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2)

我心里想,这是作孽作的,命运被他这么一搞,真是命运不堪啊!我慢慢的坐了下来,因为是来鬼市谈事情,所以没有带勾魂伞,我坐了下来,老爷子看见我来了,把一碗混沌端在我的面前,说:“事情处理好了,小伙子,我有个不情之请,就是找到了我的头颅,请你不要交给警方,我想让儿子不去蹲监狱。毕竟他是我儿子啊!”

我一听到这话,心里真的很感动,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可是这个儿子却不领情将自己的父亲杀害。但是现在已经晚了,我对着老爷子说:“老爷子,现在已经晚了,我已经交给警方了。我是领着你儿子去自首的。”

老爷子听到这里,微微一颤,一碗混沌掉落在地上,他的儿子看见掉落的混沌,马上收拾一下,收拾完又乖乖的去服务鬼客人了。

也许人只能够失去了,才能够懂得身边的人是多么的在乎自己,这时候那个鬼差来了,带着一些鬼魂的小混混,坐在我这里,他拿出一盒烟递给我说:“兄弟,事情解决了?”

我没有要他的烟,“事情解决了,现在我能够带走老爷子的儿子。”鬼差很爽快的说:“那是当然了,我们办事就讲究一个道义,既然是协议,不分鬼和人,就要实现,实现大家都有好处,实现不好,可不能怪我们做鬼的不答应。”

这个鬼差也是一套的一套,不过还真把我说服了,我还真想和他侃侃大山,说:“其实哥们儿呢!你能够看出来是一个啥样的人,我也倒腾古董的,咱们鬼市有像样的古董没?”

这个鬼差犹豫的半天,说:“这样吧!我领你在鬼市转悠一圈,你看看有什么值钱的就买,但是买是买,这里不还价钱,也千万不要跟那些鬼砍价,知道吗?鬼市乱。”

鬼差站起身领着我走进鬼市的深处,要不说,这里东西都很贵,估计这些鬼也知道行情,里面一些古董确实值几个钱,但都没有入我的法眼。从这头转到那头,又转了回来,我摇摇头,“没有像样的玩意?”

鬼差笑着说:“是吗?都这样,咱们这块也没有像样的大墓,大墓吧!那些鬼还不来,所以,只能够有这些。”

我来到老爷子的混沌摊位,坐了下来,说:“走吧!跟着我去自首。”老爷子的儿子还真听话,他站在我身后,鬼差看着我说:“谢谢你了,兄弟,将来有什么求我,就来到这里找我。其实我能够看出,兄弟身上有尸气,你是盗墓的吧!如果有什么好东西,放到鬼市来卖掉,价钱也是不菲的。”

我心里讲话卖给鬼,鬼再卖给人,还不如我转手卖给买家好一点,不过鬼市太乱,价钱也非常的昂贵,古董绝对不会卖给鬼市上的鬼。

我客气的说道:“行,兄弟有一定来找你。”我要带老爷子的儿子去自首,老爷子眼泪下来了,儿子把包裹的白布也摘了下来,说:“爸,对不起。”说完,我带着他离开了鬼市。

来到县城的局子,我让他进去就行了,他还真听话,进入自首了,值班巡捕把他带走了。

我慢慢悠悠的回到了旅馆里,颜夕吧台等着我,看见我回来了,假意刚睡醒,她好像在等着我回来,我来到吧台,说:“怎么?还没有睡啊!”

她脸色有些绯红的说:“嗯。”然后低下了头,她以为我本想和她多说几句话,没有想到我向房间走去,她叫住了我,“哎,我给你准备了夜宵。”她把一份肉饼递给我,我的手碰了她的手,可她总是不离开我的手,还想靠近我,我慢慢松开手,说:“是吗?对我这么好呀!”

怎么说呢!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感觉她有点像是村姑了,另外,也没有考虑她当我女朋友。我快步走房间的门口。

在门口里我听见萝卜还在打电话,这家伙这两天是不是打鸡血了,我一推门,大喊着:“不许动?”

