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来自诺克萨斯的法师

“克卡奥将军,她就是你的人选?”

一处沾染肃杀之气的军账内,在一众身披铁铠的铁血军人中,有两人显得格格不入。

刚刚发声的瑞恩正是其中之一,蓝白色的礼服穿在他身上,完全不像一名身处战场的战士,反倒是像一名游玩的贵族。

此刻他正用审视的目光看向进入营帐的少女,酒红色头发,姣好的身材只用黑色皮甲简单遮住,冷若冰霜的面庞带着坚定。

“梅雷迪斯阁下,卡特琳娜由我一手培养,她有足够的能力完成这次任务。潜入敌方营帐,击杀德米特里厄斯。”

坐于军账首位的杜•克卡奥是名面容刚毅的中年男性,他说出的话语里带着不容置疑。

“遵从您的意志,克卡奥将军。”

瑞恩见对方态度坚决,微微躬身不再多言。

这里是诺克萨斯的营帐,作为诺克萨斯人,从来不会吝啬时间等待他人的自我证明。

他在这名叫卡特琳娜的少女中看到了如刀锋般的坚韧意志,而且白皙皮肤上的一道道疤痕,无一不彰显着少女的实力与努力。

可惜,这柄刀刃才刚磨好,还太新,不一定趁手。

望着对方带着不服离去的背影,瑞恩发出了一声悠然叹息。

在其余将军离开营帐后,杜•克卡奥面对淡然坐于位置上的瑞恩,眉头皱起:

“梅雷迪斯阁下,不朽堡垒中流传着你慧眼识人的传闻。卡特琳娜是我最出色的长女,被人誉为必定超越我的天才刺客,我不理解你的担忧。”

“她足够的出色,但这是她第一次任务吧。”

瑞恩嘴角挂着丝丝笑容,右手拇指与中指交错,打了个清脆的响指。

倏忽。

流水涌入到他与杜•克卡奥中央,聚集成一团后铺开,形成了宛如镜面的圆形。

水波荡漾,宛如镜中看花。

涟漪泛起间,影像出现在了镜面中。

在水镜内,卡特琳娜背负两把锋利的匕首,宛如暗影舞者,隐匿在静谧的黑夜中,悄无声息。

不过半刻钟的功夫,她便成功摸入了敌军营地,并朝着其中最大的营帐潜伏而去。

“年轻,总会有自己天真的想法,以为自己实力足够杀死对方指挥官,以为自己能够主宰战争的走向。”

瑞恩不顾杜•克卡奥面色铁青,嘴角依旧挂着从容的微笑。

卡特琳娜的任务很简单,刺杀一名叫德米特里厄斯的敌军小队长。而她所潜行的方向,却是敌军指挥官的营帐。

夜色的掩盖下,卡特琳娜避过了重重障碍,一跃潜入了指挥官营帐内,双眸看着床榻上熟睡的敌军指挥官,眼神里带着嘲弄。

瑞恩看着这一幕,眼神中带着趣味。初生牛犊的小家伙们总喜欢自以为是,为什么不多用脑子想想呢。

诺克萨斯为了战争的胜利可以利用一切手段,但既然是刺杀,为何要杀一名普普通通的小队长,而不是军队的最高首脑指挥官。

克卡奥的大小姐,需要走的路还很长啊。

唰!

水镜显示的画面中,卡特琳娜一手捂住对方面部,另一只手持匕首轻轻在脖颈划过,伴随着刀锋刺入皮肤,指挥官眼睛瞪的老大,鲜血浸染了被褥,不过数息便没了声息。

远处的诺克萨斯营帐内,杜•克卡奥目睹了一切,反倒是面色更为难看:

“梅雷迪斯阁下,你的判断是对的。”

“她太想证明自己,证明有实力亲手结束一场战争。但谁又能想到,对方的指挥官是名庸才,而德米特里厄斯才是真正棘手的存在。”瑞恩微微摇头,“关键是,以她稚嫩的实力和拙劣的潜行,已经没时间再去刺杀德米特里厄斯了。”

“哼,葬送好局的蠢货。本该无损结束的战争非要再生事端。”

杜•克卡奥双手重重拍击在水镜上,将其内卡特琳娜那张充满喜意的脸庞彻底拍散,脸上带着怒火。

刺杀目标的更换,将决战的时间...提前了。

“在出发前,我明明已经提醒过她这次任务目标的重要和危险程度,结果却是个只知道胡来的废物。”

说罢,杜·克卡奥站起了身,就要朝着营帐外走去。

“克卡奥将军,你打算怎么做?”

