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死者安息(1)

我觉得艾蝶修才是多管闲事的,她在面前想不要我走出门口,我想躲开她,可是门根本打不开,可能她下了妖术,我不耐烦的说:“不要管我事情,你怎么这样呢!我是去把那些鬼收了。”

艾蝶修咯咯一笑,一会儿闪现在我的前面,一会儿闪现在我的后面,说:“这些事情是我管的,跟你没有多大的关系,你还是在家睡觉吧!我一会儿就把那些鬼给打发走了。”

我带着一种好奇怪的眼神看着她,“我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

她咯咯一笑,突然在我背后抱住了我,她的身体很温暖,根本不像是一个魑祟,她的体香在我脑海里如同是一种温柔在盘旋着,久久的不能拒绝,我这回没有躲开她,而是尽力的感受她的温暖,突然的脑海浮现出民国时期的景象。

艾蝶修在一处老宅子的门口站着,而我背着行囊,穿着长袍,准备出去做事情,她咯咯一笑的说:“我等你回来吃饭。”

突然恢复到现在,难道我被她迷糊了不成,我用手把她的手掰开,转过身,看着她的脸庞说:“你怎么这样呀!我是人,你是鬼,大家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我真的要处理事情,不要管我的事情好吗?”

虽然我说这样的话,我手一直在抓着她的手,她的手好温暖,我不想放开,她咯咯一笑,又贴在我的身上说:“那你娶我呀!那你娶我呀!”我发现血灵子并不阻碍着我和她,我把手放到她的脸上,摸了一下,突然将她抱起来,她深情的看着我,我把她抱到我的床上,慢慢放下,说:“睡觉吧!我该走了。”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在敲门,我看了她一眼,连忙说:“快躲起来?我朋友可能来了。”她并没有在意有人会看到她。

我管不了那多了,我把门慢慢的打开,是萝卜,他带着一个墨镜,很随便的走了进去,对着我说:“六哥,听说你接了一个活儿,是秋姐的。王丽都给我打电话了。”

我心里讲话这家伙是怎么知道的,我还在揣摩之际,萝卜很轻松到坐在沙发说:“王丽,都跟我说了,说是她们医院闹鬼了,让你去摆平一下。”他说完后四处的闻闻,说:“六哥,你找小妹来呀!怎么房间里一股女人的香气。”

我连忙的解释到,“没有,你这个家伙,怎么老是往那里想,我看你思想太不纯洁的。”

萝卜不以为然的说:“嗨,那什么的,找就找呗!哥们儿也不会责怪你。”

萝卜还在那里侃侃其词的说着,艾蝶修闪现在客厅里,来回的走动,萝卜赶忙把墨镜摘了下来,看了看,又揉揉眼睛,我了个去了,“这不是那个鬼吗?”他麻利的站起来跑到我的背后,在我背后哆嗦的说:“六哥,你还养鬼呀!”

艾蝶修咯咯一笑,慢慢走到我和萝卜跟前,她伸出手摸一下我的脸,说:“我是你六哥的媳妇,你以后叫我嫂子,听见了吗?小萝卜头。”

萝卜被她吓得不敢说话,我赶忙给艾蝶修使了一个眼神,转过身安抚一下萝卜,说:“是幻觉,是幻觉。”

萝卜还浑身哆嗦的说:“六哥,你别骗我了,嫂子的就在你前方,六哥,你胃口也太重了,居然找了一个鬼,你这是搞哪处啊!”

还没有等着我说话,艾蝶修咯咯一笑,“以后记住叫我嫂子就行了。”

萝卜害怕的说道:“叫你嫂子,你就不害我了是吗?”

艾蝶修咯咯一笑,说:“是的。”萝卜马上的振奋起来,又带上墨镜,对着艾蝶修说:“嫂子。”

她咯咯一笑,“这就对了。”我对着萝卜说道,“你这个叛徒。”萝卜慢慢的又坐回到沙发,对着我的说:“六哥,哥们儿有一点不明白,你和嫂子怎么上床呢!”我一听这话,把萝卜拽起来,“嫂子什么,我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她总是缠着我。”

萝卜不以为然的说:“反正都在一堆儿了,还装什么呀!六哥,你看看这屋子的里香气,估计你们两个折腾多少回了。”

艾蝶修咯咯一笑,“你这个小人儿说话,我喜欢。”萝卜很礼貌的点点头,说:“谢谢,嫂子夸奖。”

我被他们两个一唱一合,差点把正事情耽误了,都已经晚上了,我必须抓紧去医院,看看那里到底怎么回事,萝卜来到目的估计也是跟着我去,我对着萝卜说:“去不去?”

