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鬼市(3)

老太太奇怪的看着我说:“小伙子,你这是要去哪里呀?我看见你,不像人,走路非常的轻,但脚跟也着地呢!脸色也很红润,你是干什么的呀?”

我只是笑笑没有说话,我站起身,回头还是嘱咐他们一句,“大爷,大妈,尽量不要做这些事情。儿女不孝顺,是儿女的事情,你们可不要误入歧途啊!我看见你们身上都有鬼怨了。”

其实鬼怨就是鬼气,他们身上已经有一股绿光了,可能一般人看不到,我可看见了。估计寿命也就在这一两年了,如果不做鬼买卖,估计还能够坚持个几年寿命。

我慢慢离开这里,我是吃饱了,这些东西其实也是给活人吃的。

已经进入了午夜,我从这个街道走到出现鬼市的那条街道里,可是看一下时间,还是有点早,才刚刚十一点多,我四处在县城里转着,闲着没有事情,瞎转悠,这里虽然比不上其它的县城,但有钱也是很多的。

基本都是蒙族人有钱,在这里汉人没有多少钱,这些蒙族人把牧场承包出去,在县城里买的房子,所以现在牧民可是大赚特赚了。

我沿着一条街道来回的转悠着,像是逛街一样,四处的逛着街道,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已经是十二点了,我慢慢悠悠向鬼市的方向,鬼市的那条街,其实是县城里不算偏僻的一条街,我走了没有多长时间,前方开始热闹起来。

前方是一个夜市,基本摆摊的老板都挂着一个白色灯笼,其实对于我来说,不用拿着布把脸蒙住走进去,要按照逛鬼市的规矩来说,无论是人,还是鬼都要把脸蒙住,以免被鬼看出来,或者,被人看到相识的鬼。

我没有必要了,现在的心里素质,即使遇到再厉害的鬼,也不会再怕的,这个鬼市什么都有,跟夜市完全都是一样的,另外,不但有一些卖墓中古玩的,还有一些卖别的物件,或者,卖吃的。

鬼卖活人的吃的,也很讲究,这些鬼老板真是卖活人的吃的,这里不会顾及到吃到脏东西,但很少有活人在这里吃饭,除非的误闯到鬼市里的活人,才能够吃上一开口,基本上也是服务于鬼的。

颜夕说的那个地方,好像就在鬼市边上,有一个混沌的摊位。我到处寻找的混沌摊位,终于找到了,是两个人,一个是老头,那鬼手有褶皱,另一个好像很年轻的,这个人,我在猜想肯定是颜夕的那个男朋友,被鬼市的人控制了。

我吃过饭,所以不想吃混沌,于是慢慢坐了下来,把兜子放到旁边,那个老头过来问我吃混沌吗?我仔细观察着这个老头,这老头是鬼,声音是鬼里鬼气的那种,他穿衣服,好像还是工人的工作服,一双黄色胶鞋,他用白布蒙着头,露出两个眼睛,我从眼睛看出来,他很善良,但脖子转圈是一个血印子,可能是生前被人把脑袋砍了下来。

旁边这位小伙子闷声不语,只是负责给旁边的鬼客人端着混沌,我心里在想着,这个老头肯定是他的老爸,这小伙子是儿子,如果鬼是老爸的话,绝对不会让儿子来这种地方。

我拿着一双筷子不停在敲着桌子,说:“我是来接人的,老爷子,我要带走的你儿子,阳是阳,阴是阴,不过奈何不是亲,何必为难阳间的人呢!”

这个老爷子看了我一眼,并没有说话,还是继续卖着混沌,他的儿子也孝顺的在给鬼客人断着混沌。

我有点不耐烦了,把我的话不放到心头上,我把筷子扔在地上,“没有听到我说话吗?阴是阴,阳是阳,不过奈何不是亲,没有听见吗?我来带阳间人回去?”

这个老爷子端了一碗混沌放到的跟前,“吃完混沌走吧!”他刚想走,我迅速的抓住了他的手,我身上有血灵子,一旦接触到鬼,马上就发红,他的手马上被我红色火焰给烧一下,他马上把手拿开,“你是?”

猛然站起,我提起兜子,既然不敢从命,我就要大闹鬼市了,我从兜子里拿出勾魂伞,对着那个老爷子说:“我来带人的,别跟我废话,让你的儿子跟我过去。”

这个老爷子有点为难,但不想把事情闹大,于是对我说:“小伙子,我儿子不能够走呀!你还是回去吧!我看你也是明理儿的人,不要再来这里了。”

我拿着勾魂伞走到他的跟前,我不是一个磨磨唧唧的人,我用手抓住老爷子的衣服领子说:“我说的话,你没有听见吗?我让你把你儿子交给我,带回去。你是不是,当我是一个空气啊!”

