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死亡墓道(3)

前方的黑暗不敢试探了,本想把我的心魔打散,却无从下手,当下定决心打散心魔时,它却不见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四处黑雾,让我感到头昏脑涨的,我拿着手灯慢慢走着,想把萝卜找到,我发现我越走越远,就像一条无尽的索道一样,一直通向冥渊。

我站住了,拿出罗盘看着上面指向,发现指针不断乱颤,难道这个地方的磁场如此强烈,居然能够迷糊我。我眼睛朦胧起来,想竭力的睁开,却根本不清前方。

突然一阵强光下,一切都变的光明起来,前方是一片白色,我慢慢的走了进去,当走进去的时候,发现我被穿越了,在一片山清水秀的地方,一个木屋,木屋的旁边是一片湖水,在湖水另一面有一小船,小船的上面站着一个女孩打着伞,我仔细的看了一眼,原来是司马婉儿。

她露出古代拥有的气质,笑着对我说:“文,快过来。”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脚下忽然有一只小船,慢慢的靠近司马婉儿的船,她带着媚笑,一直在叫着,文,快过来。她怎么会出现这里,难道这也是心魔。我感到这一切都是假的。

心中突然点燃一团怒火,这怒火的来源不是我本身,而是胳膊上的血灵子,不断在发着光,它一发光,我的身体就不受控制,那个司马婉儿也是假了,一种力量,或者幻觉。我极力控制一下血灵子的力量。我拿出勾魂伞,紧紧握在手中,当我脚下的小船和司马婉儿小船靠在一起。我飞身跳了过去,一勾魂伞就砸了下去。

当我砸下去后,一阵强烈过后,我发现我还在那个墓道里,我四处看看,继续向前走着,突然前方出现一个人影,从远到近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怎么会是萝卜,萝卜带着诡异的笑容说,六哥,我拿到夜明珠了,你看。只见萝卜手中有一个血淋淋的人头,这个人头是吉森,他的眼睛还在流着血。

我又是一勾魂伞打了下去,萝卜根本没有胆子杀人,一定心魔作怪,这地方肯定是磁场反应及其严重的地方,看来真不应该选择这个入口走。

我在原地开始思考,怎么样走出这个磁场迷宫,要不然永远的都困在这里,我把勾魂伞放到地上,拿出罗盘,从脑门上扫下一股鬼火,现在的火可不是很微弱了,因为有血灵子的怨灵在身体里,我这股火是红色的火焰,我放到罗盘上,只见罗盘都变成红色。

我看了一下,罗盘的指针,用手一扫罗盘上的火焰,火焰掉在勾魂伞上,我用意念默念着,“开路。”勾魂伞迅速的旋转起来,飞在半空中,向前方走去。

勾魂伞也变成了红色的,红色的火焰在伞叶上旋转着,黑色的迷雾也没有了,可是还能够听到一些熟悉的声音在招呼我,我没有理会这些声音,只是一些心魔罢了。

到了前方不远的地方,我看见几具人的尸体,这些人的尸体,也是外国人,从他们的死相来看,可能这些人也是想通过这条墓道通往大墓里,却被这里的磁场影响到脑电波而死,他们都冲上墓墙,自己杀死的自己。

看这个地方确实有点恐怖,不是一般人能够走出去的,我不能够向前开路,可能萝卜他们在还在后面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想到这里,我又飞快的向后走去,走了没有多长时间,我突然看到了萝卜,他在那里发疯呢!他手中本来没有夜明珠,他的意识是在捧着夜明珠,他狂喜着,好像旁边有人在抢他的夜明珠,他不停在乱开枪,最好拿着枪要对着自己的脑袋打,我飞快来到跟前把他的枪抢了下来,抓住他的胳膊,大喊着:“萝卜,醒醒。”

可惜的是,并没有什么用,我又从天灵盖上取下一丝火焰,点在他的天灵盖上,这回他不在胡闹了,而是闭着眼睛晕倒在地上,我从前方听见几声枪声,可能是他们都要自杀死掉。

我快步走到前去,一看,有几个吉森的手下,在互相的开枪,射着对方,吉森坐在那里,很安详的看着他们,嘴里还在说着,干掉它们,快点,快点。哈哈……

看来这里被磁场效应搞的不可理喻了,没有时间全部救下来他们,我用强烈的意念推动勾魂伞把他们全部打昏过去,其实有几个人已经身中数枪,根本救不活了,与其让他们很痛苦不如了结了他们。

