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尸降(3)

看着二孬这个人被搞掉了,我心里非常的爽快,毕竟这样的人留在世上没有任何的好处,我和艾蝶修并没有去看别墅的事情,直接绕过别墅在马上打了一辆出租车,可当上了这辆出租车的时候,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因为这辆出租车没有打着大灯,前面的路我和艾蝶修也根本没有看清楚。

另外,现在是凌晨多了,天还是很黑的应该打开灯的,艾蝶修咯咯一笑,突然问到司机师傅,“师傅,您为什么不打开大灯呢!”司机师傅死里死气的说:“因为我看不清前面的道路,你能告诉我你们去哪了吗?对了,我就知道一个地方,黄泉路。”

我反倒笑了起来,这些闹鬼的事情真是越来越猖獗了,看来民调局人越来越不专注干事情了,艾蝶修咯咯一笑,“是吗?我就是去黄泉路上,我死的好惨啊!”她突然变幻成骷髅的样子,那个司机从后视镜一看,马上停住了车,吓的跑出车外,大喊着:“有鬼呀!”

原来这个出租车的司机,想利用鬼把客人给唬住,然后敲诈勒索,我一看,这都是什么世道了,还拿着这种小把戏在骗人,真是难为这些出租车司机了,我看见没有人开车,我坐在了前面,启动出租车,开着出租车慢慢的向前方行驶着,因为是凌晨,没有多车里,我开的也非常的快。

突然前方一个老太太在招手,估计是看见出租车坐一下,我可以确定是这个老太太是人,现在天色蒙蒙亮了,我觉得反正也是一路不如把这个老太太捎带一程,于是把车停了下来,当我把车停下来的时候,这个老太太突然倒在出租车前面,大喊着赔钱,把她给冲到了。

我突然感觉这都是什么人呀!比鬼还要阴险的多,我下了车,看着这个碰瓷的老太太,说:“大娘,你是不是有毛病啊!”这个老太太上去抓住我衣服就不放开,就说要赔钱,不然就要报巡捕,这个时候艾蝶修也下了车,她咯咯一笑,从兜里拿出一沓子的冥币交给老太太说:“大娘这些够你花一辈子,以后不要碰瓷了。”这个老太太一看是冥币,大骂着艾蝶修的,不断要求我的赔钱。

我心底很善良,既然遇到这样的事情,赔钱也是可以的,毕竟这辆也不是我的,一会儿人多了,看着也有损我的身价,我拿出几百块钱刚上给这个老太太,这个老太太却嫌钱少,于是还不依不饶的让我赔钱,这些我可愤怒了,艾蝶修其实早就不乐意,她咯咯一笑,“大娘,咱们来生再见吧!”

突然她又变成骷髅的头,这个大娘一看是鬼,刚想跑,却跑不了,她可怜兮兮的说:“我不要钱,你们走吧!”看来这个老太太还有理了,艾蝶修把老太太的魂魄给吸了出来,留在地上是一具老太太的尸体,我看着有点不忍心,毕竟搞出人命来了,本想阻止她,但是她是魑祟就是管这些事情,我也没有办法。

艾蝶修把冥币放到老太太怀里,轻轻拍了一下老太太的尸体,“你们没有下次,有我在第一次就是你们的忌日。”看来出租车是不能再开了,我和艾蝶修马上离开这样的现场,估计也查不到我们任何的蛛丝马迹,可能最多怀疑就是那个出租车的司机,将碰瓷的老太太给搞死的。

我和艾蝶修走到大街上,因为太饿了,所以想吃点早点,来到一家早餐店里,早餐店里是一男一女,夫妻两个开着,我们两个坐了下来,要是一些两碗豆腐脑和一些油条,又来几个茶蛋,其实我和她不适合来到这种小早餐店,可是现在的时候,只有这家开着门,我吃着油条,她不停的看着早餐店里那个男的,我心里嘀咕着,难道她喜欢上那个男的了,这个早餐店男的长得也很普通,应该不会。

当那个男的端上一碟咸菜的时候,艾蝶修突然抓住了这个男的的手,说:“死了很久,就不要回来了,你这样会害你的对象?”

她对象听到艾蝶修这样说话,感觉她像个神经病,但碍于艾蝶修是客人,也没有说出什么,只是把那个男的拉了过来,脸上露出着笑容的说:“你们还要吃点什么吗?”

艾蝶修咯咯一笑,把喝豆腐脑的勺子放到桌子上,说道:“没有胃口。你对象是个鬼,你不知道吗?”

