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鬼市(2)

鬼市里也有恶鬼,在这里既是恶鬼也要蒙着脸,不是怕什么,而是怕见到生前降服他们的人。

他找鬼老板理论,这个鬼老板还真是好鬼,看在他不懂鬼市的份子上,而且拿出真正的人民币给了他,可是他对这个老板不依不饶,老板实在没有办法,把脸上的白布给摘了下来,原来这个卖混蛋的人,居然是他的父亲。

他的父亲已经死了很久了,当他看见他父亲的时候,连忙骑着电动车回家了,回到家里就精神恍惚,陷入沉迷的状态,没有几天就消失不见了。

萝卜好像在听故事一样,吃着小菜,喝着小酒,觉得有点天方夜谭,感觉是颜夕编出来吓唬他的。他也并没有在意的。

我觉得挺有意思的说:“鬼市我也听说过,能够买到一些价值连城的宝物,但里面也相当的复杂,不过我觉得去鬼市逛逛也是很不错的。”

我估计她是想让我把她的男朋友找回来,才说了这一大堆的话,她也实在不好意思说帮助自己了,因为经济紧张说出来。或许,能够博得我的一丝怜悯出手相救。我觉得应该是这样。因为鬼市一般人被缠了进去,是根本出不来的,但遇到我算是她的救星了。

我突然问到说:“你喜欢你男朋友吗?”她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喜欢的是他很踏实,很老实。所以才对他很在意,觉得他可以依靠……”

我打住她的话,说:“既然你喜欢,咱们也算是朋友,我就再帮你找你的男朋友,怎么样?”

这句话一说,萝卜直接把嘴里的菜吐了出来,连忙说:“六哥,咱们这不是……”

我摆了摆手说:“怕什么?有我在呢!”

萝卜很愿意看颜夕一眼,对我说:“咱们刚刚回来,先缓缓不行吗?都很累了。”他又对颜夕说:“妹啊!不是老哥不帮你,我们刚刚回来,实在是帮不了你太多。”

颜夕的眼神很失落,毕竟没有太多钱的支撑,确实有点难做,我看见颜夕有点勉强的笑着,说:“哥,我知道,我只是想说说,其实我就是酒喝多了,才胡扯起来。来,干杯。”

我看着她悲伤的喝下一杯酒,心柔了,于是说:“萝卜,既然来了,就帮着妹子把事情处理好了。”

萝卜虽然很不情愿,毕竟有我在,他只好听从我的安排,颜夕豪放的说:“谢谢哥,妹子也不知道怎么样感谢你,等到我旅馆赚到大钱了,我一定请你们去好一点饭店喝酒。现在妹子确实经济紧张,这样吧!如果哥能够把我男朋友从鬼市找回来,我现在手头还有几千块钱,你拿走。”

不知道她是喝多了,还真是迫于大方,放到桌子上几千块钱,我赶紧让她收起来,说:“妹子,你这就见外了,哥哥,不是那个意思,如果真的把你男朋友找到,再请哥来到这里喝点酒,就行了。”

颜夕心怀感激看着我和萝卜,萝卜咧着嘴角,笑容很勉强,颜夕也把鬼市的位置告诉了我,这鬼市一般都是偏僻的地方,这里的鬼市居然从一条还算繁华的街道里,虽然是繁华,毕竟也是个县城,我心里想,这个地方也普通,街道基本上都是老街道。

喝的有点多了,我不能够喝太多了,看来还得睡一觉醒醒酒,萝卜酒量还算是可以,他搀扶着我,颜夕把饭桌上菜打包,也过来扶着我,这回她没有让我们住在楼上,住在楼下的房间,毕竟楼下的房间舒服一些,现在楼上也可以住人了。

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颜夕给我盖上被子,我突然感到给我盖被子的人是李慕妍,我拉住她的手,“我想你。”

颜夕懵懂看着我说:“你喝醉了,哥。”我摇了摇头,还是李慕妍的影子,我用力一拽,把她拽到床上,感受着温暖,她并没有在意,而是说:“哥,我是颜夕,我走了。”她慢慢的推开我,离开了房间,萝卜走进房间,看见颜夕红着脸,是那种带着酒气又很羞涩的脸。萝卜笑着走到我的床前,“六哥,你也真是的,我上趟厕所的功夫,你这么快把她撩上了。”

我没有在意,上前拉住萝卜的说:“我想你。”萝卜这才发现,可能我是酒后乱性了,慢慢给我盖上被子,我迷迷糊糊在梦中看到李慕妍的影子,回来是一个伤心的地方。

直到晚上,旅馆里来来回回的人吵着,我才慢慢的醒来,这一觉非常的舒服,可能是休息的好。我看看四周,仔细想着要帮助颜夕处理什么事情,噢,对了,去鬼市帮她把男朋友找回来。

我去洗手间里洗了一把脸,看着萝卜还在床上呼呼大睡,我不想打搅这个家伙,因为觉得这个家伙不会去鬼市,刚从墓里出来,再去鬼市,他的身体也吃不消,他不像我,我身上有血灵子,没有多大的事情,只要血灵子在,我基本都不是害怕一些脏东西。

我拿出兜子,里面放着我的勾魂伞,我令着兜子走出来,颜夕在吧台看见,说:“哥,醒了。”

