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尸降(2)

我也想抓住那只狐狸精,我跟艾蝶修一起跑出院子的外面,直接那股红色的烟云直接飞别墅的附近上的山上。

这个地方别墅都是在山上,因为风景比较好,所以开发商,估计是看着这里景色宜人把别墅建造在这里。后面就是山,我和艾蝶修跑屋子里,准备追上那个狐狸精,在院子内看到萝卜,让萝卜先回去了,我和她一起飞奔去往山上的道路。

一直走到一处茂密的森林下,才停住了脚步,只见前面这片茂密森林上空笼罩着一股红色雾气,这股雾气好像一种妖气,我可以断言,那只狐狸精就在里面,我想向里面走去,被艾蝶修拦在外面,她咯咯一笑,说:“不要去,这里可能有人在练尸降。”我没有听到什么是尸降,但她既然说出不进去,肯定里面是有危险的,我一脸蒙蔽的问她什么是尸降。

她咯咯一笑,眼神里带黑色说道:“就是把一些死人练出的尸油放到一具尸体上,这具尸体就是天降尸。而且是很厉害的行尸。”

我一听想,确实很厉害,为什么这些人偏偏都喜欢用尸油来练就一些东西呢!可是这种方式练就起来,是不是祸害到许多人。

尸将其实我也听说过,把一些死人的尸体练出尸油来,放到棺材里,这样一些盗墓的人就会被尸降所感染,感染后很快被尸降收入到自己的体内,这种练尸的方法,一般只有外国人才能够干的出来,因为太过复杂,所以,练尸降的人也会被中毒,变成尸降的一部分,具体尸降什么模样,其实一股黑色一团,像个宇宙一样,不能够被卷入进去。

如果在晚上遇到这种尸降,很快会被这种东西给吸入到里面,灵魂吸入到里面,只后的本体就是一具干尸。

练就这种东西是害人的,我不能够让这样的事情出现,正好把狐狸精和尸将全部给灭掉再说,想到这里的,我眼睛开始慢慢的变成红色,我对着艾蝶修说:“既然来了,就把这些脏东西全部给灭掉,我还怕一个尸将吗?”

我的血灵子在这种环境下,不断发光,促使的身体开始发红,红我已经完全失去理智,我还能够控制一点理智,脸上带着恐怖笑容,艾蝶修咯咯一笑,看着我说:“这才像你嘛!玉水心。”

可是总感到她不是在跟我说话,而是在跟另一个我在对话,我笑着说:“我不是玉水心,但我必须要干掉那些脏东西,我把他们全部干掉。”

我感觉这些话,并不是我说的,但好像又像是我说的,我的理智好像陷入到馄饨当中,我拿起勾魂伞,走进了这片黑雾,艾蝶修突然眼睛也发黑起来,身子变成骷髅,长出一双黑色翅膀,飞在半空中,跟在我后面。

突然前方出现一个人影,这个人影看起不是人,好像是鬼,不断从远处闪现到近处,看了我一眼,突然又闪现出很远的地方,他嘴里念叨着,“阿弥陀佛,你们终于来了。艾蝶修和玉水心,老衲终于把你们找到了,今天我就让把你们封印在我尸将里。”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在我门前贴一个死字,说着莫名其妙的话那个和尚,他到底是什么人呢!难道是为了降服我们,才练就这个尸将吗?在他口中可能练就尸将的人就是他。还没有等着我出手,他的旁观出现那只狐狸精,狐狸精变成一个妖娆的女人,在和尚的旁边,好像两个的感情很不错。

这真是害天煞了,和尚居然和狐狸精勾当在一起,我也是醉了,不如没有关系,既然都在这里了,那就一起把你们全部灭到这里,想到这里,我拿出勾魂伞,准备利用这里的鬼火漩涡,将这些杂碎给铲除掉。

突然和尚的旁边出现一口很大的黑色锅,里面是一些黑色的骷髅头,和尚好像在油炸着什么尸体,难道这就是练就尸将,里面黑色粘稠水浆,他嘴里不停在念着什么经儿,锅里面的黑色水浆,突然悬在半空中,洒在了和尚和狐狸精的身上,他们两个开始慢慢的变形,直接全部的融入在一起。变成一团黑色的云雾,只见和尚的头在云雾里出现,说:“艾蝶修和玉水心,今天就是你们死期。”

这团黑雾向我和艾蝶修冲了过来,我讨厌这种脏兮兮的东西,所以,不停在躲闪着,不过艾蝶修没有躲闪着,她拿出一个纸人,扔了过去,变成真人,在和尸将搏斗着,我看见这个尸将也不怎么样的厉害,一个用法术搞出来的纸人都应付半天,看来也不过如此,或许艾蝶修道行在那里摆着哪?

