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5)

她看见我来连忙站起身,把我引到坐位上,我坐了下来,她给我倒上点茶水,说:“最近忙什么呢?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有看见你?”

我肯定不能说,我去盗墓了,“最近去外地做点小买卖。”她笑的有些憔悴,看起最近是没有睡好觉,坐了下来,她对着我说:“萝卜没有来吗?”她这些客套话真是让人有点受不了,看来她还是把我当成外人,于是开始开玩笑的说:“怎么了,秋姐,你是把我当外人了,还是怎么地,有话你直说行了,见面何必那么客气。”

秋姐脸色显得有点苍白,但言谈举止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出口,她拿起菜单递给我,问我吃些什么,我看了一眼菜单,随便要几个菜,感觉和秋姐在一起很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只是一味的喝着茶水,秋姐突然的笑了,“怎么了?给我帮帮为难吗?”我连忙客气的回复,要是给这样漂亮的女人帮帮,真是我的荣幸,可惜她已经结婚了,就算不结婚,我血灵子估计也不会看上她的。

我看了一眼秋姐,说:“没有,秋姐,你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出来,没有啥的。你总是这么客气我真的受不了,要是萝卜在这里,估计他和你有话茬子。”

秋姐突然的笑了起来,“行,行,我看你是爽快人,我就直说了吧!”她看看四周吃饭人群,她是坐在我的对面,她怕别人听到这样的事情,便靠在旁边坐下了,这也太近了吧!都快靠在我身上了,她穿的是紧身连衣裙,黑色蕾丝的上衣,偏偏后面还露出一大块肉肉来,这不是把我给馋死。

她端着茶水,翘起二郎腿,偏偏这白皙的大腿,又被我眼睛目视了,没有想到她还穿着丝袜,这是老公死掉了,还是要找情人来了,穿着这样。

我勉强的笑了一下,她的脸色确实很苍白,这种苍白有一点像是化妆品抹多了的感觉,她可能是为了遮盖住苍白的脸,才这样化妆,另外,我能够闻到她脸色的化妆品的香气,这气息犹如一种诱惑。

我觉得这样就尴尬了,我又往外挪挪椅子,她小声的说着,最近她们医院里发生的事情。

她所在我医院其实我不太了解,因为也没病没灾儿的,另外,她和王丽工作的医院,其实也算不上大医院,所以不太关心。

她先是问我,看见最近的报纸了吗?我回答没有,最近哪里有时间看报纸,把时间和精力都放到外面的盗墓上了。

她讲述起医院发生的事情,事情是这样的,这所医院的一个医生,把病人给治疗死人。

其实这样的事情,我估计经常发生在网络上,没有什么稀奇的了。

可这件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病人是因为肿瘤,肿瘤都知道,就是癌变,或者就是癌症,早期癌症还是有救的,但是这个病人已经到癌症的中期,需要大量的钱才能够治好。

起初没有发现,后来发现了,儿女们就把这位病人送到医院,送到医院后,因为很紧急,如果不紧急治疗,估计就是晚期癌症了,都知道,晚期癌症就不能够治愈了,直接等死行了。

儿女们把病人送到医院,这个医生看了看,觉得还能救,于是对着家属说,交上钱,马上住院,马上做手术,可是在家的儿女都没有钱,只有一个有钱大哥还在外地,所以,只能够赶回来才能够交上这个钱。

儿女们央求着先治疗着,等两天再把钱全部交上,这个医生不同意,还出言不逊的说,没有钱,你治疗什么病,等死好了。

儿女都跪在地上求医生了,医生也没有办法,没有钱确实不能够在医院呆着,他只能够请求院长,可是院长呢!也不同意,看病要交钱。

这个医生回来,还是那句话,交钱看病,不然叫医院的保安抬病人出去,现实无情下儿女也绝望了,已经给大哥打电话了,估计要等着一天才回来,儿女们只好凑了点钱,把病人送到病房里等着大哥。

隔天,病人的大儿子回到把钱全部交上,要医生赶紧的治疗,医生看见费用已经交上了,就开始治疗,可是由于被耽误了,所以病人已经快不行了,死掉了。

病人儿女们就有点不接受不了,觉得这是医院的责任,在病人的大儿子带领下,把病人的葬礼摆在了医院门前,让医院赔偿损失。

漫天的纸钱在医院的门口飞着,像是医院里死了很多人,病人的儿女还是不解气,就把棺材也抬到医院的门口,一直放了很多天,最后院长实在没有办法,就给了赔偿金。

本以为这样的事情就过去了,可是医院每到晚上就闹鬼儿,看见那个病人一直在病房躺着,而且还有一些太平间里死掉的病人,也在病房乱转悠,许多的值班护士和医生都看见了。本想把事情告诉院长,可是院长在医院的办公室里离奇的死亡。

她越说越感到心里瘆得慌,我突然拍着她的手,让她不要激动,她脸色越发的苍白,她说完后,喝了一口茶水,“事情就是这样的。现在新来了一个院长想找一些懂这些的人看看。”

菜已经上齐了,我拿起筷子,很不在乎的吃着菜,说:“你们医院不是救死扶伤的吗?怎么那些挂在医生房间的锦旗都是骗人的吗?病人都垂危了,还不给治疗,就等给钱治疗,你们医院也太缺德了吧!”

