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移花揭墓(1)

临近凌晨时候,吕庆伟从我们车上下来,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下来,原来那个病人大儿子这么不是人,既然他在本市把王丽和秋姐害死的,不能够让他出去本市里,我和吕庆伟说了那么多,他只是点头,最后还是以个人名义,帮助王丽和秋姐把事情处理掉。

其实我也能够体谅到民调局里那些人,毕竟他们是机关单位里人,不能够徇私枉法。

我和萝卜在车里商量着如何替秋姐和王丽打抱不平,我突然感觉到少了一个人,不,少了一个鬼,那个艾蝶修干什么去了,萝卜要开车时候,我马上叫住了她,问道:“艾蝶修干什么去了?”

萝卜很奇怪的问我,“谁是艾蝶修?”我真想打萝卜一个耳光,这么快就把那个魑祟的名字忘了,他想了想才缓过神,说:“噢,噢,你说是嫂子啊!不知道,我又不是鬼!”

我怕她在出什么事情,或者被那些脏东西沾染她,开始焦虑起来,真的,我现在感觉生活里有一个她,也未免不是一件坏事情,突然,她闪现在我的旁边,咯咯一笑,“想我了。”我先是喜悦,随后脸色的慢慢沉下来,“谁想你了,我怕你出什么事情。”

萝卜开着车,她咯咯一笑,依靠在我的肩膀上,这回我没有任何的拒绝,我把她搂在怀里,突然有点爱不释手的感觉,我摸着她脸,她痴痴的看着我,萝卜在前面开着车,从后视镜里看到我和她在缠绵,他说:“要不六哥,你和嫂子在车上搞一下,我先出去。”

我假意很生气的说:“搞你个鬼呀!赶紧开车。”萝卜脸上带着欢笑,说:“六哥,你看看你说的,现在不是就在搞鬼吗?把鬼嫂子都搞到手了。”

我让他抓紧的开车,不要理会那些,萝卜把车开到我家小区的门外,萝卜想尽快脱身,给我和艾蝶修留出私人的空间,我和她刚下了车,他就想走,我留不留他住这里都一样,但是有点事件必须要他去办理。

于是很严肃的跟他说:“中午,你去找一些毛猴,就说我回来了。你告诉毛猴把关于那个病人的大儿子背景调查一下。不行,让毛猴帮帮一下。”

他肯定也会去找毛猴,因为毛猴在这条道上时间长,认识人也非常多,调查一个人很快,必须要把那个病人的大儿子除掉,不然难以平息心中愤怒。

萝卜应声答应到,慢慢的开着车离开了,折腾了一晚上,有点累,我拉着艾蝶修的手,慢慢的向楼上走去,走到我家的门口,突然门上面贴着一个死字,我有点奇怪了,这是谁干得,而且我家里的门是开着的。

艾蝶修也感到很奇怪,我和她轻轻的向屋子里走去,当走到屋子里,看见沙发上坐着一个和尚,看起来又不像和尚,穿的现代服饰,脑袋是光光的,但脖子上面带着佛珠,我和她走进来了,都已经看见他了,他却还在那里淡定坐着。

他眼神中带着一丝锐利,看了我一眼,还没有等着我发问的时候,他却开口说话了。

“施主,有的时候不要多管闲事儿,还有,人和鬼是不能够在一起,我劝你回头是岸。”

这句话把我给惹恼了,这个和尚私自闯到我家里,还这样的出言不逊,我拿出勾魂伞,说:“少给老子摆什么大道理,你以为你是谁呀?你知道你现在是私闯民宅。”

他慢慢的站起身,“我知道,我只是忠言逆耳。你好在未知吧!”说着他突然闪现在门口,将死字拿掉,说:“我知道,凭借我现在法力制服不了你,但你也要好自为之,玉水心。”他的突然不见了,只留下这段声音在空气中回荡。

或许只有我能够听到了,邻居大爷从屋里走出来,看着我的说:“小方,回来了。你在看什么呢?”我笑意的应付一下。

刚才那个人是什么鬼,突然艾蝶修又不见了,我慢慢把门关上,坐在沙发上想着,什么玉水心,这都什么跟什么呀!脑袋很乱产生了幻觉了。我准备去厨房的冰箱里找吃的。

发现艾蝶修在厨房里做着早饭,我过去慢慢的抱住她,说:“你怎么说不见就不见,能不能跟我一样,不要闪来闪去的。”

