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移花揭墓(2)

我连忙打断毛猴的话,说:“那个道士是什么人?”毛猴看见我的茶杯里没有茶水,殷勤给我倒上茶水,说:“可能会点阴阳术吧!那个道士还真不了解不多。”

艾蝶修仔细听着我们的谈话,突然毛猴发现我居然还带来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看起跟我还很特别,于是笑着说:“这位是?”

我连忙的介绍道:“噢,这位是我的内人,我的对象。”毛猴笑着看着艾蝶修,看见她的茶杯上也没有多少水,便也倒上了,说:“弟妹长的不错啊!六子,还真有福分。”

我一摆手,说:“行了,你就别夸哥们儿了,赶紧说事儿。这个二孬在市里吗?”

毛猴坐下拿出一根儿雪茄,把嘴搞了一下,点燃抽了起来,说:“这烟真呛嗓子。在市里,但不知道在哪里,自从他爸爸死了后,他一直都留在市里,听说还把一个医院给搞垮了。萝卜也跟我说了,还把人害了,是不是真的?”

我马上的说:“对,其实我们就为这件事情来的,这人实在太坏了,不能够让他这么轻易的逍遥法外。”

毛猴沉默一会儿说:“这样吧!哥们儿,我尽快把他找出来,你想要多少人,哥们儿绝对义不容辞的给你叫上。”

我觉得没有必要叫上那么多人,去搞定一个二孬,于是连忙的摆着手,说:“不用,把他找出来就行,看哥们儿怎么收拾他。”

萝卜连忙的打断的话,其实毛猴是想帮助我,萝卜对着我的说:“六哥,千万不能够大意,抓鬼还行,但是跟这些社会上杂种,还得要黑对黑。咱们得用得着猴哥。”

我心里一想,也是那么个理,现在是跟人较量,可不是盗墓,跟尸和机关较量,这些人比盗墓里尸和机关可怕多了。

我喝了一口茶说:“行,既然猴哥能够帮助我们,哥们儿,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毛猴殷勤的给我倒上茶说:“对,这些人不是那些脏东西,咱们也必须这样做。”说完他站起身,来到一个伙计的跟前,对着耳朵根子说了几句话,要说毛猴虽然退出来,但是他的天眼通还是可以的。

天眼通在道上来说,就是收集消息的人,这是行话,所以一般人听不懂。

毛猴交代完,又回到坐位上,对着我说:“哥们儿,现在也四处打听着呢!”

还真得感谢毛猴,于是拿出点现金放到桌子上,毛猴假意生气,说:“六子,你这是在骂我吗?帮助哥们儿办点事情,能谈钱吗?咱们可混迹出来,都靠着关系,可千万别把我当成外人。”

其实我感觉毛猴算是道上比较可以的人,但如果他不收下这个钱,我心里确实也过意不去,于是还是把钱摆在他的跟前,说:“这不是钱,这是一份感情,放到这里,就当给哥哥的茶馆买茶叶了。”里面那些钱,是秋姐的魂魄给我的,一共是二万多,这些钱我不能够用。

用了心里不舒服,如果秋姐活着,我用这些钱很舒服,帮人办理事情,可是现在一看,确实不太舒服,秋姐都死掉了,一旦事情没有解决掉,良心不安,还不如把这些钱交给一些能够解决事情的人手中,心里踏实多了。

毛猴看见我一再给他钱,他只好收下了,他把钱放到桌子上,把打火机放到上面,很严肃的说:“兄弟,哥们儿把这个钱放到这里,事妥了买茶叶,事不不妥,钱如数给兄弟,哥们儿,不需要兄弟买茶叶,来兄弟这里喝茶就给足了面子。”

毛猴看了时间,到了饭点,因为他这个茶楼只有点心和茶水,所以他想请我们出去吃饭,我摆摆手说:“就这里吃一口得了。这地方多优雅。”毛猴马上让伙计要了一些外卖。

谈完了正事儿,毛猴靠近我说:“六子,下次盗墓带上哥们儿,我看你们发财真快啊!几天就几千万。哥们儿,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哥们儿确实想到墓里看看是啥样的。”

我绝对不能够答应毛猴,我不好意思的看着毛猴说:“猴哥,别为难我了,我都准备不盗墓了。真的,你也别想那些,估计去了也受不了。”

毛猴坏笑看着我说:“怎么,闲我是一个累赘,哥们儿胆子大。”我心里讲话,胆子管什么用,必须要聪明才行,不然在墓里都得死掉。

我没有说话,毛猴看出我的为难,不在问盗墓的事情,这个时候饭都上来了,我们吃着饭,一个伙计来到毛猴耳边说着一些事情。

毛猴的脸色突然变的阴沉起来,他把筷子放到桌子上,“老范来算怎么回事?。”他看着我们正在看着他,他脸色强行堆积起点笑容,说:“那个二孬把老范请来平事情,看来他们的消息也很灵通啊!”

