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魑祟(4)

回到家里已经是深夜,我回来把兜子放到地上,把门关上就睡在了沙发上,萝卜去了我的房间里睡觉,直到小区楼下的小孩在玩耍,把我给吵醒了,我看着外面窗户,来到写字台旁边,这个写字台还是李慕妍买的呢!上面放着她的照片,我看了一下,突然很感伤。

萝卜还在睡着觉,我洗漱完毕后,又躺在沙发上休息,最近确实很累又很空洞,或者更多是空虚,没有人寄托了,真的像一个死人一样的活着,萝卜中午醒来后,收拾一下,说:“六哥,我先回去休息一下,然后咱们找个买家,看看怎么办?”

我在沙发上眼神有点迷离的说:“嗯,最近一段时间,先休息一下。”

萝卜也觉得好好的休息,拿着兜子离开了,因为这个地方是我和李慕妍度过最美的地方,触景生情才有这么多的感触,或许更多是身心的疲惫,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

我感到有人在我的房间走动,而且好像是做饭,做饭香味传到我的鼻子,我还在幻想的这是李慕妍在家里做饭,当恢复起理智来才感到李慕妍已经死掉了,这个人到底是谁,我猛然醒来,慢慢向厨房走去,看人影是女孩,我心里盘算着,难道是司马婉儿知道我回来了,来到我家里。

要是这样我的心就放下了,觉得不用去厨房看看是谁,又躺在了沙发上,可是从沙发看着厨房的背影又不像是司马婉儿,司马婉儿绝对不会穿着这样尊贵,她穿的外套和裙裤有点像是民国时期的人,我突然想到这肯定一个鬼,迅速的站起,来到厨房里,从兜里拿出罗盘,准备从背后下手。

当我要对她下手的时候,她突然转过身来,对着我说:“吃饭了。”我目瞪口呆盯着她,她端着一盘菜,笑着看着我,我一看傻眼了,这不是昨天晚上的那个魑祟吗?我退后几步,说:“你是不是没完没了了?”

这个魑祟咯咯一笑,“说什么呢!反正我来到这里也没有地方住。先暂时的住在你这里。我什么都可以的,我可以给做饭,可以给你洗衣服啦。”

我不耐烦的说:“停,停,停……我是人,你是鬼,怎么可能,我这里不欢迎你,赶紧出去,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

她咯咯的一笑,“什么人,什么鬼的呀!我看你都不是了,半人半魔的还装个什么呢!”

这个魑祟嘴里不饶人,我要把她给打散,我找到勾魂伞对着她就要砸下去,可是她咯咯的一笑,“你来砸呀!”还不停的靠近我,“砸呀,砸呀!你舍得吗?”我高举的勾魂伞,确实不忍心下手,这个魑祟是女孩,这女孩好像是民国时期的人,娇嫩的小嘴,和走动身姿深深的吸引着我,她的发型如同是少奶奶一样,完全和昨晚上的女孩不一样了。

就是嘴里不饶人,昨天晚上还幻化成现代的人,今天变成民国的人,我也是醉了,她咯咯一笑,把饭菜放到茶几上,说:“吃饭了,不吃,我可吃了。”她递给我一双筷子,我把勾魂伞放了下来,来到她的跟前把筷子狠狠的接过来,“住几天就走啊!我这里不欢迎鬼怪。”

她冷艳的咯咯一笑,“干什么呀!说得那么绝对,不想娶我做你的老婆啊!”我听到这句话,差点就把嘴里的菜吐出来说:“你在想什么呀?你是魑祟,我是人,咱们不是一个世界里。”

她冷冷的看着我说:“我是魑祟怎么了?我虽然是魑祟,但我是半人半鬼,你呢!是人魔,咱们没有什么不同。”

我吃着饭说:“你叫什么名字?”她咯咯一笑,“这么快就问我名字,怎么,准备娶我了。”

我被她搞得蒙头转向,不耐烦的说:“娶你,你是不是需要男人啊!”她冷艳的咯咯一笑,“是啊!是啊!就是需要你这样的男人呀!快来我和上床呀!快点,快点……”

“你有毛病吧!”

她吃了一口菜说:“对呀!对呀!就是爱上你的毛病,怎么了?怎么了?”

我实在被这个魑祟搞无语,吃完慢慢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看着电视的电视剧,也不跟她说话,觉得和她在一起无话可说。她咯咯一笑,“我叫艾蝶修,你想知道我的过去吗?”

我没有心情听一个魑祟的过去,坐在旁边看着电视,也没有回答她的话,她咯咯一笑,“去洗碗吧!”一听到这里,我感到非常的不爽,“我为什么要洗碗,你是住在我家里,要交房租,这样吧!你做做劳动就行了。”

她咯咯一笑,靠在我近前,不停在重复着,“快洗碗,快洗碗,快洗碗……”我实在受不了了,打也打不得,躲开她,于是我走进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躺在床上,笑着说:“这回清净了?”