我拿出手枪对着那几个及其痛苦的吉森手下,一枪一个打死在这里,我感到这个地方,磁场非常的强烈,已经超出人的想象,如果不是我有怨灵的血灵子附身,估计早就死在这里了。

吉森也被打昏过去,现在所有的人都昏死过去,我只能够在勾魂伞的庇护下把他们都叫醒。

我突然一脚踩在一块晃荡的石砖,我把石砖掀开一看,我的天哪,地下全部是一种罕见的磁石,可能这个墓道里是地下磁场,怨不得一进入就出现迷踪的错觉。不行,要尽快叫醒他们,尽快离开这里。

我使劲的晃动着萝卜,萝卜慢慢醒来,一看是我,六哥,哥们儿害怕。刚才发生了什么,我看见许多死去的人,我还以为哥们儿真的死了呢!

我没有管萝卜,我又去叫醒吉森和金允浩他们,他们除了有点头疼以外,其它没有别的事情,我也有点头疼,可能是这个地方影响的。

我让他们跟着我走,勾魂伞在前方开路,金允浩还在吹牛的说,要是他的仪器在的话,早把这块磁场反应收起来了,我冷笑的说,你看看你的脚下是什么,他说,脚下是石砖。我让他把一块石砖揭开,他揭开石砖后,脸色苍白的无语了。

我心里想,他们就是有我这个被下了降头的人在,才能够躲过一劫,要不然早就死在这里了。还在那里装什么大头蒜。装得还有模有样的,没有我,死过几次不知道。

吉森过来对我说:“方先生,现在向前走没有事情吧!”我看了他一眼,当然没有事情,有我在,你怕个毛。

我们慢慢的向前走去,当走到不远的前方,我们看到惊人的一幕,整个的墓道里全部是一些白骨和骷髅,一直延伸到那边的尽头,说起来确实不害怕,要真是见到有那么多人死在里面,估计心里素质再好,再不怕死的,腿脚都有点不好使,

吉森问我还继续向前走吗?这不是废话吗?都已经来到一半再退回去,不被玩死,也得累死了,我示意向前走去,从这些白骨上走过去,白骨上慢慢走过去,萝卜问我,这些是不是陪葬的。

我笑着说:“陪葬,陪什么葬,这些都是想去郑和墓死的人,你没有看到有一些衣服都是现代人穿的嘛?咱们如果不幸的话,估计也被人踩在脚下。”

我这句话一说,萝卜打了一个机灵,估计是害怕的,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没有事情的,有我在你怕什么。”

这个地方真是白骨如山,估计很多来这里的人都死在里面了,我又看到许多的盗洞,估计有人是从另一个地方进来的,不是从正面进来的,来到这里就死在这里了。

又走出很长一段时间,前方地上的白骨越来越少。感觉这里的氧气非常的通畅,估计有一些通风的墓道,给这座大墓在输送氧气。

可是前方不远的地方,墓道的旁边,出现一个一个的墓洞,墓洞不算很深,能够容下一具尸体,恰好每个墓洞里都是一具古人的干尸,这些干尸估计是陪葬的,全部是一些太监和宫女,看着有点瘆得慌,虽然已经死掉了,但感觉那股古老恐怖的气息还在,好像他们都活着一样。

我四处拿着手灯照着,这些人死的很安详,估计是在死前给罐的药,他们死后才这样的安详,要知道陪葬的人都是被活活的憋死的,死相很难堪,这里的大墓有通风口,肯定憋不死人,但也要陪葬,所以,只能够生前灌药安乐死。

一般这种安乐死都是一些草药,这应该感谢李时珍的本草纲目,那里记载着关于安乐死的草药。

一排接着一排的看着像是宫中一样,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郑和好像是一个航海家,不是一个皇帝,他是一个太监,净身的人,而且他出海是为了寻找他所信的教的圣地。

那这里的陪葬架势,好像是一个皇帝死掉了一样,难道不是郑和的墓,这要是一个皇族大墓,肯定里面值钱的东西多了。

我心里窃喜起来,萝卜在我旁边念叨着,六哥,你看看这些宫女和太监,面的墓是不是皇族的墓。

我笑着说,我也在怀疑这一点,不是郑和的墓,肯定另是一处墓地。我只是说可能,只有打开墓里才能够看出里面到底是什么样人的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