萝卜被我惊吓马上把手机扔到床上,坐了起来,一看是我,又把手机拿起说:“六哥,你可别吓唬哥们儿。刚才是六哥。”他又继续打着电话,我坐了下来,吃着颜夕给的肉饼,这肉饼虽然很小,但是牛肉馅的,我吃着说:“明天回去了啊!你准备一下。”

萝卜只是嗯嗯几声,继续给女孩打电话,要知道那把郑和的宝剑卖掉,估计我们也跻身于千万富翁的行列了。所以,萝卜也正在拿电话联系买主,我们那个市里的买主估计不多。我吃完后,不想那么多,慢慢的睡着了。

早晨起来,颜夕还是给我送来奶茶和麻叶儿,当萝卜说出要走时候,她有点依依不舍的感觉,不断问我电话号码不要换号,聊天工具不要换号,换号通知她一下,她也在我们房间吃着早餐。

萝卜感到我和她肯定要有什么话说,虽然他没有看出我的动作,但他能够觉察的到颜夕,萝卜也知趣离开了,虽然只是短暂的几天,但是那份感情在颜夕的心里,或许很珍重,毕竟我帮助她许多的事情,她关上旅馆的门,突然扑在我身上。

“颜夕,你听我说,咱们真的不合适。”

脑袋疼的受不了,血灵子开始发作,她好像看出我已经不行了,迅速的离开了我说:“哥,你怎么了?”

我虚弱的说:“我没有事情?咱们真的不合适?真的。”她慢慢的靠近我,把我给抱住,说:“我知道,我知道,我不勉强你,我只想让你记住我。”我又慢慢推开她,说:“好了,我实在太难受,需要休息一下。”

她穿上衣服,慢慢把门带上离开了,我在房间里缓解一下,可能我身上的血灵子是不近女色的,这下我有点慌了,朴吉美对血灵子很熟悉,于是我给她打了一个电话,问起了血灵子事情。

起初我不好意思说,但后来确实没有顾忌,于是说到血灵子是不是不能够近女色,朴吉美的回答很干脆,“不是,必须要是有缘人才行,血灵子只能够和有缘人在一起。”

我缓解一下说:“我知道了。”于是把电话挂掉了,我慢慢躺在床上,思考着,突然笑了,颜夕肯定不是有缘人了,看来我找对象,必须要找有缘人,不然估计跟死了差不多了。

萝卜很快回来了,他拿着两张票说:“六哥,票买到了,只是是晚上的车,咱们还要等等。”其实从这里去我们市里,有两趟车,一趟车是早晨的,一趟车是晚上,早晨的车估计是耽误了,所以只能够坐晚上车回去。

这里离着我们的市里不算是很远,有三四百里地,五六个小时就到了,我看一下车票上时间,是六点半的,晚上十一二点钟就到家了,回到市里就好了,我们市里的汽车站离着我家里也很近。所以,坐晚上车和早晨车都一样,只要能够快速的回家就好。

说实在的也挺感谢颜夕她们姊妹的照顾,这几天下来被她们两个姊妹的待遇,养的也算差不多了。

萝卜给陈丽双打着电话,告诉她,明天要回去了,陈丽双也答应我们,回去请我们吃饭。看来萝卜这是要把陈丽双搞到手里咯!可是我身上的血灵子的缘分人又是谁呢!难道让我打一辈子光棍吗?如果一个女孩一个女孩的实验血灵子,估计我都成了风流男了。

到了晚上的四五点钟,我和萝卜准备回去了,颜夕给准备一些这里的特产放到兜子里,她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有些话想说出来,却又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她目送着我和萝卜上出租车,我从出租车的后窗,可以看到她一直盯着我们离去。

来到汽车站,因为要等一段时间,我们在外面等着车到来,这个县城没有安检,我还担心兜子的东西过不了,没有想到只是一个站牌和一个售票大厅,并没有其他的安全设施,我和萝卜在站牌的附近等着班车,很快到市里的班车来了。

我和萝卜把贵重物品拿在身上,把一些衣服之类的放到了车上,上了车,这趟车一般都是服务于晚上赶长途的游客,我坐在座位上就想迷糊一下,有一个女孩上车了,看上去有二十多岁,打扮的非常的漂亮,带着一个帽子,还带个墨镜,看不清她的脸,她坐在我的前排,其余一些人都是一些单位出差的业务员。

车缓缓开动了,因为这趟车不一定要在车站把人全部拉上,所以在半路也有下车和坐车人,随时准备上车拉人。

我慢慢的迷糊着了,突然一阵的吵闹声把我给吵醒了,要不说旗县的车太乱,乱得让人受不了,一个事业单位的小伙子,他的一个兜子从上面砸到了一个人,小伙子估计也年轻气盛,也没有赔礼道歉,这个人就开口骂咧上了,小伙子一看没有办法了,赶紧说着对不起,这样也不影响其他的人。

可是这位主却不依不饶的,要是别的我真是不生气,可是他嘴里说却是这样的话,“你怎么这么没有素质?”嘴里说着没有素质,还不停在骂着别人,试问你有没有素质呢!

我实在不耐烦,站起身对着他说:“哎,你有完没完,我还想睡一会儿,你要是有素质,就让我们睡一会儿,这大晚上坐车也很难受,你就不体谅一下别人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