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尸降(4)

其实我感到无论艾蝶修原来如何的残暴不堪,我都将这份感情继续下去,我感觉只有她能够给我带来温暖了,即使所有人都背叛了她,我也不能够背叛她,这是我给艾蝶修一次承诺,我看出萝卜可能被一些人给说服了,我觉得萝卜是我最好哥们儿才告诉我这些事情。

想到这里我也表述了我的想法,无论艾蝶修以前怎么样,现在她和我在一起,无论她是人,还是鬼,还是其它的邪物,都有责任保护着她,既然她在床上睡觉,就是我的女人,我也有权利保护自己的女人,谁如果敢动他,我就对手下手。

萝卜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毕竟这样事情发生的有点突然,但是萝卜对我一直很够意思,所以并没有太过在意那些事情,他也觉得艾蝶修这样的女鬼干着这些事情,是毕竟符合他的心意。萝卜问我下一步怎么办,还能够怎么样,先找买家,把那把郑和的宝剑给卖掉了。

正在我们研究着把郑和的宝剑卖掉的事情,艾蝶修睡觉醒了,来到我的面前,问怎么了,我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告诉她,我知道她已经是一个妖孽了,我不会告诉她这些事情,我想和她继续的在一起,那样才感到心里好受一点。

她咯咯一笑,朦胧的眼睛里带一点温柔的缠绵意,在我脸色深深来一个吻,她也忌讳一萝卜在面前,她深情的看我一下,说:“我去做点饭,咱们该吃饭了。”要现在的女孩哪里还会做饭,而这个鬼妻子,却能够体会做男人的幸福,确实是如此,艾蝶修非常懂得生活,无论是人是鬼,在我心目中的完美虽然比不上李慕妍,但是能够让感受到其中气息。

甚至有的时候,我都在想,这个鬼是不是李慕妍的复生,真的,我痛只有她明白,其实我跟她说过了李慕妍的事情,她告诉我,忘记是最好的,如果不学会忘记,永远都得不到幸福的东西,看来我确实要忘记李慕妍,而我得到却这个鬼妻子艾蝶修。

萝卜看着艾蝶修身影感叹的说:“六哥,我发现咱们这些人,人生真是很寻常。”我觉得萝卜好像变了,变的有点苍翠了,有点让感到说出来的话,能够让我听进去了。

萝卜的电话铃声响了,电话里可能是一个买家要买古董,他接了一通电话后,对着我说:“咱们那个宝剑有着落了,有一个买家愿意出五千万买那把宝剑。”

我并没有觉得太多喜悦,相反感到这样生活应该结束下去,不应该提心吊胆的干着盗墓这个行当,虽然有的是一些正规的,但心里总是有些芥蒂,总是过不去那个砍,毕竟现在我搞成了半人半魔,还不知道怎么死掉。

所以,过着普通生活最好了,但钱还是要赚的,于是对着萝卜说,让萝卜把事情办了吧!

萝卜也爽口的答应了,毕竟这些事情萝卜是内行,别看墓里怎么样的害怕,要是让搞一处买卖,相当的有魄力。

饭菜已经做好了,我们三个吃着饭,嘴里说着最近发生的事情,其实我看出萝卜自从王丽死掉后,他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也许是因为命运原因,还是人生无常,他变得成熟起来。

吃过饭,还没有等着我洗碗的,一阵的敲门声,我站起身把门打开一看,原来是吕庆伟,吕庆伟笑着走了进来,我先是一愣,后带着笑容说:“吕叔来了。”他看了我一眼,说:“怎么,不把我请到屋子来吗?”我有点惊讶,他怎么来了,他不是很忌讳艾蝶修,他走了进来,看见艾蝶修坐着,“不错,小日子过还可以。”

艾蝶修连忙的把吕庆伟让座在沙发上,咯咯一笑,“还行吧!我和方启文将就着过呗!”他们两个对话看似特别的协调,其实感到暗藏着一些内容在里面,更多是吕庆伟城府比较深,鬼和人在一起,只有容纳进入才能够接受事实。

吕庆伟见多了,所以才客气的跟艾蝶修说话,至于隐藏着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我看了他一眼,从写字台的橱柜里拿出一包烟放到茶几上,我让艾蝶修去沏茶,她摇动妖娆的身姿去沏茶了。

我也坐在了沙发,示意吕庆伟抽烟,他面带着笑容,说:“其实那天晚上,可能是我冲动了,既然都成这样了,我也不能够阻止你们,就随着你们去吧!”

我心里想,就凭借着你道行还没有能力把我和艾蝶修给制服,但嘴上肯定不能够说出来,我看吕庆伟来不是要降服艾蝶修,可能他是有别的事情,于是我就开门见山跟他说:“吕叔,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吕庆伟看到我脸部表情,或许不是太欢迎他,于是对着我说:“最近那个棘手的案件,我想让你帮看看。”

我内心里想,我找你帮帮,你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还一再的袒护着二孬,现在你找我帮帮,可以的,给钱就帮,不给钱帮什么,我觉得吕庆伟这个人太磨叽了,不像原来在王爷府那时候,那样的果断,总是雷厉风行的处理事情。

我笑着答道:“可以,不过我是要报仇的。”吕庆伟抽着烟,突然大笑起来,“小方啊!你也知道,你吕叔叔没有啥钱,在民调局就那么点工资,这样吧!你先干着,我不行把费用多报一点,给你留出劳务费,怎么样?”

