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移花揭墓(4)

一般会法术道士开坛做法,被利用的人将其二次心智输入人大脑里,便能够产生强大的心智效应,也是把本人心智替换成了另一种心智,相当于人脑失控的现象。

我看了看觉得这一定是那个道士干的,不行,居然敢在我家里做出这样的事情,我必须要尽快的铲掉他们。

我思考的一下,看了一眼艾蝶修,说:“跟我一起去,把那些人给办了。”艾蝶修咯咯一笑,“好的。”

我把萝卜扶起来说:“跟我一起去一个地方,让他们血债血还。”萝卜看到我眼睛有点发红,不敢看着我,他低着声音的说:“好的,六哥。”

我们三个很快的下了楼,萝卜开着车,我指着路,准备去二孬父亲的墓地,这回我可不计较那些,居然把事情搞到我家里来,那么我就不在乎,你们家里死多少人了。车很快开出市里。

二孬父亲的墓地,在一个墓园里,本市里的墓园在市郊区的火葬场旁边,其实建造墓园的时候,估计方便埋葬的人,把墓园建造了火葬场旁边,这个火葬场可有些年头了,曾经也听说经常闹鬼。

后期避免闹鬼的事情,一般火葬场的人都是白天上班,晚上一般到了五点多就下班,所以,晚上整个火葬场里是没有人,其实就是殡仪馆。去墓园必须经过火葬场,这条路也是毕竟之路。

这个地方一到晚上漆黑一片,阴风不止,而且火葬场从来不灭灯,如果有人走路迷失了,那个地方的光亮,千万不要走过去,遇到鬼是肯定的。

萝卜开车向火葬场走去,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萝卜车开得有点慢了下来,突然在大灯照射下,一个老太太在前方招手,可能是打车,艾蝶修咯咯一笑,“这个老鬼,可是真搞笑,还在这里打车回去,都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还想着回家。”

我让萝卜冲过去,萝卜开着车飞快从那个鬼身上冲了过去,都不带停车的,她还是在后面慢慢招手,还像要打车一样。当冲过去之后,前面有一个老头在招手打车,艾蝶修咯咯一笑,“不要管那么多,冲过去就行了。”

萝卜还真听艾蝶修的话,直接的冲了过去,也并没有发生什么情况,艾蝶修解释道:“这个地方鬼很多,都是一些想着回家去的,出租车不能够来这种地方,会见到它们的。”

突然前方出现一排灵车,要说是一个,我还真有点相信,这是夜出殡,要说到,夜出殡估计很多人不知道,其实夜出殡是一种很特别的风俗,一些地方因为交不起的高额墓地费用,又不想火葬,想在市里找个地方埋掉,所以,就要夜里出殡,这样不会被人查到。

这就是夜出殡,一般夜出殡,找几个人就行了,找个会风水的,看一下风水,再顾上一个出殡的车就可以了,埋掉之后,一切都OK,甚至许多人都不知道死的是谁。

但前方来的灵车可不像是夜出殡,有五六辆的灵车开过来,萝卜估计有点害怕,车开的有点慢了起来。

当我们车经过这些灵车的时候,突然几辆灵车把我们车给包围起来,不停在道路的中间转动,我们车被迫停下来,灵车还是不停的在转悠着,艾蝶修闪现车外面,咯咯一笑,大喊着:“你们算是什么东西,敢挡住我的去路,是不是想魂飞湮灭。”

灵车的车顶突然出现一个三个头的鬼,他狂笑着说:“进了阴地门,就别想再出去。”哈哈哈……

忽然,艾蝶修身上长出来一双黑色的翅膀,手里拿着一个特大号的纸人,这纸人看上去像是一个神仙一样,她把纸人放到地上,吹了一口气,纸人马上被一股强光包围着,变成真人,手里拿着一把宝剑,冲到灵车的顶端。

这个三个头鬼大喊一声,不好,原来是魑祟。马上不见了,可是灵车却全部停了下来,那个纸人飞快追到三个头的鬼跟前,拿着剑就刺了散了那个三头鬼,艾蝶修飞在灵车的上面,咯咯一笑,“你们这群亡灵,居然魑祟也敢动,我今天就让你们全部地狱。”

突然艾蝶修变成一个黑色的骷髅,飞了起来,在地上化了一圈,地上出现一个洞,这些灵车全部掉落到地下。

好可怕的一个鬼娘们,我跟她睡觉的时候,怎么没发现她一直是个骷髅呢!我现在想到和她睡觉就有点怕,当这些鬼灵车掉入地底下后。

艾蝶修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她迅速的把纸人收了回来,从一个活人变成纸人,又变成小纸人,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我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儿,她闪现在我的跟前,慢慢的从骷髅恢复成人的模样,我吐着口水,其实我是想吐,今天可算见到这个鬼娘们的真面目了,太可怕了。

萝卜目瞪口呆的盯着后面的艾蝶修,她依靠在我身边,我身上开始有点哆嗦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大喊着萝卜,“开车,看什么呀?”

