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你到底是谁?

当我睁开眼那一瞬间,只看见一道白光,就在一个棺材里,但这棺材里还有一具尸体,尸体居然是自己,忽然另一个我的尸体,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转过头带着诡异的笑容看着我,我和它的距离紧紧贴着,它的脸转过的时候,我的脸正在看着它。

故作镇定的死死盯着另一个我的死人脸,它的眼睛盯着我,那笑容仿佛在告诉我,这就是我死的样子,或者又预言着我已经被那群阴兵给活埋在地下。此刻我的恐惧已经渗透到全身,当恐惧之极的时候,物极必反的原因使得我大喊起来,而我的声音,证明这我还活着,“你是谁?”

它带着诡异笑容地回答,“你是谁?”我想远离它,不停在棺材里蹬腿,可惜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无功,尤其在棺材里那股腐蚀的味道甚是难受,瞬间击垮我的意志,而意志却是那么的柔软,要不咔嚓地让我昏过去,要不让它掐死我,偏偏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困住我。我看着我自己这张死人脸又大喊着:“你到底是谁?”

它还是跟我说的一样,只是语气带着窒息的沉闷,“你到底是谁?”我快崩溃到死亡的边缘,又大喊着:“你到底是谁?”它转过脸去,不在看我,也没有回答,静静地躺着,我想再挣脱一下,突然它奸笑起来,又转过头来,对着我说:“我是你呀!方启文儿。”

哈哈哈……

只听那笑声,刺痛我的耳朵,昏死过去,不一会儿,被一个人叫醒,“小六儿,小六儿,醒醒。”

醒来之后我还以为在棺材,不停蹬腿,大海用力按住我大喊着:“小六,镇定点。它们走了。”

仔细一看,我还是在死人沟里,四周瞭望一下,“刚才发生什么了?那些鬼呢?”

“时辰过去了。没有了。”

萝卜躺在一块岩石上,我站起身感觉昏昏沉沉的,慢慢走到萝卜的跟前,想叫醒他,被大海给拦住,“萝卜,被阴兵给带走了。”

“我靠,是不是萝卜死了?”

“刚才,要不是我用勾魂伞,把你的魂勾回来。你也得像他一样。我叫你们不要跑,闭眼等待时辰过去。你们怎么回事。好在我带了勾魂伞。”

大海来到萝卜的面前,转动着勾魂伞,极乐之音在沟里回荡着,越转越快,大海的冷汗不停地流淌着,萝卜突然地站起来,大喊着:“鬼呀!鬼呀!我的那个儿天呐儿。”他开始转着圈跑,大海把勾魂伞收起,我不耐烦地大喊着:“你瞎喊个大吊。”

萝卜看见我和大海,恢复一下被惊吓的状态,快步走在我的面前,抱住我就哭开了,“六爷,哥们儿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没有想到咱们还能见面。”

“去你大爷。”

天色已经是下午三四点钟,稍作休息,大海带很沉闷的心情,“快走,这地方,也太邪门了。怎么会出阴兵。”

我和萝卜哪有心情再讨论阴兵的事情,都想尽早离开这个地方,刚才那个噩梦太真实,真实的让我以为就是自己死掉。

三步并作两步像落逃一样跟在大海的屁股后面,经过一些坟地,萝卜就躲在我和大海中间,生怕出现鬼,我想问问萝卜,他刚才的魂魄去哪里了,但怕萝卜更加的害怕。路上三个人没有说一句话,回到村上。

来到大海的家里我和萝卜也没有说话,可能是被吓破了胆子,沉默十分多种后,大海笑了起来,“我给你们两个倒点蛇胆酒,压压惊。不过,这段日子遇到太邪门的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