她咯咯一笑,还在做着饭,没有说话,我慢慢的松开她,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剧,一会儿的功夫,她做完饭了,把早餐端在茶几上,她咯咯一笑,“吃饭了。”她坐在我身边,夹起一个煎蛋放到我的碗中,我也给她夹起一个煎蛋放到碗中,我们两个对视一笑。

她吃饭的时候,也不停靠在我的身上,虽然天气不是很热,我的胳膊摩擦着她的身子,那一份触动别提多舒服了。吃完饭,这回不让她啰嗦,我拿起桌子上的碗去厨房里洗掉。太累想休息一下,慢慢的来到房间里。

我躺在床上,她也来到房间里,咯咯一笑。

快到中午的时候,一个电话打来,把我从睡梦惊醒,在睡梦中我又梦见的那个奇怪的和尚,一直在告诫着我,不能够和艾蝶修在一起,我觉得是最近太紧张导致的,所以并没有在意。

她穿戴整齐,想跟着我一起去,我对着她说:“出去了,就不要乱吓人,要以人的身份来做事情,知道吗?”

她咯咯一笑,点点头的说:“嗯,那是当然的。”我和她慢慢的离开,她挽着我胳膊,我心里想这都什么时候,还这样,只有老一代人谈恋爱才这样挽着,感觉有点不适应。

刚到了小区楼下,被那些大爷大妈看见了,其中一个大妈对着我说:“嗨,小方,这是你对象嘛?长的真漂亮。瞅瞅那小脸真俊俏。回头吃喜糖啊!”

我勉强的一笑,对着大妈说:“行嘞,回头给您买一袋子喜糖。”我和她来到我的车前,要说盗墓确实赚钱,上次朴吉美的钱买得这辆车一直没有开,现在我要试试这车了,以为没有对象,感觉开车就是浪费,现在有对象了,总也得虚荣一把,虽然是个鬼对象,但也要对得起人家跟我一回。

我和她上了车,开着车慢慢的向毛猴的龙凤茶楼的方向开去,很快来到龙凤茶楼这里,我和她下了车,来到一楼,毛猴看见我后,心情别提多么的喜悦,好像来了财神爷一样,他来到的跟前,二话不说拿出一盒雪茄,从里面拿出一根儿,把嘴子搞一哈,放到我的嘴里,殷勤的说:“六子,萝卜可是跟我说了,说你们把郑和的墓给掘开了。这回要我逮住你发了吧!我跟你说,你发了绝对不能够忘记哥们儿。”

我假意的抽着雪茄,这雪茄劲很大,但还得装出来说:“行了,别整那些没用的了,发了绝对忘不了你。关键有一些事情需要你帮助一下。”

还没有等着我把话说完,毛猴殷勤的又说:“萝卜说的那个事情,哥们儿已经调查了,对了,咱们去雅间谈谈怎么样?”

我和艾蝶修跟着毛猴来到楼上的雅间,萝卜也在里面,毛猴让伙计上来最好茶水和最好点心,等到茶水上来后,毛猴殷勤给我倒上茶,坐在我的面对,像的侃大山一样,说着那个病人的大儿子。

那个病人的大儿子叫二孬,原来是个假要饭的,听说从本市一直假要饭要到外地,赚了不多的钱,又开始碰瓷,又赚了不少黑心钱,有一次碰瓷碰到的一个社会老大的车,二孬会来事儿,被这个老大收留了,听说这个老大相当的有势力。二孬也特别的聪明,于是跟着这个老大一起混,一起赚钱。

老大看见二孬很忠心,便把自己的女儿介绍给二孬了,可是二孬这个家伙对老大的家产起了野心,于是把老大给暗害了,最后他请了一个道士也把他的媳妇无缘无故的搞死了。从此他有了很大的背景,而且也有很大的钱势。

毛猴像是说着天书在吹捧着二孬,我却不关心这些事情,我更关系是二孬现在,在不在本市里,如果在的话,我们必须要想办法搞定他。刚才听说,毛猴说,他身边有一个道士,肯定是会点东西,才敢这样横行霸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