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恐怖旅馆(1)

吉森的那些手下都是一些唯利是图的家伙,在雷华秋夜明珠的诱惑,他们暂时的服从了我们,准备把我们送到h国,而且他们也放掉了陈老怪,放了掉陈老怪后,他在手机上问,准备去哪里?

其实我更想回到国内,毕竟外面的生活适应不过来,另外,我和朴吉美的事情,由于那个图腾没有了,所以她可能已经不认原来的事情,即使和她睡过觉,现在的她估计也不会承认了。我并没有把那些不堪入目的事情告诉陈老怪,觉得他安全就好,有机会再相见。

萝卜其实也想回去,必须在外面漂泊着也不是那么回事。可是想到王爷府墓的时候,他有点胆怯,怕回去后出现一些事情,估计没有任何的事情了,因为到现在还没有出事,陈教授他们也不可能忘恩负义吧!做出违反道义的事情。

我感到没有事情,让萝卜放心,如果有事情,早就通知咱们了,就算陈教授不通知,陈丽双也会通知咱们的,决定放心大胆的回去。

朴吉美还想回忆着最近一段日子发生的事情,我告诉她,不要再回忆了,有一些事物忘记比留在记忆里好,我感觉是那样,她也只是点点头,但她看我眼神好像出神,可能有一些记忆在她脑海里模糊的浮现了。

船慢慢的行驶到的h国境内,终于回来了,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快,又是那么的惊险,雷华秋想把我血灵子用仪器给收掉,被朴吉美拦住,说:“血灵子是降头,拿掉降头,他也会死掉的。就这样吧!控制点情绪比较好。”

我也是点点头,靠近了港口,我们都纷纷的下了船,孔永浩已经在港口等候多时,接着我们到了朴吉美的别墅,我觉得应该抓紧回去,不能够在h国呆着,孔永浩也点迷糊了,他是不知道发生什么的,但又不好问。

朴吉美回来发现自己的房间里,全部是双人的被子,有点不解问,谁和自己睡在一起,孔永浩想解释被我拦住了,其实作为一个负责人的男人,应该承担对这个女孩的一切,但她不需要我们承担太多。我让孔永浩抓紧时间把我们到边境,回到我们的市里。

孔永浩一切都安排妥当后,想征求一下朴吉美的意见,还是让我给拦住了,我觉得没有必要了,在临走的时候,我又望向别墅,仿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在孔永浩的车里我突然笑了,笑我们这次的行动,实在是太不值得了,如果非要算个值得的话,要能够说,把陈老怪救了出来,我身上又中下了血灵子。我在想一件事情,就是朴吉美打开墓门的钥匙是塔姆兰,而且郑和墓却在海上,这两者有什么关系?我思考着塔姆兰的位置,还有郑和墓的位置。

奇怪的发现两个位置一个是阳,一个是阴,难道是有高人故意建造这样的墓,不可能的,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的疑点,这么多谜团困扰着我。不过萝卜和孔永浩的聊天打破了,管那么多干什么,世界上事情多了,何必在意那些呢!

孔永浩问我们回去准备干什么,萝卜确实没有想好干什么,我们回去后只能够隐姓埋名了,不能够再掺和一些事情了。回去再说了,经历这么多,只能够干点像样的事情了,比如做个买卖,现在有了闲钱,萝卜想开一个古玩店,我觉得也可以,不能够总是来来回回的跑。毕竟盗墓不是一般活。孔永浩说,你们是不是退出盗墓界了。

我沉默不语,人在江湖,怎么会由得自己呢!到时候再说了,一般这样的事情。不过现在最想做的是,抓紧的安稳下来,不能够这样跑了,一想到盗墓,就想到死去李慕妍,还葬在h国,不行,回去再葬一回,萝卜说我这是瞎折腾,我感觉欠她的。

萝卜突然想到那个古人司马婉儿,说:“六哥,不如你和那个古人凑合的过一辈子吧!”我呵呵一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就这样在车上聊着,进入蔚州,去蔚州蛇头聚集地,这些蛇头如果从国内运人到这里很便宜,如果从这里向回运人非常的昂贵。

不过这些事情,孔永浩都打点好了,我和萝卜坐上了蛇头的汽车,孔永浩给我们买了充足的食物放到车上,我和萝卜很感谢他,车慢慢开动了

不到三天时间,蛇头的车已经顺利通过的草原的边界线,到达国内,他们只能够送到西旗,我和萝卜疲惫的下了车,抓紧拦住一辆开往西旗的运羊的卡车。卡车是开往西旗县城的里,萝卜给司机一些的韩元,随后下车了,司机都蒙圈了。