“亲手宰了德米特里厄斯,紧接着送那个废物上路。诺克萨斯不需要失败者。”杜•克卡奥步伐未停,浑身散发着刺骨的冷意。

他是诺克萨斯的战争狂人,最为杰出的才能并不是那宛如艺术的战争指挥,而是他本身就是诺卡萨斯刀最锋利的刺客。

“我们不应该这么苛刻,每个人都不是天生的成功者,我相信她心还向着诺克萨斯。而你,克卡奥将军,或许也该做出选择了。”瑞恩依旧如贵族般优雅,嘴角洋溢着些许淡笑。

杜•克卡奥出营帐的脚步微微顿住,他听着营帐外愈发喧嚣的声响,冷冷回道:

“梅雷迪斯阁下,我需要一点时间。”

“崔法利愿意给你时间,接下来的演出,将是我们的一点诚意。”

瑞恩站起身,将右手的白手套褪去,露出了无名指上戴着的深蓝戒指。

嗡!

戒指伴随着瑞恩的扭动,骤然间亮起淡蓝色的微光,一个巨大的法阵以瑞恩为中心升起,其上雕琢有各种未知的符文。

蓝白色礼服的衣摆随风摆动,瑞恩站在法阵的中央,法阵和符文缠绕在他的身旁,宛若奥术的君王。

蓝色的奥术光芒从营帐内冲天而起,于天空中四散开来。

霎时间,电闪雷鸣,天空竟是飘下了点点黄色的雨滴。

这些雨滴自天空落下,却仿佛违背了物理常识,朝着一群摸黑朝诺克萨斯营帐冲锋的军队涌去。

军队的领军将领是一位骑士,银白色重铠,骑乘在同样被重甲包裹的战马之上,他正是恕瑞玛的英雄-德米特里厄斯。

轰隆!

天空再次霹雳乍响,黄色雨滴如瀑布般将恕瑞玛的军队包裹。

恕瑞玛的士兵纷纷被黄色的雨滴击中,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大片大片的战士倒下,仅有德米特里厄斯依旧在无畏的发动着冲锋。

但黄色的雨点透过盔甲的缝隙早已侵蚀到了他的肉体,他隐藏在铁盔内的面容已然被黄色雨点侵蚀到腐烂,双目更是满带着悲怆,握持骑士重剑的手都在颤抖。

但哪怕是如此,他还是猛地一夹马背,继续保持着冲锋的步伐,欲要冲入早已严阵以待的诺克萨斯军阵中。

“诺克萨斯!!!死!!!”

带着必死的决心,德米特里厄斯孤身一人冲入了诺克萨斯的营地,手中重剑奋力挥舞,将一名名诺克萨斯士兵击倒。

这一刻,他宛如战神,屹立于万军之中,绽放着属于自己的光热。

骑士的马早已被长矛刺倒,但他依旧挺立在士兵的包围中厮杀,企图在临死前多带走几个敌人,

瑞恩走出了营帐,静静在一旁看着,眼神中带着毫不掩盖的欣赏:

“德米特里厄斯,值得被称作是诺克萨斯的对手。”

他手中戒指散发的蓝光减弱,天空依旧飘着雨,但却没了之前那带着腐蚀的黄色。

诺克萨斯敬重一切强大的对手,每一位并非懦弱之人都值得敬重。

战场上,德米特里厄斯依旧在做着最后的抵抗,但瑞恩已经没有了出手的想法。

现在该是杜·克卡奥出场的舞台,为了给这场突发的战役画上终止符,也为了弥补他那年轻女儿犯下的错误。

“卡特琳娜,会是拉拢他的关键吗?老上司啊,你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呢。”瑞恩叹息道。

嗤!

一把利刃插入了德米特里厄斯的盔甲缝隙,赫然是杜•克卡奥亲自出手。

作为诺克萨斯现任最为强大的刺客,他宛如幽灵般消失、再出现、又再次消失...

每一次的现身,德米特里厄斯身上就会多一道伤痕。

轰隆!

天空降下一道惊雷,照亮本已昏暗的战场。

这一次,将是杜·克卡奥的最后一次出现,他大方的站在了德米特里厄斯的身前,在对手愤怒但却无力的目光中,将手中那一点血渍都未沾染的长剑,一点点送入了对方的脖颈。

杜·克卡奥面无表情的斩下对手的头颅,将其举过头顶,环顾了一圈站在周围的士兵:

“诺克萨斯,即将崛起!”

周围的诺克萨斯士兵同时神色狂热的举起了武器,齐声大吼:

“为了诺克萨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