萝卜在前面自言自语的说:“厉害,真是厉害啊!我的嫂子是一个鬼,哎哟我去了,真是厉害。”

车慢慢的开到了墓园旁边,墓园在一个小山上,所以车只能够停在底下,我们三个慢慢向上走去。按照的吕庆伟说的位置去找二孬父亲的墓。

我也四处寻找二孬父亲的墓地,萝卜拿着手灯跟在我背后,他背后是艾蝶修,每次艾蝶修走到前面,他都要插在当中,可能是害怕,因为在当中的话,前方有危险,我可以挡住,后面有危险艾蝶修可以挡住,他还真有心思。

很快我就找到了二孬父亲的墓,我突然想到二孬并没有把他父亲埋到这里,这只是一块墓地,尸体早就被吕庆伟给灭掉了,不过没有关系,他父亲照片在墓的上面。

其实很多人选择墓地并不是埋葬人,而是占地一个风水,既然二孬他们这么想害我,那么我就让他的子孙也没有好处,我拿出罗盘看着上面指针,又拿出勾魂伞放到地上,我憋着一股火,这股火直接刺激着我的血灵子,我血灵子被这股火激成红色,我眼睛也慢慢变成红色。

我从天灵盖上拿下一股火焰扫到勾魂伞上,我大喊道:“移花揭墓。”勾魂伞在墓上空盘旋着,不断的在吸收着鬼火,火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大到出现一个火焰漩涡,我大喊一声,“开。”

二孬父亲的墓地像是被炸开一样,墓碑也被炸掉,棺材悬在半空,跟着火焰漩涡传动着,突然棺材也被炸开,里面一股黑色气体在火焰漩涡里盘旋着,好像是一个人灵魂,不管是什么,都要被这红色的漩涡给毁灭掉,很快那个黑色气体被红色火焰完全吞噬。

勾魂伞慢慢的落在地上,我眼睛的红色慢慢的消失,我从地上拿起勾魂伞,脸部带着阴险的笑容说:“这回你们子孙都没有活过三十的。”

其实移花揭墓是风水中歹毒的招数,在道宗青囊将的眼中,很忌讳就是把祖坟下了这样风水,一旦被下了这样的风水,祸及不止是一辈子的人,甚至是更多辈子的人。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只能够这样做,谁叫该管不去管,才留下这个祸根在世上。

猛然间,我看见在不远地方,突然亮起来光,我仔细一看,是那个跟着二孬的道士,好像在墓地做法,前面还摆着一些做法的器具。

难道他知道我们来到这里了,艾蝶修咯咯一笑,说:“白天,我就看他不顺眼,现在是晚上,可是我的天下,他算个什么东西。”

我们三个来到他做法场地,他阴笑着说:“白天知道我的厉害了吧!现在就让你们死到墓地里,给二孬的老爷子陪葬。”

说着他嘴里振振有词的嘀咕着,拿起桃木剑,又是嘴里吐酒,一会儿又拿着糯米,一会儿又拿起金钱剑,不停在捣鼓着什么,我看着都累,现在都是什么时代了,还搞一些形式上的排场,累不累,好像要抓鬼一样。

他拿起几道灵符,扔在半空中,嘴里念叨着什么,灵符突然变成行尸,向我们冲来,我嘴里笑着说:“我说道友,你累不累,捣鼓了半天,就搞出几个行尸来。你不知道我是盗墓的嘛?这些对我们有危害吗?你以为我是普通的盗墓贼是吗?刨个坑,挖个土就盗墓了,我可是道宗青囊将。”

还没有等着我啰嗦我的成绩,艾蝶修两眼发黑,又变成了黑色的骷髅,身上的黑色翅膀又出来了,她飞了起来,周围包裹着黑色的云雾,她咯咯一笑,“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今天就送你去见的你祖师爷。”

还没有等着这个道士明白怎么回事儿,艾蝶修从地上画了一个黑色的圈,地向下沉入,这个道士还真有点本事,不断扔灵符,不断嘴里念着咒语,不断到耍着金钱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