随后向他脖子抓去,想把他提前来,可是当我手到了他的脖子,他的脑袋突然掉在了地上,那块包裹的白布也掉了,身子还不停摸索着自己的脑袋,我一看,原来他死的这么惨,他的身体走到他的脑袋旁边,把脑袋又按了上去,对着我诚恳的说:“小伙子有些话,我真不该说,你还是回去吧!我儿子有罪,不能够帮助你。”

在这里吃混沌的鬼客人也站了起来,看着我,他们也不敢对我怎么样,而且他们要打抱不平的时候,我的眼睛开始冒着红色的光,他们退到很远。

这个时候,从远处传来一个声音,“老刘,谁欺负你呢!我们来了。”只见我前方不远处,来了一伙鬼,这伙人来到近前,其中一个膀大腰圆来到我面前,“你知道不知道,这里是鬼市。”

其实鬼市里的鬼,都不会说出鬼市的,这个鬼既然说出鬼市,我也不会再计较别的,说:“我知道呀?你能够把怎么样?你以为你死了成鬼,就能够打我。你有那个本事吗?”

这个带头的鬼虽然蒙着布,但看起很凶悍,可能生前是一个混子,突然躲在背后,要袭击我,刚把拳头打在我身上,就被一股红光把手烧了一下,连忙退了回去,我转身对着他说:“怎么,你还袭击我吗?”

他搓搓自己的手,说:“好烫,你是人魔。”我眼睛带着红光,拿着勾魂伞,想过去把他给打散了得了,可是他紧忙说好话,“不知道您是人魔,我这个当鬼差的真是赎罪了。”

我一看这个鬼哥们儿既然说好话了,就放过他一码,来到他的近前说:“我要带那个老爷子的儿子,我不说了吗?阴是阴,阳是阳,不过奈何不是亲。”

他皱着眉头,突然赔笑着从兜里拿出一根儿烟递给了我,我不要,他自己点燃,让我坐在下聊一聊。

鬼差可不是黑白无常,鬼差是负责一片区域的魂魄,也就是维持这片鬼市的治安,帮助鬼市上的鬼和人处理一些事情,一般鬼差,也穿梭是阴阳两界的鬼,说是鬼,其实白天也能够见到。

他坐下来让那个老爷子又上了两碗混沌放下,说:“兄弟,不是不给你面子,只是这个老爷子吧!怎么说呢!他的儿子太缺德了,我这样的人都看不下去了。这么多年,居然……哎……老爷子很善良,所以……”

他想说什么,我一直很困惑,好像有一些话,不好直说,我示意没有事情,“你说就行了,我又不会说出来,我只是把阳间的人带走。”

这个鬼差说出来了经过,当他说出老爷子的遭遇,我心中没有带走他的儿子想法,真是大逆不道。

老爷子其实也是普通工人上班,父子生活的其实也很好,儿子,因为迷恋上网络游戏,把家里钱全部花光了,老爷子为不让儿子迷恋游戏,总是教育儿子,可是儿子不听,老爷子就开始实行家暴,打他的儿子,其实他也不经常打,这也迫不得已的。

可是儿子心中就产生怨气,慢慢就恨起来老爷子,有一天夜晚,老爷子晚上回来后,发现一个月的工资又没有了,可能是被儿子偷去打网络游戏了,于是老爷子就去网吧里找,找了回来后,又是一顿打,儿子可能被激怒了。

在老爷子晚上睡觉后,把老爷子的头,用铁锹给砍掉了,老爷子死了,他也很害怕,于是把他的尸体扔到了荒野里,把老爷子头埋在家里的院子一颗树下。但老爷子工厂同事报案了,在儿子搪塞下,什么蛛丝马迹都没有发现。另外,县城的办案率也极低,导致老爷子被杀这件事情搁浅下来。

儿子也到父亲的工厂上班来养活自己,这都很多年过去了,头找不到就是尸无孤魂,所以只能够在鬼市上出现。

鬼市的鬼都同情老爷子,有谁欺负他,都会帮助出口气,这都很多年了,儿子突然来到鬼市碰见了老爷子,鬼差为让儿子给老爷子赎罪,将他强行留了下来。

我听着听着感到很离奇,但却有点怜悯老爷子,至于带走颜夕的男朋友另说,反正现在看来,我不想带走了,既然老爷子的儿子这样的大逆不道,那就留在鬼市吧!

可是反过来一想,不行,活人的事情,活人管,死人的事情,死人做,这是我的规矩,不能够因此打破。

于是对着鬼差说:“我说鬼大哥,这样吧!人我要带走,不过需要把他送到巡捕那里,你们鬼市不能够强行把活人抓进来。”

这个鬼差有些为难的说:“兄弟,这样吧!咱们都退一步,现在你已经知道老爷子的人头在哪里了?你去把人头找出来,去报案,我就把老爷子的儿子放了,这个畜生干的事情,实在是不能够原谅。”

我看见活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老爷子的人头还在那树的下面,这也算是用活人方法办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