这个女的茫然看着艾蝶修的说:“怎么可能,我们一直在一起的。”当艾蝶修还要说什么的时候,突然那个男的对着那个女的说:“我是鬼。我怕你受累,才不肯离开你的。”

于是上演一出真爱版的人鬼情未了,把哥们儿也给感动了,这个男的出了一次车祸死掉了,但是看着这个女的这么的辛苦,他不忍心于是变了鬼也一直陪着这个女的打理着早餐店。

可是人鬼殊途,这样的事情只能够存在,但不能够永远的存在,要不然会把这个女的害死的,阴气太重容易得一些病,慢慢的皮肤也会退化掉,所以我和艾蝶修还劝着他们接受一个事实,就死了不要留下牵挂,活着好像珍惜活着的人。

在我和艾蝶修的劝解,女的终于哭泣着放弃再和鬼相处,男的也感到这样做实在是错误,于是消失在空气,我一看这个女的确实很不容易,身上本来想给碰瓷那个老太太的钱,偷偷的放到了桌子上。

我和艾蝶修离开早餐店,艾蝶修挽着我的胳膊,咯咯一笑,说:“我是鬼,你是人,也许我们有一天也会分开,到时候你会难受。”

我突然也笑了,我不会,因为终究要分开,我觉得我们感情就是注定要失去的,所以早就做好的这样的准备,我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什么事情都不懂,也知道人鬼殊途,只怪陷入太深,才爱上艾蝶修,可又冥冥之中有一个人在我脑海里不断在喜欢着她,没有办法这就是命,命里该有。

既然是命我只能够和她一起走过,也会拼劲全力走过这一程,如果真放弃了,我也不会后悔什么。

我和她走到了家里,实在太累了,我需要休息一下,躺在床上就睡着了,她不会有疲惫,她一切都是永恒的,我和她静静躺在床上,她还是黑色睡衣,静静睡着了。

我也想过和她发生关系,内心却是不允许我这样做,毕竟时间还短,另外,她是鬼是我心中的芥蒂。

中午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来,我从床上起来,看着她躺在床上还睡着,我轻轻的把被子给她盖一下,我打开门,一看是萝卜,他四处向房间的看看,好像屋子里藏着一些不可管告人秘密一样,他坐在沙发深深吸了一口凉气,说道:“六哥,哥们儿这几天可是被折腾坏了,没有时间去找买家。”

说着拿起茶几上凉茶喝了一口,淡淡的说:“哎,二孬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我去看了,二孬尸体躺在一个棺材里,还可怕,身上都是红色的印子。”

这些其实不用我说,我都知道这些事情,可是我总是感到萝卜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突然他又来了一句,“嫂子在家没。”这些不都是废话吗?她一直跟着,另外,萝卜也知道,我根本甩不开她。

萝卜好像有什么事情告诉我,于是我对着他说:“到底什么事情?你说吧!都自己人,不用那么套路,干嘛那样呀!”

萝卜这才松了一口气,他让坐在沙发上,轻声的对着我说:“大海来找过我,我跟他说了你和嫂子的事情。”

“那又怎么了?”我淡淡的说道,萝卜接下来话让感到非常的意外。

我爷爷曾经和一切道宗青囊将一起去掘开一个墓,本以为是将相王侯的墓,没有想到却是玉水心法师的墓地,他们把棺材打开后,发现有两具尸体,一具是大法师玉水心,一具是百年妖孽艾蝶修,原来玉水心是用自己全部道行把艾蝶修封印在棺材里。

但被我爷爷他们把棺材打开后,艾蝶修解除了封印,我爷爷他们一看,这还了得,不能够将这个妖孽放出去来,想重新的封印,可惜来那些人不但没有封印起来,全部被艾蝶修给治死了。我爷爷是幸运的从看见她如此厉害,提前逃了出来。

我爷爷就召集一些道行很高的人,想把艾蝶修找出来,讲她重新封印起来,可惜很多年过去了,艾蝶修并没有找到,慢慢在人间消失了,我爷爷他们也不在寻找了。

这些事情,我爷爷也跟我讲过,不如只是说盗墓,其中一些人没有出来,并没有说到关于艾蝶修是一个妖孽的事情。

萝卜看了我一眼又说:“大海还跟我说……”萝卜又拿起那杯凉茶喝起来,他说道。

曾经的艾蝶修在一种魅尸,非常的歹毒不断在残害人间的,只要略微犯下错误的人都将被她吸走精魂,刚刚开始许多人认为她是魑祟,可是后来事情让这些人改变了,想着将艾蝶修封印起来。

事情是发生在民国事情,在一个村子里,一个寡妇和自己心爱的在一起,被村子的人发现了,之后这个村子的村民在村长带领下,将这个寡妇浸猪笼了。艾蝶修得后,将整个村里的人全部给害死了。

为了能够封印这个妖孽,大法师玉水心找到艾蝶修,也没有想到,他无力将她降服,却深深的爱上了她,不过就是这种爱让艾蝶修没有防范,于是玉水心用尽浑身解数,将艾蝶修封印在自己的身体里,之后躺在专门封印魑祟的棺材里。

从次再也出现过玉水心这样的法师,也没有出现艾蝶修这样的妖孽。而如今,在我身边却是大妖孽艾蝶修。

我突然感到这样故事,实在太滑稽了,我觉得艾蝶修做的很对,唯一有点意外的是,我知道了她妖孽,我一直在纠结着。可是我特别喜欢她,我不想失去她。

于是对着萝卜说:“过去的事情过去就行了,我只看现在,以后也不再提这些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