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等陆斯淮回家

他的声音并没有压的很低,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

躺在病床上面的程娇娇刚好可以听得见。

八年前,程言刚来程家,父亲和母亲兴高采烈的告诉她说这是她的亲生妹妹,在她刚出生的时候,就被坏人掳走了,刚找回来。

也是那个时候他们突然从平民窟搬进了豪华的别墅里。

程言怯生生的,脸上黑不溜秋的,穿着土里土气的衣服站在客厅中,里面的装潢都是很昂贵的,但是并不违和。

当时程娇娇只有16岁,仅比程言大一岁。

程娇娇还好奇了好久,怎么可能有比自己小一岁的妹妹,可是后来在意外之中她偷听见李莲英和程建军的对话,才知道程言不是他们程家的女儿。

可按照李莲英的性子,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收养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想来肯定和父亲口中的那个人有关。

李莲英转头,恶狠狠的瞪了程建军一眼,语气有些着急,“你胡说什么呢?”

程建军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虽然他们搬进了别墅,过上了有钱人的生活,但是程言也给他们家带来了不少的祸事。

身边的亲戚朋友突然离世,去赌、场赌、钱也会输得一塌涂地,几年了,不知道舍了多少在里面。

还被断了一根手指。

也会被人经常追杀,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直到程言没有在程家住了才消停下来。

程言到底是什么人?

李莲英见程建军面色凝重,语气有些不好,“好了,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好好想一想怎么教训程言,这个死丫头敢欺负我的女儿真的是活腻了。”

“妈妈,言言也不是故意的……”

程娇娇低着脑袋在为程言辩解,这无疑是增加李莲英对程言的愤恨。

“娇娇,你别管不教训她,她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李莲英还在安抚程娇娇。

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马劲松也是十分的赞同李莲英的话,刚才被程言挂断了电话,心里着实不爽。

“娇娇,你好好养身体吧,其他的你就不用管,等你出院了,我们就订婚,反正我喜欢的是你,程言既然不懂的珍惜,那就算了。”

听着所有人向着她,痛恨程言的话,程娇娇别提有多开心,但是她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欲言又止,“可是劲松哥哥,妹妹怎么办?”

“别管她!”

马家在京都也算是豪门了,虽然不能和四大家族相比,但是在京都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听见他说要娶自己的女儿,李莲英瞬间乐开花了。

“劲松啊,你说的可是真的?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你可不能欺负她!”

李莲英立刻把程言的事情抛到脑后,露出了一个温婉贤淑模样。

“伯母,你放心吧,我一定好好的照顾娇娇的,不会让她受欺负的。”

马劲松信誓旦旦的保证着,李莲英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后面在病房里面又陪了一下程娇娇,马劲松才离开。

他一走,程娇娇就从床上走了下来,李莲英正想拦着,只见程娇娇把身上的绷带全部都拆了下来,脸上只有一个刀痕,痕迹消散了很多,“终于走了,热死我了。”

“娇娇,你这是……”

李莲英看着女儿的这个样子,心中大概有了猜测。

“妈妈,我要是不这样,劲松哥哥也不会这样厌恨程言。”

李莲英不可置否,也没有责备程娇娇,反而是十分的赞成程娇娇的做法。

这样得到了马劲松娶程娇娇的承诺,让他们马家在京都的地位又上升了一个档次。

*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一轮明月出现在深蓝色的夜空中,白而净,圆而亮,犹如一个大圆盘。

程言独自坐在院子里,仰望天空,月亮高高挂着,星星一闪一闪地眨着,一切是那么的宁静,那么的美妙,可是现在程言却无心欣赏。

从中午陆斯淮离开水云涧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给他发消息也没有任何的回复。

想去陆氏集团找他,门口的保镖也不让她出去。

程言坐在秋千上,一晃一晃的,“不行,我不能再这里干等着。”

她一定要出去找陆斯淮。

程言四处看了下,没有看见人,刚起身,就听见了林红萍的声音,“小姐,天黑了,进屋休息吧!”

程言准备悄咪咪偷跑出去的脚步一顿,转头看向林红萍,有一种偷跑被抓包的窘迫。

似乎林红萍也看出了端倪,道:“小姐,你要去哪里?”

“没……”程言赶紧否认,“我正准备回屋呢!”

“天黑了,有点冷!”

说完,程言一溜烟的就跑进了别墅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呆滞的仰头看着天花板。

还在院子里的林红萍有些疑惑,现在正值酷夏,即便是晚上也是很热,怎么可能冷呢?

难道程小姐生病了?

那可不行,我得赶紧告诉少爷。

林红萍拿出手机给陆斯淮打了几个电话,都无人接听,最后给陆斯淮发了一条消息:少爷,赶紧回来吧,程小姐生病了。

随后,林红萍走进屋里,然后准备去厨房准备给程言煲一点汤,养一养身体。

要是身体坏了,怎么生小小姐或者小少爷?

两个小时候,林红萍把煲好的汤放在程言的面前,看了一眼时间,道:“小姐,你喝点汤,就去休息吧,太晚了,熬夜对身体可不好。”

“好!”

程言伸手接过林红萍递给她的陶瓷小碗,喝了一口,看着林红萍一脸笑盈盈的站在面前盯着自己,程言有些不好意思,放下碗,轻启红唇,“林妈,你去休息吧,等我喝完我来收拾就好了。”

“那可不行!”

林红萍拒绝了程言,亲眼看着她喝完了,收拾好了,又催促着程言去休息后,才离开。

程言有些无奈,又等了陆斯淮一个小时,还没有见到人回来,程言有些昏昏欲睡了。

最后,终于抵挡不住困意的来袭,程言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凌晨两点,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在水云涧停了下来,陆斯淮阔步朝着别墅走去。

刚才在开会,没有接到林红萍的电话,一结束会议打开手机,就看见了她发的消息,一刻都没有耽误,立即赶了回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