我问她,她的男朋友叫什么,生辰八字是多少。另外,睡了一觉,鬼市的位置也忘记了,又问了一下她鬼市的位置,她让来到吧台里面,我来到吧台里面,她拿出一张纸写了出来,我装上这张纸,要离开旅馆,她对着我说:“哥,你要小心点。”

我回头看了她一下,笑着说:“放心吧!我不会有事情的。帮你办完事情,我也要走了。”

我走到街道上,这座县城的街道很冷清,一般到晚上基本没有任何的行人和车辆。鬼市所在位置也不是很远,本想打个出租车去,但现在时间很早,才刚九点多,一般鬼市都是在十二点开始,所以找到地方先热闹一下。

临近鬼市的一条街道,有一个在外面摆摊的烤串,因为喝酒没有吃饭,所以,想吃上点饭再说,我慢慢的坐了下来,要了二十个羊肉串和两个馒头片,来点考辣椒,没有要酒,让老板给两瓶饮料,我一边吃着,一边看着附近的环境。

这烤串的老板,是一个老头和一个老太太,但是干起活却很麻利,现在吃的人也是很多的。

我觉得应该慢慢吃,其实我也只是花钱买个座位,一直坐着等着时间,慢慢的吃串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没有几个人了。

有一个出租车的司机,坐了下来,对着老板要了几个串,他坐下来那一刻,我手中的血灵子发起来光,连忙把袖子撸了下来,不被这些人看见,我可以断定,那个出租车司机是鬼,他吃完后,在旁边吆喝着说:“打出租吗?”

还真有一个小伙子要跟那个鬼上车,既然遇到,就不能坐视不管,我上前把小伙子拉住说:“哥们儿,到我这里喝点呗!”

他不屑的看了我一眼,“你是谁呀?我又不认识你?我还得回家呢!改天吧!”

我又抓着他的衣服,说:“哥们儿,喝点呗!哥们儿跟你有缘分。”

这个小伙子懵懂看着我,此时那个鬼司机已经上车了,在车里喊着:“到底坐不坐车啊!坐的赶紧点。”

小伙子有点着急了,想尽快甩开我的纠缠,上出租车,另一个吃串的人上了那个鬼司机的车,小伙子看见有人坐上去了,也沮丧的放弃了坐这辆车的想法,他恶狠狠的看着我说:“哥们儿,你要干什么呀?”

此时那辆车慢慢的开起来,我对那个小伙子说:“哥们儿,你看看那辆车是载人的嘛?它的车轮根本都不转动?”

因为出租车还没有走远,那辆出租车的车轮真不转动的向前飘着走,小伙子吓得就跑了,这个烤串的老板也惊讶的看着我说:“小伙子,你是……”

我来到他的近前说:“大爷,你这做鬼生意,也要在乎活人呀!”烤串老太太带着笑容的说:“小伙子,一看你就是内行的人,刚才那个小伙子不知道,我们老两口也没有办法告诉他呀!”

刚才被出租车拉走那个人也是鬼,这辆出租车专门是拉鬼上路的人,这个串店,其实一般都是鬼魂服务的,活人做的鬼买卖。

那老头坐了下来,让我陪他喝两口,我不能够喝酒,这老头说:“其实我们也不想做鬼买卖,但是实在没有办法,家里的儿女不孝顺,也不给我们老两口生活费,我们又没有营生干。以前我是殡仪馆工作的,知道有一个行当,就是鬼买卖,我和老太太呢!就干起来这个行当,服务一些鬼,开起这个串摊位。”

我倒是也听说鬼买卖,这鬼买卖赚钱很快,这些鬼为来吃饭,都要从活人的手中用冥币骗取现钱,才能够来这里吃饭,做鬼买卖的老板,必须选择一处鬼魅经常出没的地方,摆上一个摊位,还用一个香炉点燃一根儿香,一晚上可以做三根儿香的时间,不管生意好坏,必须在三根香烧完后,离开这里。

鬼买卖的老板不和鬼顾客有太多的交际,它们要什么,就给上什么,钱一般都放桌子上了,一般鬼吃一顿,吃好了,会把大量现钱放到桌子上。

活人如果也来吃饭,老板也不能说这里全部是鬼在吃饭,也不能够说赶紧走之类的话,如果让一个活人走了,做鬼买卖的人会折寿。

鬼买卖相当的有讲究,我劝着这位老头说:“大爷,估计你也干了很长时间了,赚了不少钱,见好就收吧!”

这位老头拿出一根儿烟递给我,我没有要,他淡淡的说:“哎,我们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也没有想着搞这些邪门的事情,就想把以后的养老钱赚出来,要不是儿女不孝顺,我们至于这么阴不阴阳不阳的活着吗?”

老太太也坐了下来,“小伙子,我都跟老头子说好了,过两天就不干了,实在受不了,我天生胆子小,有的一些鬼,不管你害不害怕,死时候啥样,来吃饭就啥样,吓死个人。哎,儿女不孝顺,还怎么办?难道让我老两口去要饭吗?”

其实我能够理解这两个做鬼买卖的老人,迫不得已谁会干这些事情,我也能够理解,“大爷,大妈,我看你的香已经快烧没有了,赶紧收摊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