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夜市(1)

送走了那个女鬼,我躺在房间里就睡着了,因为喝了很多的酒,所以感到脑袋迷糊,在我将要睡着的时候,好像有人在看我,我猛的睁开眼睛,把萝卜吓了一跳,他的身后跟那两个姊妹,我迷糊的说:“你们怎么上来了?吓我一大跳?”

萝卜露出殷勤的笑脸,说:“哥们儿不是担心你吗?想上来看看。”我不耐烦的翻过身准备睡觉,颜夕感激的看着我说:“哥,你没有事情吧?”其实她是想问,现在楼上那个鬼还在吗?她四处望着,估计心里也很害怕。我简单的说,已经处理好了,就是那个女孩的怨灵控制了两个魂魄,估计太过专业的她们也不懂。

晓彤也四处望,看着房间里一切,好像没有什么事情了,但她们姊妹两个还是有点紧张和恐惧,因为毕竟没有看到什么,都已经进入午夜,我闲她们很啰嗦,于是说:“你们回去睡觉吧!现在已经没有事情了?”她们姊妹说一声,谢谢,便离开了,萝卜本想离开,看看事情解决了,就不在下去住了。

他也留在了楼上住,我和萝卜全部躺下很快就睡着,直到我们的房间有敲门的声音,把我和萝卜都惊醒了,我大喊着:“谁呀?”可门外却没有任何的回音,我感到不对劲,难道这旅馆里还其它的脏东西,当我和萝卜感到纳闷时,突然一双手从背后伸出来,掐住了我的脖子,我的血灵子在身上,当这双手刚刚掐住的时候,我的身体一发红光,马上缩了回去。

房间传来一个声音,“是人魔。”这个声音把萝卜吓了一个冷战,他跳下自己的床,来到我的床上,“六哥,我害怕。”我突然想到忘记了一件事情,那个大学生的怨灵消失了,但是那个人贩子的怨灵还留在这里,我真是笨死了,却疏忽了她死后也有怨气,因为是被那个女孩的怨灵给吓死的,心中的积怨当然产生的怨气。

我马上站起身,从手中拿出罗盘,又拿出勾魂伞,罗盘寻鬼,勾魂伞追魂,飞了出去,在房间的半空旋转着,我大喊着一声,“给我出来。”在勾魂伞的下方,那个人贩子的怨灵出来了,她脸色苍白,两只眼睛也是白色的,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这样的怨灵打散得了,我刺青血灵子在胳膊上发着光,我使劲一甩手,一股红光飞在了它的身上。

悲惨的消失了,要知道我身上的降头血灵子,可是这些怨灵的归宿,打散一个怨灵很简单,用怨灵的力量打散怨灵,是最有效的方法了。

这回心中终于踏实了,萝卜已经被吓用被子把头蒙住了,我把被子掀起来说,“你怎么这么胆小呢!不就是一个怨灵吗?至于那么怕吗?”我又踢了他一脚,“赶紧起来,去你床上睡去。”他拿着我被子蒙着头到了他的床上,我看见他没有出息的样子,把他的被子拿回来盖上了,慢慢的进入梦乡。

突然又一阵的敲门声,把从我睡梦中惊醒,我以为还是鬼,不耐烦的打门,一看颜夕和晓彤她们两个,像是窥探着稀有动物一样,看着里面,我眯着眼睛,“怎么了?”颜夕笑着说:“哥,都早晨了,我看看你们有没有事情?”

我慢慢的走到床边,躺在了床上,说:“行了,那两个鬼,不会再闹事了,以后可以让客人到楼上来了。”

颜夕高兴的说:“行,哥,要不这样,现在事情已结解决了,不如我请你们吃个饭,感谢你们。”

昨晚上并没有睡好,本来是很累的,本想好好休息,没有想到住的旅馆还闹鬼,折腾到半夜,确实睡眠不足,我想多睡一会儿,迷迷糊糊的说:“中午再说吧!我实在是太困了。”

颜夕看着我实在太疲劳了,所以也没有多说是什么,她中午请我们吃饭,慢慢的把门关上了。我又沉入在梦乡之中,要说人这么一累的慌,做梦都是一些盗墓抓鬼的,搞的身心实在受的极大的伤害。

直到中午的阳光照入房间里,我才慢慢的醒来,醒来后,看见萝卜还在蒙着头睡觉,我站起身来到他的床边,把被子给撩了起来,“你也不怕被闷死,居然能够蒙头一晚上。”他迷迷糊糊的看着我说:“这不是害怕吗?

