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魑祟(1)

我已经和鬼差达成了协议,原来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既然老爷子的小子做出如此泯灭人性的事情,我也不能够再放纵他这样下去,即使我带他出来,他也不知道悔改,不如把老爷子的头颅找到,还是报案吧!

我离开那个诡异的闹市,慢慢的向旅馆方向走去,因为县城也不是很大,没有多长时间就来到了颜夕的旅馆,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午夜了,颜夕睡在了吧台那里,我并没有打搅颜夕,而是推开我们房间,躺在床上,想着该如何去处理这件事情。

萝卜的呼噜声很大,真羡慕萝卜能够睡得如此的香,我久久的不能入睡,直接凌晨三四点我才慢慢睡着了,早晨就有人敲打着房门,萝卜醒来,把房间门打开,又躺在了床上,我也醒来看着颜夕,颜夕过来后,把我们房间奶茶暖壶换了一下,她看见我醒来,说:“哥,你回来了,怎么样?找到了吗?”

我迷迷糊糊的说:“等一会儿,我实在是太困了,我睡一会儿,再说。”她也知道,我实在是太累了,所以也没有太多打搅我们,我迷糊的看见她走出房间,我又睡了起来,估计有一个多小时,我被萝卜起床的声音吵醒了,我连忙坐起来,问萝卜现在几点。他回答我,现在已经是九点了多了。

萝卜在洗手间里说:“我说六哥,咱们也该回家了,别搞一些没用事情,又没有钱赚,图个啥。”

当萝卜说到回家的时候,我想到了,现在不是家里,又想到昨晚上发生的事情,既然答应了颜夕把事情处理好,就应该办到底,于是连忙起床洗漱一下,颜夕还真有心,为了报答我们,居然给我们准备了早点,我吃了点早点,迅速的找到了颜夕。

颜夕还是在吧台那里,我来到吧台的里面坐下,小声跟她说话,因为毕竟这些事情不是一般人能够接受的,要防止旅馆客人听见,我给她讲述了昨天晚上去鬼市发生的事情,把鬼差说出来那些话,也告诉了她,其实我感觉她应该有心里准备。

她男朋友现在是一个杀人犯,只是被鬼市的鬼差给押在那里,作为偿还杀他父亲的债务,所以,现在是找到杀他父亲的证据,然后报案,让巡捕来处置他。

颜夕听到原来自己男朋友是杀人犯,心中不由感到惊讶,对我说的话她也是深信不疑,可能她被她男朋友隐瞒了杀人,感到非常的震撼,她还为男朋友辩证几句,“其实我看见他是挺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情呢!”

我端起吧台上一杯奶茶,说:“现在的人,人心隔肚皮,还不知道要干出什么样事情呢!不要想得那么多了。对了,你跟着我一起把你的男朋友爸爸的人头找出来吧!顺便再把案子报一下。”

颜夕眼神有点的恐慌,她没有任何的遮拦说:“哥,我有点害怕。”我对这个地方又不是很熟悉,毕竟有一个当地人好办事,“没有事儿,有我在你怕什么?跟着找到来,就行了。”

她觉得确实应该报案,可是又不舍得她和对象的曾经,在纠结之余,我说:“如果你不报案的话,我也没有必要管这些事情,现在你的男朋友是杀人犯,即使他回来,你还敢和她交往吗?”

这句话说到她心坎上了,确实是如此,原来不知道他杀人,和他交往并不会出现什么情况,可是现在不行了,已经知道他是一个恶魔,怎么会跟他在一起呢!或者,如果不绳之于法,或许厄运也会降临到颜夕的头上。

她在心情极度复杂的情况下,答应了跟我去找老爷子的头颅,因为时间太紧迫,我让颜夕收拾一下,赶紧去他男朋友家里。

颜夕轻车熟路的来到了男朋友的家里,虽然家境贫寒,但是家庭条件要是在县城还是很不错的,颜夕打开院子的门,院子里死气沉沉的,没有一点像个人家,院子里有一颗老杨树,我在院子里找着铁锹,正在窗户底下有一把,我上去拿来铁锹。

我心想,如果我杀人绝对不会把人头埋在家里,我不断挖着树底下的土,不一会儿功夫,挖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我不能够破坏掉,我用手不停的扒着,终于找到了老爷子的人头,我让颜夕去他对象的屋子里,找一块红布包裹起来,颜夕战战兢兢捂住嘴看了一眼人头。去了男朋友的屋子里,突然颜夕从屋子尖叫起来,不会一儿从屋子里跑了出来。

她跑到的我跟前,想对我说什么,却说不出来,脸色惨白,脑门子上冒着虚汗,我问她怎么了,她向门口指去,只见从门口出来一个老太太,这老太太死里死气的,脸色的惨白,她看着我们说:“我们的家事情,用你们管吗?都给我出去。”

颜夕看了看,不停在拽着我衣服角,我慢慢向前走去,本想见到人可以跟她说一声,颜夕终于开口,说:“哥,我对象的妈妈早就死掉了。这是鬼,快走,快走。”

