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死者安息(3)

我洗完碗躺在沙发,突然她穿着黑色的睡衣闪现在我的跟前,揪住我的耳朵,“赶紧床上睡觉。”

我不耐烦地说:“你有病啊!我跟一个鬼睡觉,你自己去睡去。”还没有等着我明白怎么回事呢!她拉住我的手,我和她都闪现在床上,我猛起身,“你干什么呀?”

她咯咯一笑,睡觉呀!她摸着我的脸,我体温马上上升起来,管她怎么样,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她咯咯一笑,把毯子盖在我和她的身上,她的大腿搭在我的身上,我胳膊碰见了她的大腿,很滑溜。她身上香气真是沁人心扉,她把手放到我身上,她手已经穿过的衣服,摸在我的背了。

她的手很温暖,我感到有一股冲动,想和她在一起干羞羞的事情,我的理智告诉我,我不能够和鬼在一起,即使她是血灵子认定的人,也是不可以,她的脸都快贴在我的脸上,她的呼吸声都是那么的香,她深情的看我一眼,咯咯一笑,“睡觉了。”

管那么多干什么,不如把这个鬼给玩了得了,可是理智克制我不能够和鬼有感情,可是实在是按耐不住,我的手好像不听使唤一样,抱住了她,我把她搂在怀里,我不停在抚摸着她的身子,我的手不经意间,放到了她的咪咪上,我不在放肆了,我手停留在那里。慢慢的睡着了。

萝卜那个家伙去另一个屋子里睡了,先让他平息一下失去朋友的痛苦。

直到晚上,猛然醒来,我在梦中可能梦见秋姐了,她告诉我,他的弟弟其实不是被她吓的,而是被那个医闹的病人鬼魂给控制住了。

我突然的醒来,也把艾蝶修惊醒了,她起身后,咯咯一笑,“怎么了?”我发现我的手,即使醒来也在她的咪咪上,而且她这回都没有睡衣,只穿着内衣,我看了一眼她,说:“秋姐的弟弟,可能被鬼控制,我要去医院救他。”

我下床准备去拿勾魂伞,突然她又闪现在我的跟前说:“我也跟着你去。”

我和她的对话,把萝卜也吵醒了,问我怎么了,我紧张的说:“刚才忘记一件事情,就是秋姐的弟弟,还在医院。”

萝卜不解的问:“那个医院不是有人?”他突然想到什么,说:“不对,今天开车路过医院,我发现医院好像很久就贴上了封条。”

他麻利的站起身,好像很奇怪的在问自己,难道这些咱们一点也不知道吗?

我也是想到这一点,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情,肯定会把医院先暂时封掉,我估计控制秋姐弟弟那个鬼,肯定就是那个没有被救下来的鬼。

想到这里,我赶紧拿起兜子,装上罗盘,准备出去。艾蝶修咯咯一笑,“我也要跟你们去。”

没有时间了,她乐意去就跟着走,我和萝卜下了楼,开上车就回到了秋姐的医院,昨晚上这里并没有封条,可现在却出现了封条,更让人不可理喻的是,这封条看起已经很久了。

萝卜把车停下来,我们三个下了车,慢慢靠近着医院的大门,这回可不能掉以轻心了,我从兜里拿出勾魂伞,又把罗盘攥在手中,医院很冷清,已经没有任何的病人,好像是刚刚荒废的一样。

整栋的医院大楼都是黑漆漆的,可能是这些人被吓走了吧!我们三个又走到医院的大厅里,萝卜拿着手灯照着,又看见医院的保安在座椅上坐着,是两个人,他们两个难道是鬼,窝着脖子睡觉。

我拿着勾魂伞慢慢的走到近前,看了看他们两个,脸色死气沉沉的,我把手试探在鼻子上靠一下,看看有没有呼吸,我赶紧收回收,这两个人好像没有呼吸,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这个两个保安突然睁开了眼睛,嘿嘿的笑着。

其中的一个保安死里死气的说:“看病呀!”我知道他们是鬼,拿着勾魂伞就要砸下去,可当我砸下去的时候,他们两个却不见了,漆黑的大厅里有一个声音说道,“有魑祟。”

我拿着罗盘寻找着他们的声音,艾蝶修咯咯一笑,“他们都是被吓死的保安,又不害人,你追他们干什么,不如看看那个秋姐的弟弟怎么样了,他是活人,在这个鬼医院里呆着肯定会死掉的。”

艾蝶修这句话给我提了个醒,我们三个向二楼走去,可又听到一个女人的高跟鞋声音,这声音很清脆,萝卜抓住我衣服角,我慢慢向上走去,走到二楼,我在走廊里停住了,只见一个红色衣服女人站在走廊的中间,哼哼的小曲,鬼里鬼气的小曲,在走廊的游荡着。

我仔细看一下,大喊着:“是谁?”突然这个红衣服的女人消失了,留下一阵诡异笑声,我虽然是不怕,但萝卜已经怕的要死了,我让他不要拽我的衣服,这个女人笑声过后,艾蝶修突然咯咯一笑,“这里没有你们什么事情,赶紧走人,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她好像对着空气中不存在的说话,我和萝卜以为跟我说话呢!吓的我和萝卜都回头看她的一眼,她咯咯一笑,“不是跟你们说话。”