我拿着桌子上的暖壶,倒了点水在杯子里,喝了一口说:“有我在怕个毛线。起来,咱们吃完饭就走。”

萝卜慢慢站起身,揉揉眼睛,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我和他去了洗手间里,洗漱完毕,又从兜子里拿出一件衣服换上,整理一下,准备要走,想到颜夕还要请吃饭,便走到楼下,吧台的颜夕看到我们下来,带笑容说:“哥,咱们去吃饭吧!我请你们,也谢谢你们帮我把事情解决了。”

既然颜夕都开口,我和萝卜也恭敬不如从命,颜夕让她的妹妹晓彤看着旅馆,她带着我们来到一家小饭店里,要说我们吃这种小饭店实在是太委屈了,但碍于颜夕现在的经济其实不怎么样,但又会来事儿,还是委屈的走了进去。

我们坐了下来,颜夕拿拿菜单让我们把菜点了,我看了看菜单,全部是一些家常菜,没有任何的新鲜,不过我喜欢吃就是糖醋里脊和锅包肉了,于是点了这两个菜,颜夕点一个松仁玉米,萝卜要了一些素菜。

颜夕问我喝什么酒,来到这里当然是草原烈酒了,于是来两瓶套马杆,这度数也是不一般的,喝起来相当上头,不过既然喝,就是要喝好。

颜夕其实也不大,二十八那样的,穿着很普通,不过女孩长的还是不错的,昨天晚上由于喝酒,也没有看清楚的她面容,今天一看,确实是一个漂亮的姑娘,只是打扮上欠缺了一点,所以不够有魅力。

她酒量相当的厉害,她喝酒是那种腼腆型的,喝了后摸一嘴,看着我们喝,要说这个地方姑娘喝酒都很厉害,所以最好不要跟她拼酒,颜夕敬了我们一杯,我和萝卜都喝了下去,她吃着菜说:“哥,你们是干啥工作的?”

当然是盗墓的了,但现在不能说出我们是盗墓的,所以,只能够编造一个身份工作,萝卜对撒谎这一行当绝对是专家,他笑着吃了一口菜,说:“妹子,不瞒着你说啊!我们呢!其实刚刚从h国回来,在h国那头做了点小买卖回来看看家乡有什么发展。”

颜夕用异类的眼神看了萝卜,说:“哥,你们不是阴阳仙吗?怎么又做买卖。”

我连忙掩饰的说:“我们专职做一些阴阳仙的事情,其实就是做买卖的,阴阳仙能够赚多少钱,再说现在死人都是火葬,请阴阳仙花费又高。原来做过,现在就做点买卖。”

颜夕还是半信半疑的听着,她问:“哥,你们做的是啥买卖?”我心里讲话,这个女孩怎么刨根问底呢!于是跟她说:“妹啊!你这嘴皮子适合当巡捕,这是调查我们来了。”

颜夕这才意识到有点说话太多了,于是腼腆的说:“哥,你看看我,我心里就想知道一些事情。因为我呢,从小就窝在这个地方,也没有见过啥世面,所以,哥你们不要见外。”

我嘴里说着没有事情,心里想着,这个女孩也太心直了,什么都问,什么都打听,真够我受的了。

喝几杯下去,脑袋就有呆蒙圈了,估计是酒劲上来,我连忙喝着茶水,赶紧的解酒,这个时候,萝卜嘴里就把不住门了,他和颜夕聊起了鬼魅的事情,颜夕估计也喝高了,说:“其实啊!在我们这块,也有一个经常闹鬼的地方,没有人敢去,就是鬼市,你知道鬼市吗?”

萝卜当然听说过,鬼市顾名思义就是鬼的集市,鬼市在书中记载,是穿插在阴阳两界之间的一种集市,一般是鬼卖东西,活人买东西,这个鬼卖的东西基本上都是一些墓中的古物,活人去鬼市买东西,就是要买到价值连城的宝物。

一般活人走进鬼市,不能够看到卖家的脸,所以,活人去买古董,都是低着头走路,看上哪个宝物好,问价钱就行,想买给钱就行了,不想买也不要去跟鬼计较,不要被它缠身死亡。

鬼市开启的时间,是午夜的十二点,到凌晨的四点结束,所以去了后要知道鬼市规矩,如果不知道规矩的人误闯到鬼市,很难出来的。

不过现在一般没有鬼市了,很少有人见过真正的鬼市,我也有些惊讶,居然还能够听到鬼市这种的地方。心中不由的感觉有小小的悸动,必须很多年没有鬼市浮现,一个穿插在阴阳两界的市场。

颜夕说的很认真不像骗人的,萝卜是没有听进去,她脸色的突然沉闷起来,有一点悲伤,说:“其实我男朋友就在这里的鬼市不见的。”

萝卜对鬼市不感兴趣,我对鬼市可是非常的感兴趣,于是问她怎么回事儿,她说出了他男朋友进入鬼市的经过。

其实他的男朋友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人,也在一个工厂上班,有一天晚上加班太晚了,他骑着电动车准备回家,碰见一个夜市,这个夜市非常的奇怪都挂着白色灯笼,原来这个地方没有集市的,他没有顾忌太多,就进入鬼市。

因为太累了,也太饿了,所以,想找个地方吃饭,鬼市的也有小摊,他就坐了下来,吃了一碗混沌,给了老板一百块钱,老板把钱交给了他。他也没有想太多,就离开了。

可是到家后,躺下就睡着了,隔天醒来,他想出去买点早点,可是一掏出兜里的钱,是冥币。他没有怀疑那是鬼市,而是认为昨天的老板骗了他,他想到今晚一点找那个老板算账。

等到晚上下班,他又经过这里,还是去找鬼市卖混沌的老板,他找到老板理论,一般鬼市上的人给活人做买卖,也会顾忌活人的感受,所以都是白布蒙着脸,怕活人见到自己,会被自己的怨气所缠身,所以一般会做买卖的鬼,都是用白布蒙着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