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你怂恿言宝离开我?

“一起去!”

两个女人走在前面,陆斯淮和顾之囿走在后面。

突然,陆斯淮抓住了顾之囿的后勃颈,嘴角上扬,但是顾之囿只感觉冷冽的气息扑面袭来,浑身一个激灵,丝毫没出息的结巴了,“斯……斯淮哥,怎么了?”

“你怂恿言宝离开我?”

虽然是疑问,但是陆斯淮用极其肯定的语气说道。

“没……”

他哪儿敢啊?

可是陆斯淮接下来的话,让顾之囿恨不得一头撞死,“你说生米煮成熟饭。”

顾之囿:“……”

一句粗话不知当讲不当讲,“靠……”

顾之囿对上陆斯淮森然的眸子,心头猛然一颤,“不是,斯淮哥……其实我是说的让言言和你生命煮成熟饭……我,我没说那个不要脸,舔着言言的狗。”

要是陆斯淮没有听见那条语音,应该会相信且高兴,但是知道前因后果的陆斯淮肯定是不会相信的。

反而周身的气压更加的冷。

逼得顾之囿不断的后退,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斯……斯淮哥,我说的是真……真的……”

如此的没有底气,估计没有人会相信。

顾之囿懊恼,平时感觉说什么都挺利索的,怎么现在就这么结巴了,真没出息。

“我像傻子?”

陆斯淮浑身透着肃杀之气,脸上的表情冷冰冰的,说话的语气也是十分的森然。

“没……怎么会呢?斯淮哥看起来如此的高大威猛,聪慧过人,运筹帷幄,足智多谋,大智若愚,勇者双全,七窍玲珑……一看就是聪明绝顶之人。”

呜呜呜,妈妈耶,救命啊,我已经穷尽毕生所学了,大哥……啊呸,我叫你爸爸,求你放过我吧!

陆斯淮冷哼一声倒也没有说什么,而是冷声警告,“顾之囿,若是再有下次,我一定把你大卸八块,扔出去喂狗。”

“不敢不敢!”顾之囿现在怂的一批,赶紧摆手。

程言和时奈全然不知道,两个人走进一家服装店。

时奈是设计师,眼光是很好的,一眼就看见了国风旗袍荷叶袖连衣裙,忍不住深深吸引住了。

时奈走过去打量了一下,赶紧把程言拉过来,把衣服塞给她,“小言子,你快去试一下,这件衣服好好看,超级适合你。”

程言低头看了一眼,也是非常的喜欢,点了点头,抱着衣服准备去试衣间。

但是却被一个服务员拦住了。

程言挑眉看着她,像是再问怎么了?

服务员白了眼,伸手就要把衣服拿过来,说话的语气也是十分的不屑,“也不看看自己穿的什么穷酸样,这里的衣服你配吗?要是弄坏了弄脏了,你也赔不起吧?”

程言微微皱眉,现在服务员都是这么带着有色眼镜看别人的?

而且她这个有色眼镜的度数太低了,现在还有点看不清。

这件衣服是陆斯淮给她定制的,一件衣服价钱都去了好几万了,居然在她的眼里是廉价的?

“姐姐,你看着年纪不大,倒是眼神就不好了,需不需要我资助你给你配一副眼镜?”

程言最讨厌这样的人了,直接毫不客气的开怼。

“你……”

“嗯?”程言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一双眼眸里清澈明亮,像是不谙世事一般。

“小姐,我这也是好心提醒你,这里的衣服……”

“这里的衣服怎么了?”

时奈看见程言被人拦住了,走过来就听见了这个女人的话,脸色也不好。

“啪!”

紧接着,当着女人的话直接从包里拿出一张黑卡,“怎么?够了吗?”

服务员看着那张黑卡眼镜都在放光,连连点头,“够了够了……”

时奈勾了勾唇,笑意不明的看着服务员,让她的心头一惊,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小言子,你先去试一下,好看咋们就买了。”

时奈推着程言走进了试衣间,而后冷冷的看了一眼服务员,随后走到了收银台。

服务员见状,又赶紧跑了过去,对着时奈点头哈腰,“小姐,您是要买单吗?”

“嗯!”

时奈点头,但是没有把黑卡递给服务员。

倒是把服务员弄懵了,疑惑的看着时奈。

“我要她来给我结账。”

时奈的目光锁在了在角落里整理衣服的一个服务员,看起来年纪小小的,应该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应该是出来打暑假工的。

“这……”服务员犹豫了一下,“她只是临时工,小姐,我来吧!”

这可是一大笔生意呀,要是把她招待好了,说不定能发大财了。

显然她的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不,我就要她给我结账。”

服务员站在原地没有动。

时奈也不着急,拿出手机慢悠悠的打了一个电话,对方很快就接通了,简单的说了几个字,“帮我调查一下华南广场是谁开的。”

服务员不知道面前的这个女人是什么来头,但是从她拿出黑卡开始,服务员就知道她的身份不简单。

黑卡在全世界只有十张……

服务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心里咯噔一声,突然慌了起来。

但是下一秒就觉得自己是想多了,这家商场的老板可是赫赫有名的陆氏集团的总裁,她怕啥?

过了两分钟,时奈的手机收到一条消息,“陆氏集团陆斯淮。”

看见这几个字,时奈的眼睛顿时瞪大了,嘴角微微勾了起来,看着服务员的眼神多了一丝同情。

虽然她对陆斯淮不了解,但是从他对程言的态度来说,程言在他的心里肯定很重要,甚过自己的生命。

现在程言被欺负了,他肯定不能坐以待毙。

时奈慢慢的把黑卡收了起来,放进了自己的包包里。

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服务员,随后走到一旁坐了下去。

哎呀,既然商场是陆斯淮的,那她也没必要花钱了。

服务员被时奈搞懵了,一头雾水。

而此时,程言把衣服挂在了墙上,然后正准备换衣服,手捏住衣角,做了一个脱衣服的姿势……

还没有所动作,程言就听见角落里面有一个声音。

程言松开了衣服,瞬间警惕起来了,一小步一小步的朝着帘子后面的角落走去。

走的越近,声音也就越来越清晰。

程言的脸上露出了严肃的神情,伸手抚开帘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