还没等着我缓过神来,她闪现在我床上,躺在我的旁边,在我耳朵根子底下说:“快洗碗吧!快洗碗吧!快洗碗……”

她身体有一股醉人的香气,这香气在脑海有一种迷离的感觉,我眼神有痴痴的看着她的脸,她的脸好白,眼神是那么的清澈,胳膊搭在我的身上,露出白皙的皮肤,还不停的说着,“快洗碗吧!快洗碗吧!快洗碗……”

我猛地站起大声的喊着:“这就洗去,我告诉你艾蝶修,请你以后不要指示我干一些我不喜欢的事情”

她咯咯一笑,眼神透露出一种醉人的迷离,她躺在床上,要把上衣脱下来,我赶紧喊着停,“你要干什么呀?”

艾蝶修咯咯一笑,“做你喜欢做的事情呀?”我实在受不了,她这样无理取闹的女孩,把碗筷子拿到厨房里,把碗给洗完了,洗完碗后,我又躺在床上,准备睡一觉,她闪现在我的旁边,抱住我的说:“我们睡觉吧!”我迅速的起来,说:“你要干什么呀?我求你了,别缠着行吗?”

她眼神有点委屈,但还是冷艳的咯咯一笑,“我没有缠着你呀!只是在一起睡觉吗?”我看着她占在我床上不走,我来到沙发上睡觉,迷迷糊糊看着她在客厅来回的行走,突然走到写字台旁观,拿着李慕妍照片,咯咯一笑,“这个姑娘还不错嘛?是你的夫人吗?”我猛然站起身来到写字台,从她的手中抢过李慕妍的照片,“用你管,别乱动别人的东西。”

她退步在沙发上坐下,说:“有的时候,忘记,比什么都好。”随后又咯咯一笑,这笑声感到非常的迷人,好像一种洒脱。

我看着她坐在沙发,又回到了房间的床上,这回她没有在我旁边,我心里踏实了,慢慢睡着了,我被一阵的手机铃声吵醒,迷迷糊糊起来,惊讶的发现,艾蝶修就躺在我旁边,用手抱住我,她在仔细看着我的模样,被她吓死了,我猛然坐起,“求你了,别缠着我好吗?”我从床边拿起电话。

打来电话是秋姐,那个医院的护士,我听着秋姐声音好像很恐慌说:“小方,你最近去哪了?姐有个事情,想请你帮帮。”

秋姐在我的印象里,不是很重要,她只是和萝卜的朋友王丽比较熟悉,所以,听到她请帮帮,想敷衍了事的过去,因为只有鬼怪的事情,能够帮上帮了,其他的真是帮不上,这回秋姐还真要找帮她解决一下鬼怪事情。

我这个人心柔,秋姐的小声音也很甜蜜,又会来事儿,她也毫不顾忌提到帮助的费用,这次费用可是不菲,一两万那么多,她在电话里说,只要能够帮忙,无论成与不成都给这些钱,因为这次是医院要请一个阴阳的先生。

我爽快的答应了,把电话挂了,准备去秋姐那里了解一下情况再说,艾蝶修在旁边打岔的说:“你还死性不改,难道你的命,就是对抗那些鬼怪吗?难道你没有想过其他的嘛?”

我慢慢下了床,“你少管闲事,我现在只能够做这些,做别我也做不了。我是什么,你又是什么,咱们心里都清楚,不要妨碍我做事情。”

她咯咯一笑,“我才懒得管你那些闲事儿呢!晚上记得回来吃饭。”我彻底崩溃的说:“我回来不回来吃饭,跟你有关系吗?我又不是你什么人?”

她在床上坐了起来,深情的看着我说:“当然有关系了,我是你的,你是我的,从此我们不能够离弃,这是命,命里该有,你永远都躲不开的玉水心。”

“这是什么跟什么呀?我出去了,不要把我朋友全部吓到了,来找我,你不要出现,知道吗?”

她咯咯一笑,“是吗?那我偏偏出现。”我没有理会他,我尽力躲开的她眼神,当我遇到她眼神时,就有了和她在一起的冲动。

我把门关上,下了楼打了一个出租车,去找秋姐,秋姐约在一个医院附近的饭店,想请我吃个饭,顺便把事情医院的事情说一下。

我本想给萝卜打个电话一起过来,可一想到估计这家伙和陈丽双去约会去了,所以,也没有给他打电话,我自己去了,我来到饭店里,秋姐已经等着我很久了,她坐在一个靠着窗口地方,好像心事重重的,盯着手机,我确定她不是看手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