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死者安息(2)

我坐了下来,秋姐给我端上一杯茶水,艾蝶修咯咯一笑,我刚端起喝的,艾蝶修咯咯一笑上前,把我茶杯抢了过来,扔在地上摔碎了,秋姐冷冷的看着艾蝶修,我也感觉她有毛病,把茶杯故意打碎掉了。

萝卜赶紧圆场,想把事情解决掉,可是刚要对秋姐说赔礼的话,被王丽死死拉住一角,她慢慢抬起头,说:“别管。”我觉得不对劲,难道她们两个都变了,变有点得理不饶人了,我笑着说:“不要在意秋姐,我想去那个病房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鬼。”

秋姐勉强一笑,刚要打开值班室的门,被艾蝶修给关上了,她咯咯一笑,对着秋姐的说:“有的事情过去了,就不要再回来,回来也别在害别人。不然都没有好处。”

这些话应该是我对鬼说的,却被鬼对着人说,我就有点不舒服了,于是我对着艾蝶修说:“你在说什么?这些是我朋友。”

艾蝶修咯咯一笑,“朋友,哎,我是你什么呢?你干嘛那么在乎这些人呢!”

我想把她推出门外,想更好的了解一些这个医院的情况,当把她推出门外,艾蝶修又闪现在值班室里,萝卜知道她是一个好鬼,一点不害怕她的闪现,但王丽和秋姐都是人,她这么一闹,非但没有害怕,而且还很从容看着艾蝶修。

我一下明白了,脑袋嗡了一声,难道王丽和秋姐才是鬼,只见值班室的灯,突然灭掉了,王丽和秋姐的脸上带着血丝,看着我和萝卜,这下我和萝卜可吓够呛,秋姐冷冷笑着说:“我们就不该死,我们要让医院所有的人都得死。”

我有点不解的问,“秋姐,你们……这是……怎么会这样……”我确实有点蒙了,艾蝶修咯咯一笑,从兜里拿出一个小纸人,这个小纸人跟纸扎人一样,她对着小纸人吹了一口气,说:“你们两个都是鬼了,为什么还要在医院里闹事情。快点说出原因,不然就让它把你们给打散了。”

我没有在意秋姐和王丽鬼魂,我看着艾蝶修的小纸人,王丽和秋姐肯定有怨气在身,并没有听艾蝶修的话,还是对着我发着怨气,艾蝶修的纸人飞到王丽身上,她默念着诅咒,王丽魂魄越来越弱,秋姐看到王丽魂魄不行了,马上求艾蝶修放过王丽。

我也连忙劝着她手下留情,“先把事情搞清楚再说。”她咯咯一笑,把纸人收了回来,慢慢坐在椅子上,“说吧!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萝卜吓的浑身都是冷汗,想想王丽和秋姐现在都是鬼了,真是人生无常啊!他坐在了地上,我连忙把他提起来,说:“害怕什么,都认识,她们也不会害你的。”

秋姐和王丽说起事情的原因,其实我今天和秋姐吃饭的时候,血灵子发光,我误以为饭店里有脏东西,现在一看,秋姐是鬼,我连忙把兜子秋姐给我的钱拿出来,我认为是冥币,没有想到真是人民币。

秋姐看着我说:“小方,我不是故意找你的,可是我和王丽确实死的很冤枉,那个人必须要抓到。”

我突然可怜起秋姐来了,王丽和秋姐把事情又重复的描述了一遍,秋姐在饭店找说的那些都是真实的,她也并没有骗我。

只是那个病人死了后,病人大儿子怀恨在心,不断拿着病人死缘由闹事情,一直闹得医院赔偿了之后。可是这个大儿子却还不罢休,居然找了社会上的人,他知道那个医生是秋姐的弟弟,也是知道秋姐在医院上班。

于是就找那些社会上的人对秋姐下手,正好有一天秋姐和王丽加班很晚,下班的时候,两人想打个出租车,可是没有想到被病人的大儿子请那伙人绑架了,绑架到一个废弃的工厂里,这个病人大儿子觉得是秋姐的弟弟闹得事情,和她也有一定关系,就打她们两个,看见秋姐和王丽姿色不错,于是给强行的搞了。

秋姐狠狠的看着这个人脸,咬she自尽了,王丽被病人大儿子也折磨死掉了,之后把她们两个尸体扔在郊区的河水里,拿着石头沉了下去。

原来医院根本不闹鬼,秋姐和王丽鬼魂憎恨那些人,也憎恨着院长,所以吓死院长,她们想找病人的大儿子去报复,那个病人大儿子身上有护身符,所以不能够接近。

秋姐只所以骗我说医院闹鬼,其实是想让我去报复那个病人的大儿子,才能够让我来了。

刚才那个医生就是他的弟弟,他弟弟因为要钱治病,秋姐也是吓唬他,以后做医生留点医德。可我感觉那个医生并不是秋姐的鬼魂吓的,而是被别的脏东西控制了。

我和萝卜听完后,突然可伶秋姐和王丽,这种事情发生,不能祸及家人,没有想到秋姐和王丽死得这么悲惨,命运真是不值钱啊!

