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宴会8

当然程言不知道陆斯淮的想法,“好啦,那今晚……”

程言的话还没有说完,Si Yan山庄的门口就传来了一阵骚动。

“怎么回事儿?”

时奈的目光落在门口,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下一秒整个山庄都被封锁起来了。

一群群的黑衣保镖从四面八方涌现了出来,将出口堵的水泄不通。

现在来参加宴会的不少人都开始人心惶惶起来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面色凝重的不止是陆斯淮还有姜淮。

他一向都是吊儿郎当的,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但是像这种宴会若是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将整个山庄围起来的,不让任何人出去。

而且姜淮敢断定,这件事情很重要。

很快,一个保镖验证了姜淮的想法,他的面色严肃,看向周围惊慌不已的人开口,“各位不好意思,今晚我们大少爷丢失了一件很重要的宝贝,麻烦大家配合一下,等会大少爷找到那件宝贝自然会放大家离开的。”

保镖的态度不卑不亢,冷漠的眼神扫向众人,震慑力十足。

陆斯淮的面色不是很好看,想让程言在这里等一下,然后去找傅匀耀问清楚,但是陆斯淮还没有离开,傅匀耀三兄弟就从二楼走了下来。

他们这样做的目地就是找到他们的妹妹。

现在宴会已经接近尾声了,有人已经在陆续离开了,但是刚才调查到监控,看见一个女人扶着一个女人去了505房的休息室,要是那个女人是他们的妹妹的话,现在肯定还在宴会,而他们去休息室的时候,里面已经没有人了,空气中只漂浮着一股难以言述的味道。

傅宇泽不知为何突然朝着陆斯淮看了一眼,他的脸上露出了宠溺的表情,而他对面坐的应该是他喜欢的人吧。

他倒想看看究竟是谁,竟然让陆斯淮为了她“抛弃”了他的妹妹。

“宇泽。”

还没有走近,就被傅匀耀叫住了,没办法,傅宇泽折了回去。

傅匀耀低声的在傅宇泽的耳边低声的说了两句,三兄弟又离开的。

众人:“……”这是什么迷惑行为?

“陆斯淮,我困了!”

程言无力的趴在沙发上,眼皮无力的耸拉下来,整个人看起来恹恹的。

“那我们回去睡觉。”

陆斯淮蹲在程言的身旁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说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充满了暧昧。

程言:“……”

还是不要了吧,她害怕!

o(╯□╰)o

随后没有给程言反应的时间,就把程言以公主抱的姿势抱了起来。

朝着山庄的外面走去。

门口的一众保镖看见陆斯淮走了出来,怀里抱着一个小人儿,脸埋在他的胸口,看不见她的脸。

也不知道是拦还是让行。

陆斯淮的手段也清楚,和他们大少爷的关系也清楚,但是刚才傅昀曜下了死命令谁也不能离开,也包括陆斯淮?

“陆总,大少爷……”

没等保镖把话说完,陆斯淮死亡凝视般冷漠的目光扫了过去,吓得保镖硬生生的把话憋了回去。

然后抱着程言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看着他们的背影,保镖无可奈何,赶紧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傅昀曜。

傅昀曜看见消息没有说什么,将心思都放在了面前的女人身上。

她穿着的衣服已经破损了,身上满是痕迹,傅昀曜仅一眼,就把脑袋撇开了,“把衣服穿好!”

傅昀曜抬手,一个保镖就把一个袋子放在了程娇娇的面前。

程娇娇的目光落在袋子上,整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

刚才正想离开这个地方,找机会报仇,但是被一群突然出现的黑衣人带来了这里。

没多久,就进来了三个高大帅气的男人。

程娇娇被惊艳到了,久久不能回神,直到傅昀曜冷漠,以及嫌弃的目光,将她飘离的神智拉了回来。

紧紧的咬着嘴唇,低头眼中闪过一丝对程言的狠毒,忍着身体上的疼痛起身,拿着袋子去了卫生间。

隔绝了程娇娇,傅宇泽才松了一口气,赶紧去把窗户打开,深吸了好几口气,才舒坦了。

又愤愤的走到傅昀曜的面前,语气有些着急,“大哥……”

但是被傅昀曜冷冷的目光一扫,傅宇泽又把声音压低了。

“这真的是妹妹吗?”

“不是!”

长得不像,但是她肯定知道她的妹妹在哪里。

“那你怎么还把她带过来?我看她和古代妓、院里的人没什么差别……”

“傅宇泽!”

傅昀曜冷着一张脸站在傅宇泽的面前,冷漠的脸上有怒气浮现,显然是对傅宇泽说的话不满意了。

“大哥,我也没说错啊,妹妹那么可爱的小女孩儿怎么可能会和这种人认识!”

傅宇泽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

他谁都不怕,就怕他这个大哥。

气场强大,仅仅是一个眼神就能把你吓死。

最最最重要的是他能决定你这个月的零花钱。

傅昀曜不想搭理傅宇泽,看向一言不发的傅轩鹤,“小鹤,你调查一下这个女人最近接触的人,看能不能得到关于妹妹的信息。”

八年了,妹妹消失了八年,终于要找到了。

傅昀曜波澜不惊的神色也有了一丝皲裂。

“嗯!”

“大哥,你怎么不让我去调查啊,二哥这么忙,肯定没空,我现在有空啊,让我去吧!”

找妹妹这件事情,傅宇泽义不容辞,非常主动的朝着傅昀曜自荐。

但是傅昀曜只看了傅宇泽一眼,便没有搭理他。

让他调查?

傅昀曜宁愿相信妹妹会自己跑回家。

傅宇泽被傅昀曜忽视了,心里受到一万点暴击,捂住受伤的小心灵,蹲到一旁嘤嘤嘤。

“我尽快调查,那陆斯淮那边……”

两家的亲事儿早就定了,关乎着A国皇室,要是被其他不怀好意的人知道吹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强扭的瓜不甜!”

傅昀曜早就有了思量,今晚宴会结束,他估计要回去把人都清理一遍了。

“妹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傅轩鹤点了点头,义不容辞。

程娇娇刚准备洗澡,但是听见傅宇泽大叫的声音,把花洒打开,趴在门板上听着他们的对话。

他们的声音压得很低,程娇娇听得很模糊,只听见了妹妹,陆斯淮……

其他的就没听清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