我觉得他找我不来不止是破一个案子那么简单,我先拒绝一下,看看有什么利益可图,不然我也要生活,现在许多事情都需要钱来解决,没有钱怎么可以继续和他感情下去,于是摇摇头说:“你们那个活儿,太危险,我怕有去无回。”其实我说这话,就是拒绝他。

他不以为然的说道:“小方,其实我这件案子也是关于你墓,但是吧!这个墓还一处很邪门的个人家里,而且这家人我估计他们都是脏东西。所以才找你来帮助一下。”

我觉民调局的人才聚集,干嘛找我这样,凭借他那样的本事搞一些脏东西很拿手,但出于尊重他,让他继续说下去,当他说到墓的时候,我心里有点动了,别的不说,一提到墓,我内心就有点冲动。

他说道最近发生一件奇怪的事情,就是很多出殡的人在一户卖纸人的人家里,卖纸人过去,放到家里,等待出殡时候烧掉,可是当晚上这些纸人无缘无故变成自己家人的形象,而且满院子的乱转。

后来出殡的人家并不认为有什么事情,可能是眼睛花掉了,当把纸人烧掉的时候,出殡的这家人消失了,当人们去出殡这家人家里去看的时候,这家人全部变成了纸人,在屋子里,把去找他们的人都被吓过来。

于是有人就报巡捕了,但关于这样的案件不归巡捕管,所以直接上交了民调局里,吕庆伟理所当然的查这个案子。

晚上,他去那家去调查,看一下现场,可是到了那里,走进院子里看见有几个纸人在笑着自己,他想去制服它们,可是自己却变成纸人,于是他逃了出来,当跑出院子,自己又恢复起来。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案件,所以感到自己本事,根本破不了案子。

他的手下去调查那个卖纸人的地方,这个地方在郊区,是一个四合院,要说到京都四合院很多,可是这个地方出现一个四合院就有点新鲜,他手下进入四合院后就没有过来,于是吕庆伟去找手下。

可是当进入四合院后,发现卖纸人这家里没有人,屋子只有纸人,在一排纸人下,看见自己手下也变成纸人,于是他想把纸人拿过来,可是还没有等着拿到手,从里面走出看似很老的纸人,他面带着诡异的笑容,“买纸人吗?给自己买,还是给家人买?”

还没有等着他明白自己怎么回事儿,从他腿上开始,慢慢变成纸人,他赶紧跑出来,才又一次的脱离危险。

他没有搞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鬼怪的案子,他破了许多,第一次见到如此奇怪的事情。

现在手下的人基本都消失了,只有他一个人,所以,想找几个帮手帮助自己破这个案子,最近上头也正在给他调进来点人。

我听完想着,原来在司马婉儿墓里那些纸尸,我刚想说出,会不会是纸尸的时候,他看出我要说什么,说:“那些东西不像是纸尸。”

他抽了几口烟又继续说,后来他打听那个四合院,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地方,只知道里面有一个老头住着,在附近的人都说,那个四合院的底下是一个墓,那个老头为看住那个墓,才花钱盖了那个四合院,为生活才卖纸人,可是卖了没有多长时间,四合院里好像就没有人了。

我看了一眼吕庆伟,觉得他在说着天书一样,是不是在民调局里呆时间长了,脑子不好使了,要说鬼和尸,我还可以相信,但是纸人是邪物,我完全不会相信的,也可能是我头发长,见识短。

这时艾蝶修给我们三个倒着茶水,咯咯一笑说:“你们不知道那是什么吗?那是冥界纸妖。”

我们三个都把目光盯在她的身上,她慢慢坐下我的旁边说:“冥界纸妖,就是人,只是那个地方是通往冥界的,所以人去哪个地方,就会变成纸妖。千万不把纸妖给烧掉,不然真进入冥界了。你们也要记住冥界不是鬼呆的地方,冥界没有鬼,是一个漆黑的空间,里面没有痛苦与孤独,只是有空洞。”

我们还想继续听下去,她将冥界,她咯咯一笑,“这样吧!既然民调局人都没有办法,不如我跟着你们去,把那里查个清楚,怎么样?但是有个条件。”

吕庆伟笑着说:“什么条件?”艾蝶修咯咯一笑,喝了一口清茶,说:“不要找一些没有用人,来把我怎么样?你们以为你们是谁呀?”

这句话让吕庆伟沉默许久后,脸上带着难堪的表情,说:“现在有小方保护你,我们也没有办法。只希望你能够理解一下。”

我倒是没有说话,看来吕庆伟对艾蝶修偏见少了很多,于是我们准备帮助一下吕庆伟,把那个纸人的案子查一下,另外地下的墓,我也想搞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