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移花揭墓(3)

我想到这里很不服气的说:“一个身背人命的人,你还怕那些?”吕庆伟淡淡的说:“不是我不管,是不能够用这种方式管,如果搞起火拼来不好,另外……”

我不解的问着吕庆伟的说:“另外什么?”吕庆伟好像有点为难的说:“这个家伙背景不是想的那样,确实很厉害,明着不能够动他,现在只能够暗地里把他灭掉。”

我心里想暗地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暗算他不成,他是作恶多端的人,居然还要暗处里来搞他,我真是服了吕庆伟这样的人,他是不是在机关里呆傻了,怕那些上头的人,还是得罪不起的人。

我没有在说什么,只是毛猴感到吕庆伟来到这里,很不顺眼,毕竟他原来很讨厌这些人,不管是什么局都讨厌,所以,冷眼的看一下吕庆伟说:“他们没有结账,一会儿,你把账单结算了吧!”

吕庆伟也冷眼的看了毛猴一眼没有说什么,我猛的站起身,说:“行了,吕叔,你不要管那么闲事儿,我们自己处理就行了。”

吕庆伟也站起来拦住我说:“小方,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找个机会把他给干掉。”

我觉得今天吕庆伟放走这个二孬,纯属是故意的,不适合在我们这里参与一些事情,要不是看在都去过王爷府的相识,我根本不会对他有任何的幻想,帮助自己。

我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可是这个人还真是有点甩不开,我准备走的时候,他紧跟着把我拦住,说:“小方,我们可以晚上设计一个圈套让他进来。”

我一听这样的话停住了脚步,我看了他,他继续说着他的计划,二孬他们这些天,正准备给他爸爸过五期,五期就是死人,死掉一个月零五天的意思。等他去坟地上,咱们设计一下,把他给吓死怎么样?

我冷笑一下,这真是一个逃避法律的好办法,根本找不出任何蛛丝马迹来,既然吕庆伟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我也就点头答应了,看来民调局的人不能够惹啊!我估计他用这些手段,不知道搞掉多少坏人。

吕庆伟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小方,这回满意了吧!”满意什么,只有把那个二孬除掉,我心里才算真正的满意,这是我答应秋姐和王丽的事情,必须要做到。

我突然想到跟着二孬的那个道士,于是问吕庆伟那个道士什么来头,吕庆伟笑着说:“那个道士你不要在意儿,就是一个江湖术士,本事嘛!是有点,但他那两下子,只要懂的人都会,不要在意那个道士。”

我觉得那个道士有些来头,因为刚才他看出我是盗墓的,而且还养了一个鬼妻子,一想到艾蝶修,突然发现她又不见了,吕庆伟拿出一根儿烟,点燃抽了一口说:“等到他老爸五期的时候,咱们去坟地里把风水给破开,然后冤魂索命,怎么样?”

一听到冤魂索命,我心里就有点不舒服,因为这样手段必须用活人的身上不适合,其实就是把王丽和秋姐的冤魂带到二孬父亲的墓地,将墓地的风水给破开,用朱砂把冤魂封锁在这里,拿着一盆子猪血,泼在坟地上,从次冤魂在坟地这里出不去,世世代代的索命着二孬的家人,无论前世今生家里都被冤魂所纠缠。

我感到这样做实在太歹毒了,我觉得盗亦有道是主要的,罪过是二孬犯下的,不要祸及家人这是最主要的,无论他有多大的势力,必须让他认识到他所做一切要付出代价的。

我连忙摇摇头说:“不行,不行……虽然他罪有应得,但是不能够这么害他,在人家的祖坟下诅咒,这样真的不行,不如这样吧!只要他到坟地上,我就有办法让他死在那里。”

要说别招数我治不了他,一旦到墓地,那可是我的天下,无论什么办法都将他至于死地,要知道墓地只要略微懂风水,都能够看到不干净的东西,所以,这是一个最好的办法。

吕庆伟只能说好,我感到他身为民调局的人,确实干这样的事情有点过,不过二孬的事情确实发至到极点了。

我又把毛猴找来,告诉他,我们要在墓地把二孬制服,毛猴这才笑着拍了我一下肩膀,说:“这就对了,听那个民调局的人没有好处。”

“行,那么回去准备一下,看看怎么样除掉二孬。”

毛猴把我和萝卜送到门外,他发现少了一个人,说:“弟妹,哪去了。”我也正在纳闷呢!她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我想顺便把吕庆伟捎带一程,吕庆伟说了不用,慢慢消失在街道里。我上了车,萝卜也是开车来的,我告诉他先回去,他还要把那个宝剑找到买主。

我坐在车上迟迟发呆,突然说了一句,“出来吧!”艾蝶修闪现在我的旁边,咯咯一笑,“你知道我在这呀!”