昨天晚上秋姐的弟弟就是去了前方一个病房里,我们三个慢慢走到那个病房里,我准备打开门的时候,前方走廊又出现一个人影,这回我确定他是一个人影,我拿手灯一晃见了他的脸,是个男的,我以为他是秋姐的弟弟,想追上他,可是到了走廊尽头,却什么也没有。

我回头一看,萝卜和艾蝶修在门口看着那间病房的动静,我慢慢的走了过来,一脚把门打开,当我看见里面一幕差点就吐了出来。

秋姐的弟弟蹲在病床的旁边,床上是一些血淋淋的东西,他啃食着,我刚要上前制止的时候,突然床上出现一个病人,这一定是那个被他害死的病人,这个老头出现后,头发是光光的,身子和骨头架子一样了,瘦的都快成骷髅了。

他不停在招手说着:“快来救救我呀!”说着救救他,他却很诡异的笑着,“快走救救我呀!”

那声音非常嘶哑,秋姐的弟弟在啃食他的大腿,当他转身看着我们的时候,他嘴角里带着鲜血,管那么多干什么,我拿出罗盘,刚把勾魂伞放到地上。

却发现病房全部是病人,这些是在这所医院死去的过病人,他们的脸色带着诡异笑容,慢慢向我靠近着,把我们三个包围在一起了。

艾蝶修咯咯一笑,拿出一个小纸人,就要收了他们,我刚要催动勾魂伞,突然从门口进来一个人,他拿起手中武器,对着这些鬼,就开始乱打,他手中的兵器非常厉害,一些病人鬼被打散了,他身上还有枪,拿着枪对着那个躺在病床上的病人,一枪打在他的身上,那个病人痛苦的消失了。

当萝卜的手灯照在他的身上后,原来这是一个熟悉人,这个不是别人,正是民调局的局长吕庆伟。

突然那个病人又出现在病床上,恶狠狠的盯着吕庆伟,吕庆伟拿着枪来到他的跟前,说:“死了,就别在闹事儿,管好你自己的儿子,没有什么埋怨的。你一个病人把整个的医院都毁掉了。”

这个病人痛苦中带着嘶哑的喊道:“如果不是这个人,及时救我,我还能够活几年的。你们这群畜生,我要把你们全部杀掉,全部下地狱。”

我估计这个病人都成了病魔了,被魔性所控制,看来有些事情,可伶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吕庆伟都没有给这个病人还击的余地,拿着枪对着他又是一枪,我知道,他枪里子弹专门是对付这种鬼的。

这个病人痛苦着化掉了,成了一滩血水,我上前一看,这不是一个鬼,这是用自己的魂魄,控制着尸体,难道他的儿子没有把他给埋掉吗?

吕庆伟看见我也很惊讶,“小方,你……去哪了?怎么又回来了?”

我心里想这说来就话长了,这个地方还不是聊天的地方,于是说:“出去说。”

刚走出走廊,那个穿着红色高跟鞋和红衣服的女人,在走廊来回转悠,吕庆伟看了一眼,手里却发着抖,我不管那些,拿着勾魂伞就想打散她。

吕庆伟连忙的拦住我说:“小方,求你不要打散她,它是我的妻子。”

我一听收住了手,可一想,她是鬼呀!我对着吕庆伟说:“嫂子现在已经成鬼了。不要再留恋了,打散他吧!”

吕庆伟沉默一会儿说:“别,真的别,它对咱们没有害处,她就是一个幽魂,让她在这里吧!毕竟……哎,反正这个医院也干不下了,就让留在这里吧!你嫂子,四年前也是被这里医生,因为没有交够钱,延迟病情才死的。”

我突然可怜起来吕庆伟把手中勾魂伞收了起来,看来这家医院真作孽呀!居然有这么多人没有救过来,不怨那些医闹的人来找情。要是医生都救命为主儿,肯定不会出现这种情况。难为吕庆伟在民调局,还帮助医院抓鬼。

我们慢慢的走出医院来到车上,我发现少了一个人,艾蝶修哪里去了,不,应该说是少了一个鬼,管她干什么去了,吕庆伟上了我们车上,他讲着这个医院里发生的事情。

我也把秋姐和王丽遇害的事情告诉了他,他好像觉得那个病人的大儿子,不能够被制裁,因为他背景有很大的关系。

萝卜一听到这句话,心中不由感到为王丽和秋姐愤愤不平,吕庆伟说,病人的大儿子相当的有钱有势力,他在外地有很大势力,可以从这里调到外地去过这个案子。

我一听这里,心里想,必须把那个病人大儿子给制服了,既然上头管不了,要么就让下头来管,吕庆伟觉得这些事情我们不要管,也在劝着我们。

但他知道我,也了解我的为难,只要把这个人搞定,就一定会搞定,所以,他也想参与进来,但条件是,现在他遇到一个棘手的案件,希望我和萝卜能够帮助他调查一下,他这次的案件也是一件奇怪的诡异案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