秋姐还算有心,居然拿着真钱来请我,他老公也伤心报了案子,可是尸体一直没有找到,也没有留下什么线索,现在确定是那个病人大儿子闹的事情,秋姐和王丽也告诉她们的尸体,沉入了河里,地址也告诉我们了。

艾蝶修咯咯一笑,“既然事情搞清楚了,我就送你们回去,怎么样?”

秋姐看了一眼艾蝶修说:“好的,我只求你们帮助我报仇。”

艾蝶修咯咯一笑,拿出纸人,吹了一口气,扔在秋姐的身上,很快秋姐的魂魄被吸收到小纸人里,王丽哭着,可能命运就是这样,前一秒还活的好好的,后一秒就是死亡,她也把小纸人贴在王丽的身上,萝卜紧忙抓住王丽的手,“你的手好冷,王丽咱们来世再见。”

王丽哭着笑了一下,“来世,咱们做朋友。”她的魂魄也被艾蝶修收到了纸人里面,她把纸人放到兜子里,咯咯一笑,说:“走吧!现在没有鬼了。”

我心里非常的愤怒,说:“我要为秋姐报仇。”

艾蝶修咯咯一笑,“因为早就注定了,你报什么仇,难道要把那个病人的大儿子给搞死嘛?”

我恶狠狠的说:“最起码,让这些人绳之于法。”我原来还挺同情那些人的,没有想到这些人得了便宜就要贪得无厌,这种人留在世上也没有什么用,既然我不去惩罚他,法律也会制裁这样的人。

我先想到就是把王丽和秋姐的尸体给捞上来,萝卜眼神有点感伤,我可以看出,他和王丽那种友谊很特别,但人死不能够复生。

我本以为医闹是为了一个公道,没有想到这是一次得寸进尺的报复事件,我们三个上了车,连夜开到郊区的河边。

等着天亮,想把秋姐和王丽尸体找到,艾蝶修感到这些事情不是我们管的,但现在确实不管不了那么多了。

天亮以后,我让萝卜买一些捞尸体的工具,萝卜是不敢下水,没有办法我下水,这河水也没有多深,我跳了下去,看见了秋姐和王丽的尸体,我拿着刀子把沙包割断,把王丽的尸体绑上,我从水中游了上来,让萝卜把她拉上去。

我又沉入在河底,把秋姐的沙袋给割断,给尸体捆上绳子,我想向上游去,突然秋姐的尸体紧紧抱住了我,它突然睁开眼睛,轻轻在我的脸色吻了一下,虽然在水里不是很清晰,但能够感受到,随后尸体上来了。

两具尸体在岸边,看着尸体惨不忍睹,我让萝卜从车上拿来两块白布给盖住,萝卜把它们盖住后,拿出电话拨打巡捕电话,虽然我们三个离开了。

回到家里,新闻就已经播报了,关于两具女尸的新闻案件,我心里想这样,案子就是能够破掉了。

有一点饿了,我刚想去厨房做饭,艾蝶修闪现在厨房里,她咯咯一笑,“做饭,我来吧!你去洗个澡吧!浑身一股尸臭味。对了,一会儿吃完洗碗。”

我一闻到身上确实有一股尸臭的味道,于是来到卫生间洗澡,洗完走,艾蝶修已经做好饭菜,等着我和萝卜吃饭,说实在这个魅鬼还真做一手好饭,她靠着我坐下,吃着饭,咯咯一笑,“我做的饭香吗?”

我淡淡的说一声,还行。她看着说:“怎么还行啊!给我一个赞美能死了吗?”我实在受不了艾蝶修的啰嗦,简单的吃了一口,准备睡觉去,萝卜吃着饭突然眼泪掉了下来,我知道,王丽是他的朋友,死了当然会感到伤心,毕竟那是一段感情。

艾蝶修给萝卜拿了点纸巾放到一旁,咯咯一笑,说:“哭吧!哭出来就好受了。”萝卜拿着纸巾擦擦眼泪说道,“还是嫂子,能够理解我的心情。”

我很不客气的说:“别,她可不是你的嫂子,你可别乱叫了。知道吗?”

萝卜悲伤的看着我说:“哥们儿,就是想哭,六哥,其实啊!人一死了,没有了,不在你的眼前晃动了,真的走了,才发现,人是个感情的动物。”

这不是废话吗?我看萝卜已经语无伦次了,我慢慢拍拍的肩膀说:“让你嫂子安抚你一下。”

萝卜对艾蝶修说:“嫂子,你是鬼吗?”艾蝶修咯咯一笑,毫无顾忌的说:“嫂子是鬼,嫂子不但是鬼,而且还能够在人群中生活。”

萝卜看了看艾蝶修,说:“吃完了。”说着他好像很恐惧艾蝶修,慢慢的离开了她的视线,艾蝶修咯咯一笑,我发现她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在笑,我不想理会她,慢慢走近房间,刚要把门关上,她突然闪现在我的跟前,说:“洗碗去。”我彻底被这个鬼打败了,慢悠悠的走到饭桌前,准备洗碗,她闪现在我的房间床上,躺在上面,从门口看着我的行动。

突然又闪现一下,她穿上睡衣,躺在那里想着什么,突然笑了出来,咯咯一笑,我感觉她可能有病。还能够怎么样,我不能够打散她,一,是因为她是魑祟,二,是因为她确实长太漂亮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