

我和艾蝶修打开房门,看见大海还坐在沙发,看着电视剧,他看见我们回来了,站起身,我让他坐下来,“都是自己家,干嘛那么客气。”

大海慢慢的坐了下来,艾蝶修看见茶几的茶水都冷了,于是又去给大海沏茶,我坐在沙发上,大海问我,“事情办了。”我点点头,说:“事情办好了。”

我和他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艾蝶修把茶水放到茶几上,给大海倒茶,大海端起茶水喝了一口,对着我说:“吕庆伟让咱们晚上到那户被害的人家看看。”

我思考了一下说:“他不过去吗?”大海连忙的说道:“他也过去。”

我以为吕庆伟这家伙不去呢!让我们哥们儿兄弟去给他卖命,又不给钱,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既然是这样看了一下时间,还有点早,艾蝶修可能理解我的心思,她厨房里做了点饭,我们三个吃了点饭,准备出发。

我不想让萝卜过去了,觉得只是抓鬼,他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是个累赘,就让他处理业务上的事情,收拾一下,我和艾蝶修大海准备去那个被害的个人家看看,到底是什么样邪物,如此的厉害,居然有能够把人变成纸人。

我总是有一种感觉,有一种不祥的感觉,但这种感觉瞬间又消失了,好像促使我不要管吕庆伟的事情。

觉得这些人都不对劲,无论是吕庆伟和大海看我眼神都是很异样,有的时候,甚至有没有共同的语言,难道是因为艾蝶修不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