我一听到是鬼,那就不能够用对待人的方法了,我从兜子里拿出勾魂伞,打开勾魂伞,慢慢的靠近那个老太太,我走着说着,“你小子大逆不道,居然连父亲都敢杀掉,我今天来是帮助老爷子,把事情给铲平的。你不要多管闲事儿。”

这个鬼老太太还是在门口挡着门,说:“你算是什么东西,这是我们家的家事情,我儿子的错,我们家里自己管,管你什么事情,他杀了父亲,纯属是年少无知。”

哪里有这样溺爱孩子的母亲,我看估计是这个母亲把儿子溺爱后,儿子才做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心里想不管那么多,干脆打散她得了,我把勾魂伞用力甩了出去,把这只鬼控制住了,她在勾魂伞下挣脱着,我上前笑着说:“阿姨,来生再见吧!”我胳膊上血灵子飞出一股火焰,将它烧成了空气,只听见一声惨叫,勾魂伞落在地上。

颜夕在那里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我回身大喊着:“进屋,找一块红布,把头颅给包裹住。”她这才缓过神来,她也看到我如何除掉鬼的,肯定不是一般人,她从房间找了一块粉色的布给我。

管它什么布,赶紧把头颅盖上,包裹后,我让颜夕抓紧报巡捕,颜夕拿起电话报案了,我写了一封匿名信,放到头颅的旁边,我和颜夕迅速离开现场。

回到旅馆后,颜夕久久不能平息今天发生的事情,没有想到最近一段日子天天见鬼,我觉得没有什么,她看我身手,也并不是做买卖人应该有的,于是又盘问起,我是干什么的,只是说,我是一个做买卖的。

多了不说,她应该也懂,不该问的,她应该知道不问,该问的,她应该知道问,所以她也是一个聪明人,看见我不说,她也没有问。

她在吧台喝了一口奶茶,说:“现在怎么办?哥。”我也喝了一口奶茶说,“还能够怎么办?等到晚上,我去鬼市带你的男朋友,让他去自首。”

她思绪着什么,没有在说话,看见她可能是精神过度的恐吓,会出现问题,也没有在吧台呆着,直接进入了房间,萝卜这个家伙正给陈丽双打电话,问我们事情怎么样?陈丽双只是说,没有怎么样?回来一切OK。这就是示意没有任何的事情。

我觉得萝卜一回来就知道把妹子,他又给一个女孩打电话,我看不下去他的贱样儿,“你能不能别打一些不三不四的电话,真让恶心。”

他还没有在意,只是笑的看着我,继续打着电话,我翻身躺在床上,静静的等待着晚上,刚睡着了,萝卜把我叫醒了,“六哥,咱们回去吗?”

我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萝卜说:“回去什么?晚上还有事情呢!”萝卜思绪着什么,突然说道:“六哥,不如咱们包个车回去吧!到了市里再给钱。”

我猛的坐起说:“晚上,还有事情,再挺挺,你忙个什么,是不是陈丽双答应你开房了,还是别的姑娘要跟你上床了,你猴急猴急的。”

萝卜被我这么一说,突然开心的笑出来,“这不是给陈丽双打了一个电话吗?咱们也没有啥事情,哥们儿,迫切的想回到家里。”

“我处理完现在的事情吧!明天咱们准备回去,不行,咱们坐火车回去。”

萝卜一高兴话就多,他说一句,我答一个嗯,嗯,嗯的又睡着了,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五行缺睡。睡了不知道多长的时间,颜夕又来到房间里,给我们晚上的饭菜,虽然很简单,毕竟她给做出来了。

要不是这个姑娘会来事儿,我是真不管这档子事,虽然帮她两次都没有钱,但是这样热情的服务,确实让人心里暖暖的。

晚上,我吃了一口饭,现在才九点多,要是现在出发,肯定有点早,我在房间里看着电视,萝卜还在一旁打电话,可能是他原来的一些狐朋狗友需要维护一下,毕竟回来了。颜夕也走了进来,把我叫了出来,在走廊的里,说:“哥,我有句话想跟你说。”

我心里想,有话你就说行了,还叫我出来干什么,我笑着看着她说:“有话你就直接说,能帮,哥尽量的帮助你。”

她贴在我的耳朵旁,说:“哥,我喜欢你。”她的身体尽量靠在我身上,我的身上开始发热起来,但她说完马上回到了吧台,脸色绯红的假意看着登记表,我心里想,这姑娘也很腼腆,难道县城的人都是这样吗?我笑着来到吧台,慢慢靠近,她好像很紧张,我紧靠她的跟前坐下来,逗她说:“你刚才说什么?”

她不好意思的说:“哎呀,不要说了,我说不出口。”我靠在她耳朵的旁边,说:“哥,有对象。你应该找一个老实一点的人,哥,不适合你。”

随后我站起身,看了一下时间,慢慢的离开,准备去鬼市上再去找那个老爷子,很快我就来到鬼市,老爷子还在那里卖着混沌,他的小子像是被奴役了一样,给这些鬼断上香喷喷的混沌,还点头哈腰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