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扣押程娇娇

听不见外面的声音,程娇娇冲洗了一下,换上衣服就走了出去。

低着脑袋,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三个男人没有给她一个眼神,傅昀曜手指轻捻着食指上面的翡翠戒指,冷漠的开口,“刚才和你在一起的人是谁?”

闻言,程娇娇抬起脑袋,装作懵懂无知的模样,但双眼中精光闪烁着。

“他……我,我也不知道,那房间是我订的,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男人会在里面……”

程娇娇想到刚才的事情害怕极了,似乎压抑着某种情绪,双手紧握,死死的咬着嘴唇,脸色略微狰狞,说话的声音也带着哽咽。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傅昀曜冷冷的睨了程娇娇一眼,冰冷的眼神中好似带着可以看穿人内心的穿透感,将人扒光了暴露在众人之下。

程娇娇不敢去看傅昀曜的视线,低着脑袋,不安的扣着手指,声音低若蚊蝇,“我不知道先生你说的是什么。”

看着程娇娇装傻充愣的样子,傅宇泽的脾气一下就点燃了,要不是傅轩鹤拉住了,肯定过去把程娇娇揍一顿,现在只能远远的对着程娇娇吼道:“哼,你装什么装?你说,把我妹妹藏哪里了?你要是不说实话,我明天就把你拿去喂狗。”

真TM的,好言好语的和你说在这里装无辜可怜,装给谁看啊?

老子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绿茶了。

“傅宇泽!”

傅轩鹤离傅宇泽最近,直接朝着他的胸口打了一拳,呵斥道:“再乱说把你的嘴缝起来。”

“好了,把她带下去,直到她愿意说为止。”

傅昀曜转头看了站在门口的保镖说道。

既然现在不愿意说,他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

“是!”

保镖走进来打算把程娇娇带出去,刚抓到她的手臂,程娇娇就像是发了疯一样,惊恐尖叫,“啊啊啊,你放开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确实,程娇娇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妹妹是谁,被他们这么一问,程娇娇就懵了。

但是脑海中突然闪过了程言的那张精致完美到碧玉无瑕的小脸,程娇娇立刻把这个想法否定了。

不,不,不可能是程言,她只是没人要的孤儿。

见此,傅昀曜蹲在程娇娇的面前,面无表情的开口,“嗯?想到了什么?”

程娇娇不断的摇头,这个男人太恐怖了,要是被带走了肯定不能好过,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装疯卖傻。

“不知道,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随后,抬起脑袋看着傅昀曜突然咧嘴一笑,“嘿嘿,哥哥,你长得好帅呀!”

说着伸手就要去摸傅昀曜的脸。

傅昀曜侧头躲过去了,脸色黑的能滴墨,又起身和程娇娇保持了距离。

他讨厌别人的触碰,特别是女人。

下一秒,程娇娇的脸上就浮现出了失落,“呀,哥哥,你别跑呀!”

低着脑袋,忍不住嘀咕,“有什么好跑的,我又不吃人。”

傅宇泽看着这个样子程娇娇嘴角抽了抽,低声和傅轩鹤说:“这人不会被吓傻了吧?这才哪儿跟哪儿啊,这么不经吓?”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傅宇泽又开口了,“会不会是装的?”

傅轩鹤凝视着程娇娇那疯疯癫癫的样子,若有所思。

“把她带下去!”

管她是不是装的,反正他有的是办法让她张口。

若是真的疯了也给她治好,程娇娇是目前唯一一个和他妹妹有关系的人。

有一点关系或者线索,他都不能放过。

保镖也不知道是真疯还是假疯,但是看见傅昀曜冷漠如斯的脸,保镖很有眼力见的用抹布直接放在程娇娇的嘴里,免得她大喊大叫惹得傅昀曜不高兴。

否则倒霉的还是他们。

最后,程娇娇在挣扎中被保镖带走了。

“我明天回A国。”

房间内只剩下三兄弟后,傅昀曜看着抱在一起的两兄弟开口。

“知道了,小妹的事情我会调查清楚的。”

傅轩鹤点了点头,一脸严肃的开口。

“嗯!”

“唔……宴会结束了,我该回去了,姜傻子,要不要我送你?”

时奈从沙发上站起来,毫无形象的升了一个懒腰,看着坐在一旁一直吃着点心没有听的姜淮,微微挑眉,开口道。

姜淮把最后一口点心塞进嘴里,将时奈全身打量了一番,道:“就你这小身板送我?还是我送你回去吧,免得被哪个不长眼的欺负了,又怪到我的头上,到那个时候,我真的是有嘴也说不清楚。”

一听,时奈就不乐意了,蹭的一下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撸了撸衣袖,摸到了光洁白皙的手臂,才发现穿的是一字肩礼服,冷哼一声,双手叉腰,不屑的说道:“哼,老娘才不要你送呢?不看看你这瘦骨嶙峋的样子,我害怕别人说我压榨你。”

“癞子,你真不像个女人。”

时奈对着姜淮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就跑了出去。

姜淮又气又恨,真像把时奈抓过来压在身下狠狠的欺负……

忽然意识到什么,姜淮抓了抓头发,烦躁的走了出去,嘴里说了一句:“男人婆!”

跑出去的时奈一着急没有注意前面有人,撞在了一个男人的身上。

鼻尖瞬间红了起来。

时奈伸手揉了揉,抬头看向面前的男人,准备道歉,但看清楚男人的容貌后,怔住了,旋即惊讶出声,“之囿哥?”

顾之囿轻挑眉梢,嘴角挂着笑意,“小奈子回国了?怎么不告诉我,我来接你呀?”

“嘿嘿,我就回来参加一个宴会,不会久待的。”

顾之囿淡然一笑,“你呀,回来了要不要出去聚一聚?”

时奈和顾之囿从小一起长大,也是几年前感情受挫,从小娇生惯养的她接受不了就出国了,发誓再也不回来了。

也是在国外待久了,才养成她随性的性格。

“好啊好啊,就明天吧!”

顾之囿同意了,看了一眼时间,“你现在住哪儿?我送你回去吧,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在外面不安全。”

“好啊好啊,谢谢之囿哥。”

之后,时奈钻进了顾之囿的车里,绝尘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