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恐怖旅馆(2)

我眯着眼,把兜子放到吧台上,盯了一会儿她们,说:“怎么回事?”

小女孩颤颤巍巍的说:“楼上根本没有人?”我现在心里素质可不是见到鬼就害怕的主儿,我想了想说:“那就是说,你们这家旅馆闹鬼了?”

这句话一说,小女孩的姐姐慌张的表情浮现在脸上,连忙说:“没有,没有的,你住吧!”

萝卜一听到这里,马上计较起来,“如果闹鬼的话,我们可是要退钱的啊!这担惊受怕的,图个啥。”

在我们两个语气强势下,姐姐慌张下说出一句,“我已经找人看了,明天就没有事儿了。”

我一想原来真的有脏东西,刚才我的血灵子只要见到脏东西就发光,看来身上的血灵子刺青是有作用的,我心里想反正也干这行,不如帮助她们姐俩个解决一些事情,于是对这个旅店里闹鬼盘问起来。

小女孩的姐姐,茫然的看着我,因为遇到这样的事情,一般都要找阴阳先生看看才行,现在倒好,看着我们这身打扮,根本不像是阴阳先生,更是来这里旅游的游客,我看出她们的心思,对她们说,“我们就是干这行的。”我从兜里拿出罗盘给她们看,说:“相信吧!”

她们这才半信半疑的说出来,这个姐姐叫颜夕,那个妹妹叫晓彤,她们两个其实也刚刚干旅馆,前任的旅馆老板,估计也意识到旅馆闹鬼就急着转让出去了,她们两个觉得很便宜,就把旅馆给买了下来了。

先开始还是很好的,楼上并没有任何的状况,可是最近一段日子,有客人反映楼上总是听到一个女孩在哭声,有时候在房间里哭,有时候在走廊里哭,吵得客人睡不着觉,于是有客人就出去看了,什么都没有,只见一个老娘们在扫地,也并不在意。

等到回到房间里,还发生同样的事情,有客人住着不满意就找她们姐两个,她们就去楼上看,可是刚到楼上一看,只见走廊的中间吊着一个白色衣服的女孩,眼睛好大,披头撒发。说到这里的时候,晓彤突然的恐惧起来,好像每天晚上都发生这样事情。

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们这些盗墓的见多不多,所以也不怎么恐怖,萝卜在一边说:“放心了,六哥,可是行家。”

于是她们姐两个就找一个阴阳仙看看,其实现在的阴阳仙都是以骗钱为主儿,不过这个假阴阳仙也是倒霉,准备去抓鬼呢!没有想到被吓的半死,跑了出来。这姐两个就发愁了,本来想避避邪呢!没有想到找个阴阳仙也是假的。

她们去找这个地方最有名气的阴阳仙,可是现在没有钱,也请不起,另外,她们原来是在饭店当服务员,攒了点钱,又从家里拿了很多钱才开的旅馆,所以,现在也请不起太贵的阴阳仙,正在发愁着怎么解决,没有想到楼上的脏东西越来越频繁出现。

她们姐两个就把楼上的房间不让客人住,都住在楼下,等到有把钱缓解一下,再请好一点的阴阳仙。

最近她们两个也在打听着这个旅馆曾经出过什么事情,在附近打听到,有人说,这家旅馆经常闹鬼,总是吓跑一些客人,听说里面死的是一个被拐卖的大学生,还有一个人贩子。那个老娘们是拐卖人口的,把一个女大学生给拐卖到这里,又打又是骂的,后来这个女大学生受不了,在旅馆里自杀了。

这个老娘们也害怕起来,想走,可是当天晚上就离奇的死亡,看样子是被吓死的。

我心里想,有这样明目张胆拐卖人口的事情,为什么原来旅馆老板不管,颜夕说,现在的人都是明哲保身,谁管那些事情,都以为她们两个是母子呢!而且那个拐卖人口的老娘们也装的像,所以都不知道。

直到死了后才知道,一个是拐卖人口的人贩子,一个是无辜的大学生。自从这件事情出来后,旅店里就离奇发生一些事情,导致前任的老板干不下去了,才把旅馆快速的转让出去。

我突然笑了,对着她们姐妹两个说:“这点小事情包在我们身上了,不过,你也要给报酬的。”

听到报酬两个姊妹就有点着急了,沉默一会儿,姐姐大方的说:“只要不太高的价钱,什么都好说。”

我看着她们两个估计也是一些创业的小青年,于是对着她们说:“只要能够住一宿就行了。就把今天的钱给免了吧!”

颜夕也是很敞亮,毕竟在饭店做过服务员,觉得认识一些人最主要,于是从吧台拿出一百块钱放到这里,“这是还给你们的。我觉得你们如果真能够做的,这些钱少了点,以后你们来这里,我的旅馆随便住。怎么样?”