萝卜很潇洒的甩一下头,说:“当然去了,我得去保护我们家的丽丽。”他的说得丽丽就是在医院当护士的王丽,看来这个王丽还胆子大,医院都成那个样子了,还在那里值班,我也服了她了。

我看不惯萝卜的那种贱气,对着她的说:“那你们家的双双谁来保护啊!”我说的双双是陈教授的女儿陈丽双,那个考古队里的,萝卜假意带着伤感的说:“双双无情的把我这个痴情的男给多情的睡了,我好不开心。”

看来这个哥们儿把陈丽双给摆平了,我对着他脑袋敲了一下,“别装了,人家睡你,估计给人家下了点药,把人家的给睡,这是你通常的计量了。”当着艾蝶修的面,我大胆放肆暴露出我的色相,引起她的反感,好让她远离我。

她咯咯一笑,把话题转移开了,说:“你们都好有趣呀!是不是,该去医院了抓鬼了。”

这句话把我给提醒,我拿着兜子准备和萝卜一起去,走出门口把门关上,刚要下楼,艾蝶修突然闪现在我们跟前,萝卜又被吓一大跳,说:“我说嫂子,你能不能正常点,跟我们走路一样。”

她咯咯一笑,“好呀!好呀!已经习惯了,这样方便。”我看着她的说:“你要干什么去?”

她深情的咯咯一笑,“当然是跟着你们一起……”我连忙把她的话打住,说:“你不要多管闲事,这些闲事又不是你管的,你乐意在我这里呆着就呆着,不乐意呆着,就去别的地方呆着。不要总是跟我们干什么。”

她咯咯一笑,“我愿意,你管不着,我喜欢跟着你,跟着你,跟着你……”

“好,好,好……跟着吧!出现什么危险,我可不管你……”

萝卜在一旁对着我说:“好像嫂子对付鬼怪也有一套。”

这次又多出一个鬼跟我们去制服鬼,我总是觉得有一点尴尬了,难道我要娶一个鬼妻子过门,想想浑身就起鸡皮疙瘩,可是当艾蝶修抱住我的时候,我觉得我的胳膊上血灵子并没有阻止我和她,难道这是一段缘分,或许,我应该对着鬼妥协了。

萝卜是开车来的,我们三个坐上了车,开车去往王丽和秋姐的医院,可是来到这里时候,医院整栋的楼都没有亮着灯,这就奇怪了,我心里纳闷着为什么没有亮着灯呢!难道这里闹鬼医院不开了,不至于吧!总是要留几个人值班什么的。

艾蝶修咯咯一笑,说:“这里好静。不如回去吧!”我没有理会她的话,因为她的话都很深,好像知道一些事情,却总是点给你,我不算是聪明,最懒得听一些套路话,下了车准备去医院里面看看。

萝卜总是躲在我背后,他拿起电话给王丽打电话,问问王丽他们在医院值班吗?电话里响着王丽的电话,说:“在里面,你们快来吧!”

当走到医院的门口,一阵瑟瑟的阴风吹过,突然医院的值班室里亮起了灯,这灯光有点暗色,好像专门为我们过去亮的。

值班室在二楼上,必须经过医院的大厅,我们三个走了进来,感觉很冷清,医院里一个人也没有人,就算是病房也应该亮着灯,突然看见医院的保安在座椅上睡着了,这种睡姿实在让我有点怀疑他们是不是死掉了,窝着脖子睡觉,能够喘上来气吗?

不管那么多,先到二楼的值班室找秋姐和王丽,当要走上楼梯的时候,发现医院的二楼,有高跟鞋的声音,来回的走动,医院是不允许穿高跟鞋的,病人都是专用的鞋子,怎么会出现高跟鞋的声音,难道是鬼。

艾蝶修突然咯咯一笑,她的笑声在这乌黑的大厅里,即使是鬼也被吓到的,何况我和萝卜都是人,我连忙叫住了她,“你干什么?你本来是鬼,别吓唬我行吗?”

她咯咯一笑,“怕什么吗?有我呢!我可是一个魑祟,怕什么的。看看你们这出息。”

我们三个走到二楼,拿着手灯照着前方,突然前方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医生眼睛直直的看着我们,他慢慢走到我们的面前,我准备把勾魂伞拿出来,他走到跟前死里死气的说:“这里晚上不治病,你们还去其他的医院吧!”我刚要想打散他,可是他却慢慢的走出我们的视线,去了一个病房里。

刚才血灵子并没有什么反应,难道这个医生是人,不是鬼,值班室在走廊的中间,我们三个慢慢来到值班室的门口,萝卜不停的敲门,可是里面却一点动静没有,萝卜有点着急了,想把给门踹开,怕王丽和秋姐在里面出现什么事情。

突然那个医生又来到我们跟前,死里死气的说:“你们干什么?这里没有人,你们回去吧!晚上治病先去别的医院。”他说完后,值班室门开了,秋姐打开的门,那个医生看到秋姐,哆哆嗦嗦的说:“姐……”随后迅速的跑到一个病房里去了。

秋姐勉强的笑笑说:“对不住,那是我弟弟,受到了刺激,你们进来吧!”艾蝶修仔细看一眼秋姐,咯咯一笑,“你就是秋姐啊!长得还算不错,不过可惜了。哎,命啊!”

我并没有理会艾蝶修的话,走了进去,王丽在低着头磕着瓜子,她的脸色也很奇怪,原来我和萝卜来到这里的时候,她们像是见稀有动物一样,宠着我和萝卜,现在感到非常的不对劲。不过毕竟医院闹鬼,可能把她们吓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