他让我们雅间里等着,他让伙计把那些人叫到隔壁去,他在隔壁处理着老范的事情。

老范其实就在本市道上的一个话事人,混的比较早,所以说话就很有分量儿,原来当个兵,后来在道上混,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搞起了房地产,应该算是有钱有势力的人。

我在这个雅间可以清楚的听到毛猴他们在谈话,里面静了一会儿后,老范开口说话了,“二孬是我一个弟弟,你也别太往心里去了,他也知道悔改了。我不管你为谁办事情,不要再调查他,也希望你能够理解一下,大家都是出来混的,留条生路,总可以吧!”

毛猴的语气也很锋利的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既然做了,就必须承担后果。范哥,你也是混的人,应该懂得道上的规矩,什么是规矩,就道义。祸不及家人,我的朋友都把尸体捞出来了,难道还要放他一条生路吗?”

老范狠狠的拍一下桌子,说:“毛猴,你不要太狂妄,原来你只是给我一个手下开车,现在居然这么狂妄,你小心点。”

我看这些人也太猖狂了,我来到他们的雅间门口,把门狠狠的甩开,我来到里面看着里面的情景,里面一共七八个人,毛猴没有带人,老范旁观有两个保镖,二孬也在那里,他的旁边坐着一个道士,这个道士眯着眼睛看着我走进来,其余是二孬的小弟。

我慢慢坐了下来,把勾魂伞放到桌子上,说:“给谁面子?你算个蛋。”我拿起桌子上茶水,不是很烫,对着二孬的脸洒去,洒了他一脸的茶水,他猛然站起身,那个道士把他拉住,在他耳朵旁边嘀咕着,他很生气的又坐下来。

老范可不管那些,刚要让保镖上,门口毛猴的那些伙计在面外进来了,毛猴抽着烟说:“别在这里闹事儿,范哥,我给你一个面子,不把你灭到这里,你也别多管闲事儿,听说你最近要开公司,我劝你别惹太多的事情,知道吗?”

老范被气的脸色通红,我喝了一口茶说:“二孬留下,其余的人都滚蛋,不然不客气了。”

老范看到如此的情景,准备走出去,被那个道士拦住说:“不要怕,怕他们干什么?”

那个道士眯着眼睛说:“我能够闻到你身上有一股深层泥土的气息,你是盗墓的。你管那么多闲事干什么。”

我拿出罗盘在手中玩起来说:“你是个道士,不替人消灾,却替人家造孽,我先把你废掉了。”

道士突然狂笑起来,“就凭借你,我替人造孽,你不也带一个鬼来了吗?看我怎么搞你。”

这话一出,肯定是要干起来的节奏,就在我刚要拿起勾魂伞开始和那个道士斗一下的时候,一个人走了进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是吕庆伟,他走进来,二话不说,把枪放到桌子上,说:“别在明面上闹事情,明面闹事情我就要管。”

吕庆伟说完又把一个证件扔在桌子上,慢慢的喝着茶,他们都看着那个证件,是民调局的证件,其实很多人都知道民调局,但从来没有见过,只见那个道士看见证件,马上怂了起来。

用法术害人,不会被查到,但民调局的人可是专门调查一些用邪术搞死人命的人,所以,那个道士心中肯定有鬼。

看来民调局的人都已经介入了,老范和他的保镖都很知趣的慢慢站起身离开了。放了一句话,在桌子上,我还有事情,先走了。

老范走了,二孬更没有底气了,本以为可以这样替秋姐和王丽报仇,但吕庆伟却让他们这些人也走了。

本来想吕庆伟把那个老范支走了,就能够把二孬给抓住,可是吕庆伟并没有那么做,而是把二孬也给放了,二孬恶狠狠的看我一眼,离开我们的视线,当他们走出后,我心中不满对着吕庆伟的说:“吕叔,你什么意思?怎么把二孬给放掉了。”

吕庆伟拿出一根烟点燃,说:“这些事情不归咱们管,咱们也不要管的那么多,如果非要把二孬除掉的话,不要在明面上来,这样会有影响的。”

可能他想的是不要扰乱秩序,这样干掉他更有点把握,如果在毛猴这里闹事情,估计很快就有人查到我们,但反过来一想,也不是那么回事,二孬就算是杀人犯,为什么还要这么袒护着他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