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魑祟(3)

这个人一看我,估计也正在气头上连忙骂道,“干尼玛,这是你们家的车吗?”这回可把我激怒了,我让萝卜闪开,居然敢骂我,还没有等着我出手,萝卜走到跟前,一个耳光打在脸上,这次估计也被激怒了。

我们以为这个人会还手,没有想到这个人却怂了,恶狠狠的盯着我和萝卜,“你们等着,等下了车别走。”

我心里想,这就是人啊!我还真看出他能够把我们怎么样,我心里想,不能够跟他一般见识了,司机在前面开着车说:“打架下去啊!别在车上打。”

那个人也不说话了,坐着那里生着闷气,我小声的问萝卜,“我记得上学那会儿,你最怂了,现在怎么打起架来了。”萝卜拿出颜夕给的火腿肠吃着说:“我靠,到了咱们地盘,还受这些无理的人欺负,我也就混不下去了。”

我心里想也是,萝卜认识基本都是一些社会上的人,一旦到市里,谁还惧怕他呢!我也是这么想到。

车到了半路的时候,停了下来,上来一个老头,这老头打扮的估计也是工薪阶层退休下来的,上来后,车缓缓的开动,这个老头看见全部是后面坐,估计他不想坐后面的坐位,于是坐到我前排的姑娘旁边,我前排姑娘是靠着窗口,他坐过道。

可是坐了一会儿,觉得可能不舒服,于是他对那位坐在窗口的姑娘说:“小姑娘,我岁数也大了,我坐里面吧!”这个女孩对着这个老人也很不屑的说:“凭什么?你没有座号?你没有车票啊!车票上有号码的?”

这个老人看见这位姑娘不让座,心里十分的气氛,对着姑娘就说教起来,“小姑娘,你妈妈没有教育尊老爱幼吗?凭什么,凭我是老人,你就应该给我让座。”

这个女孩咯咯一笑,“老爷子,你是不是吃错药了,还是该到精神病院看看了,就因为你是老人我就给你让座,你算个什么东西啊!你是不是找死呢!”

这个老头一听说到这样的话,一下就愤怒了,“你这小姑娘……怎么这么说话,这个座位我必须要坐上来。”说着这个老头,就坐在了这个女孩身上,我一看这不是在耍流氓,要是这样去尊老爱幼,那我可以不愿意了,我想打抱不平,没有想到刚才那个骂骂咧咧的哥们儿,说:“人家老人想坐里面,你一个小姑娘也不累,就让老人到里面呗!”

这个老人还坐在女孩身上,女孩好像并不在这些,我感觉不对劲,要是正常的人,女孩肯定会大吵大闹起来,可是她丝毫没有要闹的架势,这个老人浑身发抖的,突然又坐到女孩的旁边,那个一上车就骂骂咧咧的人,还在那里说着,“年纪轻轻,让个座又死不了。”

只见这个老人浑身出着冷汗,身体还在颤抖着,可能受到了极度惊吓,这个女孩说:“老爷子,你接着坐上来呀!快点呀!”

这个老头声音颤抖的说:“不要,不要。”这个女孩伸出手拧着他的耳朵一下,“老不死的,是不是想死呢!是不是,我就成全你。”

因为走夜路,车灯很暗,其余的人都太注意,当前方的车,把灯光照里面的瞬间,正好照到这个女孩胳膊,我看见是白骨,我的胳膊上血灵子好像跳动,我在想,肯定这个女孩是一个邪物。

这个老头也不敢离开她旁边的座位,要是这个老头不无理取闹,我会救他的,但是他做出来的事情,实在让我放弃了救他的想法,可以尊重老人,但绝对不会尊重这种狗屎的老人,要是这个小女孩是人的话,估计这个老头就是占女孩的便宜,好在这个女孩是一个脏东西。

这个老人也怂了,浑身发着抖,身上出冷汗都把衣服湿透了,可能真的要死掉了,我一想死掉也跟我没有关系,这样的人死掉一个算一个得了,不期待太多。

那个骂骂咧咧的小伙子,还在说着,“一个那么大岁数的老人,你都这大了,为什么不懂让座呢!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的。”

这个女孩咯咯一笑,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也想死呢!”当这个人看见他的眼神时,马上乖乖不说话了,浑身哆嗦,也出冷汗。

我心里盘算着可能这肯定是鬼了,这个两人及其的讨厌,一个是倚老卖老的老人,一个是嘴里说着不脏话,还骂着别人不素质的人。

所以这两个在我心中就已经失去救助的价值,我只是看着这个女孩怎么样把他们两个折磨死,老人在前方可能要喘不上来气了,可能要死在车上,司机一看老人要死在车上,马上停车,把车灯打开,来到老人的面前,他脸色有点苍白,司机以为他得心脏病,对着女孩说:“妹子啊!现在闯祸了吧!一旦老人死了,我看你可赔不起啊!”