“刚才去哪了,为什么不出现呢!反正他们也不认识你。”

她咯咯一笑,说:“那些人都不是好人。”

“怎么不是好人了,他们都是我的朋友。”

她靠在座椅上,咯咯一笑,“反正不是好人,你要记住,他们不是好人就行了。”

我懒得跟艾蝶修说太多这样的问题,开着车回到小区,下了车后,我和她挽着手走进楼道,当到我房子的门前,门又打开的,怎么那个老和尚又来告诫我来了,我慢慢推开门,里面并没有人,突然从屋顶上掉下来一颗人头,这颗人头,吓的我退后一步,这颗人头不别人的,正是秋姐的人头。

突然有一个声音闪过,“如果再敢多管闲事儿,我就让你和她一样的下场。”空气中有狂笑的声音,这声音很熟悉,我能够想到是那个跟着二孬的道士。

我想先把秋姐的人头捡起来,突然人头变成了一个火焰,向我冲来,艾蝶修看见有东西袭击我,拿出纸人扔了过去,只听见了,嗖一声,轰,火焰消失在空气中,小纸人飞出窗口,要追那个施法的人,艾蝶修也想追出去,被我拦住了,我怕她有什么危险。

她把小纸人收了回来,咯咯一笑,说:“担心人家了,原来你这么在乎我。”

这情话现在不是时候说,这些人居然搞在我家里搞事情,我绝对不会原谅,本以为还可以饶恕一下,那个道士,现在看来什么人都不能够饶恕了,可是我不太会法术,我只是道宗青囊将破解法术还可以,要会做法术还得大海那些人比较在行。

既然是这样,就忍着吧!别叫我再看见他,我想着怎么样把二孬给除掉,过两天是二孬老爸的五期,因为提前在坟墓那头做手脚。我还不知道坟墓的位置,给吕庆伟打了一个电话,问他二孬父亲的坟墓地址,又说刚才被那个道士算计了。

吕庆伟在电话里把大概的位置告诉了我,晚上必须要去坟地里探探事情,一阵紧凑的敲门声,艾蝶修上去把门打开,一个看是萝卜,他脸色惨白,浑身在发抖,结结巴巴的说:“六哥,我看见鬼了。我害怕,刚才不知道谁,在我车里放了两颗人头,我吓死了,两颗人头变成火焰袭击我。我怕出什么事情,赶忙来找你。”

看来那个道士大白天就敢下手对付我们,不能够这样放过他,我让萝卜先休息一下,等到晚上时候,跟我一起墓地,艾蝶修给萝卜倒了点水,萝卜喝着水,手还在颤抖着,估计是吓的不轻。

萝卜躺在沙发上两眼发直,一会儿功夫睡着了,我看了看他,应该没有事情,他害怕都成了习惯,我也不太在意。

现在确实有点困,我也想休息一下,躺在床上,艾蝶修躺在我的旁边,她轻抚着我的脸,咯咯一笑,说:“如果我们只能够留下一个人,你会选择谁?”

我没有听懂她什么意思,于是问:“为什么留下一个人,什么意思,这样不是很好吗?这样过下去得了,不要想那么多,珍惜一天是一天,也许没有来世,也没有今生,挺好的。”

我模模糊糊看着她,她抚摸着我的脸,在我的脸上不停的吻着,梦里我感觉很温暖,如同世界上的一切都消失,只剩下我和她。

到了晚上我起来了,身体感觉特别的累,萝卜早就起来在沙发上等着我,他在沙发拿着一把水果刀在不停的削苹果,好像把苹果当做一个人一样的刺穿,突然睁开眼睛恶狠狠的看着,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说:“我要杀了你。”

说着他拿着水果刀就向我刺来,艾蝶修闪现萝卜跟前,自己挡在前面,萝卜的刀刺在了艾蝶修的身上,刀在艾蝶修的身上并不起到什么作用,她从兜里拿出一个纸人给萝卜贴在身上,嘴里念着咒语,萝卜倒在了沙发上,我连忙来到他的跟前,看看是不是死掉。

忽然,他醒来,迷糊着看着我说:“刚才怎么了?六哥,我好累啊!”

可能是鬼附身,这种鬼附身肯定有人在操纵着,鬼附身不一定是鬼可以做的,人也可以做到,在道士的行列中,有一种是做法来控制人,这种其实在理论上不叫鬼附身,因为并不是鬼所为,但又跟鬼附身一样,这个叫做二次心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