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尸降(1)

我眼睛带着红色来到他的跟前,此时的他已经就剩下一个头在上面,我在他耳边旁说着:“下次,记得不要在家里搞事情,我最讨厌就是在我家里搞事情,来世再见了,道友。”

我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脑袋,直接他进入了地下,可能今生来世也没有机会翻身了,艾蝶修打开的地方,可是馄饨,到了混沌里即成不了鬼,也成不了人,更成不了魔,一股空气。

我慢慢恢复一下,趁着今晚上兴致很高,不如直接把二孬也给解决了吧!还没有等着我们回去找二孬的时候,吕庆伟突然出现在墓地,他好像来到墓地很上一段时间,他眼神有点不对劲,他冷冷的说:“小方,你是不是被人下了降头?”

“是啊!怎么了,是血灵子。怎么,吕叔,难道你还除掉我不成。”

吕庆伟可能刚才看到那一幕了,他表情严肃的指着我身边的艾蝶修,说:“这个女孩不能够留,她不是人,我必须要把她给打散了。”

我拦在他的跟前说:“她是我现在的对象,如果你敢打散他,我就把你打散了。”

吕庆伟露出难堪的表情,说:“小方,她是鬼,是魑祟,你是人。你应该明白。”说着她又指向艾蝶修的说:“艾蝶修,我知道你把封印解除了,但是我们照样能够把你封印起来。”

艾蝶修咯咯一笑,“你想多了,你是张天师的后人吧!你想太多对身体不好。我只想找我的伴侣,前世你们没有让我和他在一起,今生居然还敢阻止我们。”

我好像在听着天书一样,我连忙打断艾蝶修和吕庆伟的对话,“你们在演戏吗?你们有病吧!吕叔,艾蝶修你不可能带走,她是我的人。如果你带走她,我和她就把你埋葬在这里。”

吕庆伟脸色非常的难堪,突然眼珠子一转,脸色马上堆积出点笑容,看了一眼我们匆忙的离去。

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他怎么知道艾蝶修的名字,难道魑祟的名字都能够被记住吗?想到这里我想问一下艾蝶修,他到底是什么来头,而他们口中的玉水心又是什么人,这些在脑海不断刺激着我情绪,每当我听到玉水心的时候,我眼睛就有带着红色。

心中有一股愤怒在燃烧着,当我看见艾蝶修的时候,那股愤怒没有了,难道真是命运吗?他们口中的玉水心到是什么样的人。

我看着艾蝶修问起玉水心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她的眉目之间有些紧张,但很快被她的笑声所以掩盖过去,她咯咯一笑,沉默了一会儿,对着我说:“他原来是一个天师,应该算是我前任丈夫吧!”

一听到到前任的丈夫,心里有点不乐意,可是一想,她是鬼,鬼是不能够转世的,既然是这样,我能够接受她这些。难度她在还在隐瞒着什么,反正现在也是这样了,我没有管那么多事情。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被那个二孬的家伙尽快除掉。

我随手拿起罗盘利用银魂追踪术找到二孬的家里,我让萝卜去二孬父亲的墓地上找地墓土,他很快抓了一把墓土,我拿起一块墓土放到罗盘上,用从天灵盖取下一股火焰,放到罗盘上,看着上面的指针,指向一个方向。

我们抓紧的下山,来到车上,让萝卜开车,我看着罗盘上的方向,我给萝卜指点着方向,没有多长时间,就找了二孬的家里,二孬原来在本市买了套别墅,看来这个家伙拿着黑心钱,挥霍了不少,只见这栋别墅并没有亮着灯,而且漆黑一片,在这里时候,应该不会那么早睡觉。

我们三个下了车,也没有顾忌那么多打开门就进入了二孬的别墅里,可是总感觉的二孬别墅死气沉沉的,可能这样的别墅没有人住一样,我慢慢向正面走去,拿着勾魂伞,准备破门而入,突然门开了,在门口站着一个,他脸色惨白看着我说:“你们来了,快进来。”

我感觉不对劲,难道移花揭墓就已经奏效了,我觉得不可能,移花揭墓不会短短几个小时就能够起到效果,他说完后,慢慢走近房间里,我拿着勾魂伞,也跟了进去,萝卜拿着手灯留在了别墅的院子内,艾蝶修闪现里面,直接别墅客厅的里面放着一口很大的木质棺材。

刚才没有仔细看清楚他穿的什么衣服,现在一看他穿的居然是寿衣,他慢慢的躺在了棺材里,不会儿功夫,坐了起来,带着诡异的笑容,可是从棺材里却伸出一只女人的手,慢慢把他拉在里面。

难道二孬已经中邪了,我想看看棺材里到底是什么,刚要上前,突然棺材出现一个女人的身子,她妩媚笑着说:“小哥哥,进来玩呀?”可是当看见她的耳朵,我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样妖怪,这是一只狐妖,居然把二孬给迷惑住了,难道这个别墅里妖怪不成。

还是跟着二孬的那个道士给施法,把狐狸精给招惹来的,管不了那么多,既然都凑到一块了,不如就送他们西天,还没有等着我出手降服的时候,突然在棺材里又出现一个女人,这个人居然是秋姐,她脸色苍白带着诡异的笑容,只是眼睛里带着一点红色,这红色的眼睛,我能够看出是别某种东西控制着。

我马上意识到不是那么的简单。我突然想到一种法术,这种法术叫做,聚阴棺。

可见这个二孬真是无法无天了,居然能够做出这样下三滥的事情,既然是这样,那我就对着二孬不客气了,我大喊道:“二孬,你给我滚出来,我要把你送到地下。”刚才看见王丽和秋姐可能是被那个狐狸精所控制了。

突然棺材里又出现那个狐狸精,她眼睛红红的说:“谁在叫我的老公。”嘿嘿……看来这里一切都被这只狐狸精控制,我必须要把她给铲除了,还没有等着我要干掉它们,艾蝶修闪现在那个狐狸精跟前,咯咯一笑,“不要在人间祸害了,回到山里去,不然你的死期到了。”

狐狸精妖娆的说着:“是他们把我抓来的,现在我这里过的很好,为什么要回去呢!再说了,你是鬼,我是妖,咱们没有什么区别,都喜欢男人的,来吧!”

艾蝶修眼睛里带黑色看着狐狸精,这都什么时候,还跟她啰嗦着什么,我迅速把勾魂伞放到地上,拿起罗盘点燃一股火,扫到勾魂伞上,大喊着,开。随后勾魂伞飞了起来,在聚阴棺上不停的旋转着,火焰也在不停旋转着。

狐狸精开始大怒起来,声音带着哦吼,“你们把抓下山,居然敢害我。让你们不得好死。”突然她变成了一股红色烟消失在房间,但里面的二孬和两个鬼魂是无法逃出火焰的,聚阴棺被火焰的漩涡传动在半空中,突然轰一声,棺材被炸开后,一个人和两个鬼在火焰漩涡着挣扎着,秋姐和王丽不被狐狸精所控制了,她们眼神里透露出对二孬的仇恨。

二孬在半空中不停的在喊着,不要,不要。王丽和秋姐的抱住二孬,向火焰漩涡飞去,当他们全部消失在漩涡里的时候,二孬的人头掉在了地上,勾魂伞也落在了地上,把二孬人头挡住,他嘴里说:“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还没有等着我去拿着勾魂伞,那个狐狸精居然出现跟前,吹了一股红色烟云,艾蝶修挡在了我跟前,把那股红色的烟云档了下来,可是一股妖气,艾蝶修在追狐狸精的时候,脚踩在二孬的头上,一使劲,把二孬的脑袋直接的踩到底下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