因为太过的疲惫,所以尽快的在西旗的宾馆里住下,其实这座县城没有好的宾馆,高档一点,怕引起注意,所以,想找一家旅馆住下。

临街正好有一家旅馆,我和萝卜二话不说进去,这家旅馆虽然很小,但环境还很好,又干净,已经到了晚上,前台的是一个老娘们,萝卜把钱交给她,她看着韩元感到很难为,幸好这个地方消费低,萝卜身上正好有几百块钱的人民币,两个人一百块钱住一次,我觉得这样还是可以的。

我们的房间在楼上,我和萝卜走到楼上感觉有点不对劲,楼上基本没有任何人住宿,可能都是空房子,看着走廊的灯总是忽明忽暗,我胳膊的上血灵子不断发光,我感受到这家旅馆有鬼魅一类的东西,可是钱都交了,再说,我们都是盗墓的,还怕一些。

找到我们的房间,我和萝卜进入,把包放到床上,准备出去吃饭,可是听着隔壁的房间有哭的声音,管不了那么多,我现在饿的不行,于是我和萝卜抓紧到外面的小馆子里,这里特色当然牛排和烤全羊了,因为钱不是很多,只能够吃点串,要点奶茶和麻叶儿,吃了起来。

觉得还不够爽,又喝了点酒,这真是回家的感觉,吃什么都香,原来出海在船上只能够吃一些鱼类,所以见到这些食物,如同见到亲人一样,吃起来格外的爽,酒足饭饱后,萝卜打了一个饱嗝,把账结算了后,我们慢悠悠的回到旅馆里。

可是到了旅馆前台,发现旅馆前台是一个小女孩,我和萝卜刚要上楼,小女孩就把我们叫住了,“住店在这里登记?”我和萝卜酒量还是可以的,应该记得刚才那个老娘们已经把钱收了,为什么还要收钱呢!萝卜跟这位小女孩计较起来,“我说老妹儿啊!我们刚才过来的时候,已经交钱了。不信,你看看登记?”

这个小女孩把登记拿出来后,我们打眼一看,确实没有我们登记,萝卜又问:“刚才一个阿姨给我们登记的?”

这个小女孩十七八岁,估计也不会怎么样对待客人,“不会儿吧!我们家旅馆没有阿姨,除了我,还有一个姐姐在这里,我姐是负责打扫卫生的,我是看前台的,哪里有阿姨,你是喝醉了吧!”

难道刚才的事情是幻觉吗?我带着笑容来到吧台,说:“老妹啊!我们确实交钱了,你看我还房间的钥匙呢。”

我拿出房间的钥匙放吧台上,小妹妹看到钥匙,眼神开始恐惧起来,于是喊着在里屋的姐姐,她的姐姐出来后,看到钥匙也开始恐慌起来,随后连忙赔笑着说:“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这个房间你们不要住了。好吗?你交钱,我知道,我给你安排楼下的房间,可以吗?”

我听着有点不对劲,想问问怎么了,小妹的姐姐笑的很难堪,算了,实在太累了,不行就换个房间吧!但是我们的兜子还在房间里,而且里面有一把宝剑,那是这次盗墓的成果,正在我想着说,上去拿东西的时候。萝卜对着楼梯口上喊着:“阿姨,你下来,这是怎么回事?”小女孩向楼梯口看一下,没有人,随后非常的恐慌。

好在楼下有一些人住着,走来走去,估计感到萝卜喝醉酒在闹呢!我也向楼梯口看一下,确实没有人,随后对着小女孩的姐姐说:“我们上去把东西拿下来,再给我们开一间房,太累了。”

我是什么都不怕,我让萝卜在下面等着我,我上去房间里拿兜子,我来到二楼,走到我的房间外面,看见走廊里那个老娘们正在扫地,我没有搭理她,估计她是一个打杂的,说的不算,我打开房间的门,把兜子刚拿上,就听到隔壁的房间里,有一个女孩在凄惨着哭着。

我没有多想,虽后拿着兜子走出来,那个老娘们还在那里扫地,我仔细一看,地面很干净,为什么还扫地呢!她有病吧!

我拿着兜子下来了,来到吧台,问开好房间了吗?小女孩和她的姐姐惊讶的看着我,我奇怪的问她们两个怎么了?

小女孩把钥匙交给我,没有说话,我心嘀咕这家旅馆怎么这么奇怪,人都非常的奇怪,跟个傻缺一样,我突然的说道,“我那个隔壁有人住,好像是一个女的,还哭呢!”这句话一说,小女孩和姐姐的脸色惨白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