萝卜迅速把一百块钱拿到手里,说:“放心吧!妹子,我们哥们儿就是干这个事情的。”

对于这样的事情,可能是怨灵,所以这地方也有怨气,既然是怨气,必须把怨气打散了,我对着萝卜说:“今晚上,咱们就住到楼上,看看她们有什么本事?”

萝卜一听到住到楼上,马上反应是不可以,连连的摇头,这两个姐妹也劝我不要住在楼上,不行白天给做个法式,我心中暗想,干我们这行,哪里趋于形式,要直接了当的,既然萝卜不愿意上去,我借着酒劲夸下海口说:“我今晚住在上面,明天见到我的人,就没有事情了。”

这个姊妹还想劝我,萝卜也后面喊着六哥先别上去了,可是脚步已经到楼梯上,回头笑着对他们说:“没有事情的?不就是两个鬼吗?”这句话虽然说的有点狂,毕竟我身体有着血灵子护身,我已经成了半人半魔,还怕区区的两个鬼不成。

我打开兜子把勾魂伞亮出来,并没有拿出来,而是方便拿出来,我慢慢向走廊走去,刚才把楼上房间的钥匙拿到了。只见走廊的里那个老娘们还在扫地,我笑着走过说:“阿姨,这旅馆不是你的,干嘛扫地。”

她没有回答,还是低着头,突然她开口说话,说:“我在找我的眼睛?”她突然站起身来,只见她的眼睛紧闭着眼角流着鲜血,如果换做旁人,早就被吓死了,但我却还笑着说:“阿姨,你死的好惨啊!”

当她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猛然消失在走廊里,我笑着走到房间里,把兜子放到床上,慢慢躺在床上,隔壁的哭声又开始了,我对着隔壁大喊着:“不就是把你拐卖了,哭个什么?”

隔壁的哭声没有了,有人敲着门,我站起身打开门,突然从门上掉两条白色的腿,惨白的,我摇摇头,说:“妹子,能不能下来说?”

不一会儿消失了,我把门关上,看见我的床上躺着一个女孩,披头撒发,白色的连衣裙,我突然笑着说:“身材不错,怎么了?你是?想要把我吓死吗?就凭借你们这些计量,还能够吓走我。”

忽然,床上的女鬼消失了,门突然打开,那个老娘们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是两只人的眼睛,恐怖的说:“请你用餐?”

我最讨厌这种计量,拿着自己开玩笑,另外,她是一个人贩子,我也最痛恨这样人贩子,没有人性,于是拿出勾魂伞,对着她就砸了下去。她突然又不见了。

我打开勾魂伞放到地上,迅速的拿出罗盘,从天灵盖取下一股火,掉在罗盘上,用手一扫火焰到了勾魂伞,虽然我看不见她,但是勾魂伞会打散她。突然勾魂伞不停在旋转,找了她,她眼睛一直盯着,我用意念控制勾魂伞,嗖一声,勾魂伞飞到我的背后,那靡靡之音迅速传遍整个房间。只听见一个声音在惨叫着,可能是那个老娘们魂魄被我勾魂伞打散了。

可是勾魂伞还在追击另一个怨灵,房间的一个角落里,她现身了,她眼睛开始发白,想向我攻击,她被勾魂伞所控制住了,在伞下不能动弹。突然我的背后好像有一双眼睛盯着我看,我的血灵子开始发红,看来我用血灵子把她制服得了,我猛然回头,要用身上血灵子。

可是我看见这个鬼,突然跪在我的面前,说:“哥,请不要打散我。”在勾魂伞下那个白色的怨灵慢慢消失了。

这个鬼是什么呢!它们两个长的都是一样,它慢慢站起说:“我是被我怨气困在这里,我只想回家看看我的家人,然后消失,哥,请你不要打散我,那只是我的坏面,现在是我的好面。”

我明白了,原来这个女大学生死掉后,怨气生成一种的怨灵,是怨灵把那些客人吓跑的,而且还控制那个老娘们儿的魂魄,看来再委屈的死,也是有好与坏。

我可怜这个女大学生的遭遇,她只是想见到她的父母,看一眼就是消失,而且吓唬人的事情,都是她身上的怨灵所造成的,既然这样,我就把她送回去。

我问这个女鬼的家在哪里?她告诉了她的家里在南方,我拿出罗盘,说:“我送你回家?把你八字给我。”

她把她的生日给了我,我在罗盘上调节一下,又扫下一股火放到上面,对着她说:“你到我的罗盘上来?”

她变成一股鬼火到了罗盘上,和我那股火在罗盘上不停的旋转,我用手一扫开,那股火飞了出去。她魂魄现在可能在家了,如果怨气肯定会出怨灵,怨灵会控制魂魄不让它的回家,永远留在有怨气的地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