这女孩大晚上的带着墨镜,对着司机也是咯咯一笑,说:“没事情,他死了,我也不会让他好过。”

司机勉强笑一下,“你就嘴硬吧!现在不行了,老人不能够死在我车上晦气,干脆看看附近哪有医院,我给送到医院去吧!”

司机又去开车,女孩对着司机说:“他去医院也要死,不过去哪里都的死。”他又盯着那个骂骂咧咧的人,说:“你也得死,既然司机大哥不要死在车上,就留着去医院死吧!”

司机冷笑着说:“这年轻人说话就是嘴里不饶人,都是一个一个死字,我们赶夜路车,最怕提死字了,姑娘啊!你别总死死死的,晦气。”

这个女孩咯咯一笑,并不在意那些,继续坐着车,我的血灵子已经要控制不了,这个女孩肯定是一个鬼,突然我猛的站起身,这个女孩回头看我一眼,把墨镜摘掉,咯咯一笑,“不要多管闲事?”

我靠,她的脑袋也是白骨的,我坐下来,她转过身,对着我说:“我知道你是什么,但这是我分内的事情,你别管,不然。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我沉默一会儿,萝卜这会迷迷糊糊被吵醒了,说:“怎么看?六哥,谁欺负你。”我拍拍萝卜的肩膀,小声在他的耳边说:“这辆车上有脏东西小心点。”

萝卜喊了一声,我靠,只后乖乖的不说话了,车缓缓的到了医院,不一会儿几个护士就把老头抬了下去,那个女孩在座位上说:“那个人也抬下去吧!”她指着那个一上车就骂骂咧咧的人。

护士到跟前一看,他的眼球都发白了,还等什么,先把这个人救下来,也把那个人抬下车。我看着这个医院虽然小,或许能够救活他们两个人。

如果是脏东西估计肯定救不活了,我看见女孩并没有下车,还在坐在我的前面,我慢慢的把手放到罗盘上,准备把这个邪物给制服了。

可是车里还这么多人,也不好下手,一旦把司机给吓到了,再出什么车祸,就不应该了。

所以,我一直在等着车来到市里停下来,我就可以把她给制服了,车缓缓的开到了市里,因为是晚上不需要进站,司机直接停在了一个街道旁边,车里人都纷纷的下车了,只有我和那个女孩没有下车,司机不耐烦的说:“你们怎么还不下车。”

那个女孩快速的下车,我让萝卜拿我的兜子,我连忙去追那个女孩,可是那个女孩就在一旁等着,好像在等着我们一样,直到萝卜拎着兜子走我跟前。这辆车缓缓的开走后,那个女孩飞快向前方跑去,突然闪一下不见了。

我和萝卜一直跟着,一看不见,我和萝卜准备打个出租车回去,当要叫出租车时候,那个女孩又闪现我和萝卜面前,她咯咯一笑,“一个下了降头的人,凭借无数的怨灵来生存,你也是头一个?”

我拿出勾魂伞,“你不是就一个鬼吗?我还怕了你不成,刚才只是那两人不行,我才不出手相救,现在我要打散你?”

她咯咯一笑,“我吗?你也真是的,我可不是鬼,鬼是魂魄,看来你对阴阳还是不了解,来吧!我告诉你,我是什么?我是魑祟。”

我一听到魑祟马上感到这个鬼怪不能够动,“你是魑祟?可是……”

“可是什么?难道不是嘛?”咯咯……

其实魑祟也是鬼怪之中的,但是魑祟在民间古书里有记载,这种鬼怪专门维护道德,专门找那些道德沦丧的人下手,将其魂魄带走,收入到自己身体里净化。

这种鬼怪看似是人,其实并非是人,能够行走到人群当中,变幻莫测,它们专门窥探人内心的道德底线,就仿佛刚才那个两人的道德,确实让人不可理喻,正好这个魑祟在这里,把他们魂魄收了。

魑祟不是一种脏东西,如果非得要加上一个标签的话,那么魑祟就是鬼怪中的圣人。

既然她是魑祟,我也能够打散她,许多道德的事情,还应该用魑祟的方法去解决,我慢慢收起勾魂伞。

这个女孩咯咯一笑,“你不是打散我吗?”我沉默一会儿,说:“你也没有做错事情,我干嘛要打散你。我先回去了。”

这个魑祟看见我已经收起了家伙,咯咯一笑说:“你们身上也不干净,是不是刚从墓里出来。”

我笑着说:“凭借你的本事,你也净化不了我,所以,咱们还是该干嘛干嘛去吧!”

我转过身,帮萝卜拿上兜子,打了一个出租车离去了。虽然她是鬼怪中的圣人,但是毕竟它是鬼怪,如果再遇见她,我肯定要将她打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