秋姐喝了一口水,说:“现在的医院,不都是这样吗?说着救死扶伤,其实就让病人大量的花钱,这已经很平常了。我也看不惯那些人,可是没有办法?我只是护士。我也管不了那么多。现在医院闹鬼。小方,你看看能不能解决……”

我笑着说:“哎,解决是解决了,这件事情很麻烦。人最起码要有良知,医生要有医德,现在你看看除了给钱治疗,他们有什么用途吗?救死扶伤难道就一句幌子。我不能够违背良心,去把被医院冤死的鬼除掉,那样我良心会受到谴责。”

秋姐看了一眼,央求的说:“小方,其实不是那样的,现在也有不少专门搞医闹的,到医院闹事赔偿,这不是也正常嘛!”

我吃了一口菜说:“秋姐,我劝你干脆找另一家医院吧!我看呀!你们这家医院做的缺德事情太多了,才引来冤鬼的。”

她有点着急的说:“小方,姐求你了,真的,你说吧!多少钱?”

“我并不是为拿点钱,秋姐,干这行也是有底线的,医院让我有点接受不了,想想我,如果有一天,也变成病人那样,你们医院是不是也照样那样做,没有钱,不给看病。不就是这么回事吗?我为什么帮助,这么缺德的医院呢?”

秋姐脸色的有难堪,可能我说的话太直接了,有点偏激影响到她的情绪,但她却不敢反驳,确实是那样的,她结结巴巴的说:“那个医生是我弟弟,小方你帮帮我吧!”

我一听到这里,觉得一个医院,不值得她来找我,大不了不干了,原来罪魁祸首是他的弟弟,看她着急的样子,我说呢!她看着我说:“我弟弟每天晚上都能够看到那个病人找他,而且没精神,现在在医院里,每天都神神道道的。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才找你的。帮我小方。”

这回问出原因来了,既然是这样,我应该帮助一下秋姐,不过我看他的弟弟,以后不要干医生了。

我淡淡的说:“你弟弟是不是收了病人的红包。”秋姐点点头,我把筷子放到桌子上,这个饭吃的,真是不尽人意啊!

“病人当时都没有钱,你弟弟还收红包,我真是,你们医院的医生是不是都那样啊!那干脆死掉算了。”

秋姐赶紧给倒上茶水,“小方,不是你想的那样,红包是后来收的,只是我弟弟把病人治疗死了。谁想到病人的大儿子非常的厉害。利用各种资源在我们医院闹事。现在真的没有办法了。”

本想着拒绝了,可是看到秋姐可怜兮兮的,又不想伤害到她,所以,我还是勉强的答应了,毕竟医院经常闹鬼的事情,我也听说过,可是没有听说过,闹鬼这么厉害,太平间里的死人都躺在了病床上,看来这家医院离着倒闭没有多长时间。

不过人有人债,鬼有鬼债,阴不过阳,阳不过阴,这是规矩。所以把医生的事情解决了再说。

我答应秋姐的请求,她随后从包里拿出一个纸包,放到桌子上,对着我说:“小方,这是两万块钱,你拿着。事成之后,姐姐会再感谢你的。”

“秋姐,你不是不信鬼吗?”她白楞我一眼,“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开这种玩笑。”

我和秋姐吃完后,我想暂时离开,今晚到她工作的去看一下,我打个一个出租车回到家里,把门打开后,我回到房间把我勾魂伞和罗盘拿上,看一下屋子并没有艾蝶修,心想她一定走了。

当刚要把兜子提起来,她闪现在床上,穿着睡衣躺在床上,白皙大腿露在外面,咯咯一笑,对着我说:“你还真是一个多情种子儿,一个小少妇就把你收买了。”

我眼神有点不耐烦的说:“你怎么知道的?”她妖娆的翻一下身,黑色的睡衣已经到了三点那里,咯咯一笑,“我是谁呀?还不知道你那些事情吗?”

“你监视吗?”准备要走时候,她闪现在我的跟前,摸着我的脸,咯咯一笑,“是呀!可是这些并不是你管的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