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程言是小男孩儿的妈妈?

很快,崔会烈就开始着手去调查此事儿了。

陆斯淮走到程言的面前,摇了摇头,“找不到关于他的任何消息。”

意思是不知道他怎么来的这里,我不知道他的亲生父母……

“刚看的监控?”

程言眉梢皱了起来,低头又看了一眼怀里的小男孩儿,看着他睡着了,心里一片柔软。

陆斯淮点了点头。

怎么可能?

这种大型的商场遍地都是监控,不可能没有一点消息都没有啊!

“那监控又被销毁的痕迹吗?”

程言又轻声道。

只要有,那她就可以把它恢复好。

这个时候顾之囿也蹦跶了出来,“对呀对呀,有吗?我可以帮你恢复。”

可是只见陆斯淮摇了摇头。

“小言子,这个小男孩儿好像很依赖你。”

刚才时奈一直没有说话,注意力都放在小男孩儿的身上。

被程言抱着安安静静的在程言的怀里待着,不哭也不闹了,和刚才的反应截然相反。

程言听见时奈的话,低头看了一眼,只见他呼呼大睡了。

程言:“……”

不会真的把她当妈妈了吧?

她还小,可不想这么快就喜当妈了呀!

程言有些不知所措。

正巧,这边的情况被刚才那个服务员看见了,见此,冷哼一声,说话的语气透着鄙夷,“也不知道是谁的私生子,现在又不敢认了,真的是生活混乱,这种人也配当妈……”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从店里经过,已经程言他们那边都能听见。

也引得不少人驻足,目光朝着程言那边瞥。

如此阴阳怪气的声音,任谁都知道说的是谁。

时奈恨不得走过去把这张脸撕碎了,现在居然还敢嚼舌根。

而陆斯淮冷眸睨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但这是他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顾之囿虽然性子随性,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是也不是打女人之人,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走了过去。

服务员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危险性,再一次开口了,“有钱来这里买衣服,也不好好的给自己的孩子买点吃的补身体,看着这瘦的哟……以后也不怕没人给你养老……”

说的那叫一个痛心疾首。

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不断的批评程言。

服务员说着,看见长得帅气,浑身透着一股贵气的顾之囿走到了面前,瞬间站直了身体,一脸花痴脸的盯着顾之囿,“先生,你要买衣服吗?我们这边……”

服务员的话还没有说完,顾之囿就扣住了她的脖子,服务员的脸色瞬间变得狰狞,眼神中充满了惊恐的神色。

顾之囿手上的力气并没有放松,反而是加重了。

直接把她推到了程言的面前。

顾之囿的力气很大,服务员被推到了地上,由于冲击力,整个人又往前面栽了栽,刚好跪在了程言的面前。

“道歉!”

顾之囿双手插兜,面无表情的盯着服务员。

可是谁知道这个服务员不知死活,仰着脑袋,看着程言素白犹如瓷器般的小脸,硬气的开口,“我也没说错啊,这难道不是你的小孩儿吗?”

“你们俩长这么像,恐怕说出去都没人不会相信吧?”

服务员的话犹如惊天霹雷,打得措手不及。

几个人刚才还没有注意到,现在又仔细的打量了程言和小男孩儿一番,也看出了端倪。

小男孩儿的鼻子和眼睛都和程言很像,很好看。

陆斯淮抿唇,不语。

可顾之囿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程言在十八岁之后就一直被关在水云涧里,根本不可能出去。

而水云涧更是机关重重,众多保镖把手,若是有人想偷溜进去,和程言偷、情更是不可能。

那现在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小男孩儿也是陆斯淮的,但是按照陆斯淮对程言的喜欢程度,不可能生了孩子不知道啊?

这……顾之囿感觉怎么世界都玄幻起来了。

“这不是我的儿子。”

程言盯着陆斯淮那张冷峻的俊脸沉声的开口道。

她的第一次给了陆斯淮,在刚重生回来的那一天,当时还落红了。

陆斯淮肯定也是知道的。

而且若是她真的怀孕生了孩子,程言不可能不知道,所以这根本不可能成立。

“嗯!”

陆斯淮点了点头,他是相信程言的,但是看着这个小男孩儿和程言长的很像的脸蛋,心里就是不舒服。

“这件事情我一定会调查清楚的。”

实在不行就动用暗影的人,也要调查清楚。

程言的眼睛眯了眯,放在大腿上的手紧紧的攥了起来。

“至于你……”

程言的嘴脸微勾,精致的小脸越发的冷冽,看的服务员心惊胆跳。

以她看人的眼光来说,服务员觉得自己没有说错,这个小男孩儿很有可能是程言的儿子。

那么程言现在的反应,肯定是心虚了。

于是她又挺了挺胸脯,对上程言冷寂的眼神,她的心里又开始怂了,但面上没有表现出来,“我怎么了?看你这样,我怕你是心虚了吧?”

心虚?

程言不怒反笑,觉得她挺搞笑的,轻挑眉梢,“我心虚什么?”

“你害怕被别人知道这个孩子是你的。”

看着两个帅气的男人围着程言,就有些嫉妒。

“呵——”

程言冷笑,并没有说什么,反而是起身离去。

但是她并不这样打算放了这个服务员。

她不是什么良善之人。

相反,她很记仇。

“小言子,你就这样放过那个服务员了吗?”

时奈追上去,询问。

程言不是这个性子啊,现在脾气变得这么好了?

程言停下脚步,转头看着时奈,嘴角微微上扬,但是时奈看着却异常的渗人。

“靠……”

这还是以前的程言,没有变。

是她想多了。

但是她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那个服务员。

“小言子,这个小男孩儿你打算怎么办?”

时奈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身后的陆斯淮也停下了脚步,侧着耳朵去听。

“送警察局!”

程言抱着小男孩儿上车后,慵懒的嗓音开口。

对于这个陌生的孩子,程言的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但是这并不妨碍她把他交给警察叔叔。

“你为啥不放在身边养着啊,这个小男孩儿看起来挺可爱的……”

时奈再说这句话的时候,感受到了冰川般的寒冷,木讷的把脑袋转过去,就对上了陆斯淮锐利且寒冷的眼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