艾蝶修咯咯一笑,“武藏法师,你追了我几十年,还是没有我的道行高,居然违背师门,练起了尸将,你现在都快成魔了,为什么还要说我是魔呢!”

那团黑雾露出和尚的脑袋,对着我和艾蝶修说:“我只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铲除你们这两个妖孽,既然成魔也不惜一切代价。”

我觉得这天有意思的了,一个和尚本是法师,想收入艾蝶修,却自己变成尸将,这种不惜一切代价的成魔治魔,是他师傅教的嘛?另外,我也没有看出他练就尸将有多大的本事儿,我眼睛发出来红光,已经让变的不可理喻,我已经完全失去理智。

我拿着勾魂伞放到地上,用身体上血灵子火焰催动勾魂伞,将其旋转起来,勾魂伞迅速追击那个和尚的黑雾,勾魂伞的它的头顶上,成了一个红色漩涡,不断在吸入尸将的妖气,艾蝶修也飞在上空,在地上画了一圈,想把这个和尚送到地下,让他永不超生。

看来我是小瞧这个尸将,本以为凭借着我们力量能把这个尸将给降服了,没有想到这里的鬼火全部是尸将产生的,我火焰漩涡根本起到任何的作用,只艾蝶修画得那个黑圈,不断在陷入着尸将的妖气。

我勾魂伞落在我的手中,我不知道该怎么降服他,如果冲上去,肯定会被这种东西吸入进去,看来这个和尚练就尸降,还是能够抵挡一面的,看来我只能够用身上血灵子全部了,我把胳膊撸起来,看着发光的血灵子,我用力一甩,血灵子飞了出去,直接逼向尸将,当和尚看到血灵子的时候,他大喊道:“完了,是血灵子。”

要知道,血灵子可是无数个怨灵形成的,它已经的力量已经超乎任何的魔力想象,和尚刚刚喊道完了,血灵子变成无数红色的怨灵在空中袭击着尸将,如果尸降的妖气是厉害,那么血灵子的灵气直接把尸将的妖气给驱散了。

就此刻尸降的妖气越来越弱,越来越弱,被血灵子怨灵包围住,不断在削减着妖气,最后只剩下和尚和狐狸精外围的一团黑雾,艾蝶修看到他们已经不行了,咯咯一笑,“我现在就送你去地狱。”

正在艾蝶修要把他们送到地下的时候,突然武藏和尚跪在我的跟前,大喊着说:“法师救我,法师救我!”狐狸精看到如此的情景,刚要想跑被我勾魂伞给拦住,一伞下去将这个狐狸精打的魂飞湮灭。

我要拿起勾魂伞砸向这个和尚时,可是身体有一样东西在控制着我,好像里面还存在着一个灵魂,就是和尚说法师救我的时候,我感觉有一个声音在呼唤着放过他,可是我的理智根本不听使唤,血灵子的怨灵向是疯了一样,迅速又穿入我的身体里,我眼睛飞着红,嘴里念叨着:“下辈子,再见了,武藏和尚。”

我一勾魂伞砸了下去,将武藏和尚砸的魂飞破灭,一切都静了下来,可是我身上的血灵子却静不下来,我不停的在砸着树,想把心中怒火发泄出去,不停在砸着,直到我理智能够控制自己,慢慢恢复起来,我坐在地上,艾蝶修恢复成人的样子,来到我跟前把我慢慢的扶起来,咯咯一笑,“你还控制不了血灵子,看来当初封印我的时候,你已经法术尽失了。”

我恢复一下不解的问道:“为什么法术尽失?”她眼神有点恍惚,咯咯一笑,转移了对话,说:“没有什么?咱们先回去吧!”

折腾了一晚上,现在终于把这些事情都给处理掉了,这件事情处理实在是太难了,好像全部人都针对我一样,不明不白的武藏法师,又是吕庆伟问起的事情,这都是一些什么事情,又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一个盗墓的,赚点钱而已,干嘛都跟我过不去。

我和艾蝶修慢慢向山下走去,现在已经是凌晨了,只见二孬的别墅有许多的车辆,我一看是巡捕车估计二孬死掉了,他案子还要继续查清楚,看来再厉害的人也逃不过自作孽呀!如果他不搞那个聚阴棺,或许还能坚持几天寿命,搞了聚阴棺,即使我们不去找他,他也会尽快死在狐狸精身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