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姜淮被“抛弃”了?

“啧啧啧……小言子,你这是陷入爱情河里了?”

时奈有些错愕,之前她读书的时候喜欢马劲松也没见的说这些话,只会羞涩的低下脑袋,双颊红红的,但是现在,程言不会掩藏自己的爱意,会将其表现出来。

而且她发现此时的程言浑身充满了自信,眉眼中散发这一种光芒,让人不容忽视。

“对呀,我家老公这么完美的男人,不想陷进去也很难啊!”

时奈:“……”

我觉得这个小妮子没久了,话里话外全是在炫耀她的老公。

她倒是很好奇,程言的老公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把程言迷得七魂没了三魄。

“好了,别夸你家老公了,我们先想想去吃什么吧?”

要是在夸下去,今晚的晚饭都不用吃了。

“不着急,还等一个人。”

程言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还有十多分钟。

“等谁?”

“一个傻子!”

对于损姜淮这个人,程言也是丝毫没客气的。

而时奈一听程言的话就知道说的是谁了。

“姜淮今天也回来?”

“你不知道?”

“他没告诉我啊!”

时奈看了一眼程言,忍不住爆出一句国粹,“卧槽,姜淮他丫的,这都不告诉我,心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闺蜜了。”

“可能根本没把你放在心上。”

论扎心,谁也比不过程言。

时奈:“……”

“看来等会儿看见他,我非得好好教训他。”

“小言子,等会儿你可不能帮他啊!”

“放心!”程言本来就想教训一个姜淮,现在时奈要帮她教训他,程言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帮他呢?

要是姜淮出来后,程言肯定站在一旁看热闹,可以的话,她真的想端一盘瓜子,坐在小板凳上,肯定很精彩。

“那就行,姜淮那个小子太久没揍了,欠抽。”

程言听见这句话,不可置否。

说曹操,曹操就到。

姜淮带着巨大的黑色墨镜,头发被他染成了绿色,穿着红色的骚包西装,拖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吊儿郎当的走了出来。

程言和时奈相互对视了一眼,“……”

紧接着,两个人纷纷转头,抬头望天,表示不认识姜淮。

“言妹妹……诶,小奈子也在啊!”

姜淮走到程言和时奈的身旁,拍了拍她们两个人的肩膀。

“小言子,你看那朵云挺好看的啊!”

时奈指着机场内的天花板说道。

程言点了点头,“确实挺好看的。”

姜淮把脑袋凑过去,跟着抬头望天,看着天花板的他:“……”

你们俩是把我当傻子吧?

哪儿有云啊?

“程言,时奈?”

姜淮把脑袋收了回来,对她们的态度有点生气,大声吼了一句,“本少爷回来你们就这个态度?”

“哇,几位保镖叔叔有怪人!”

保镖们面面相觑,一脸懵逼。

“程言,你丫的找死!”

姜淮气的走上去,想要抓住程言的耳朵,但是有一个保镖推开了姜淮,剩余的保镖则是挡在程言的面前保护她。

“略略略!”

程言伸出一个小脑袋瓜子,对着姜淮扮了一个鬼脸。

“这位先生,请你和我们少夫人保持距离。”

姜淮看着挡在程言前面五大粗的保镖:“……”

“不是啊,几位大哥,我和你们的少夫人是朋友,不信你问她?”

姜淮伸手指了指身旁的时奈。

但是时奈并没有顺着姜淮的话说,而是后退了一步,语气带着几分疏离的意味儿,“我不认识他。”

姜淮:“……”

姜淮气的浑身发抖,眼眶都红了,似乎快要哭了。

程言见状,看了一眼时奈,用眼神问:“是不是我们做的太过分了?”

时奈也同样用眼神回复,“好像是有点。”

毕竟也是多年的好兄弟了,程言还是有些不忍心的,走到姜淮的身旁,歉意的开口,“姜淮,对不起,我们……”

程言还没有说完,姜淮脸上刚才失落伤心的情绪瞬间消失了,露出了得意的表情,“看见了吗?你们少夫人和我道歉了,还说我们不是朋友。”

“啪——”

程言知道自己被骗了,抬手一巴掌直接打在了姜淮的脑袋上,眼神愤愤的看了姜淮一眼。

“我们走!”

程言带着时奈上车后,直接无情的把车门关上了,声音很大,代表着此时程言的心情。

紧接着,保镖发动车子,“咻”的一声,车子驶离了机场。

吃了一嘴汽车尾气的姜淮眼睁睁的看着车子离去,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大概十秒后,姜淮才反应过来,对着远离,快要消失不见的车子叫道:“诶,等等我呀,我还没有上车呢!”

但是车子并没有停下来,反而是逐渐的消失在了姜淮的视野里。

姜淮呆愣的站在原地,看着陌生的城市,有些迷茫。

最后,姜淮是打车离开的。

“小言子,我们这么对姜淮是不是太过分了?”

时奈偏头看向身旁脸上带着温怒的女人,开口问道。

“那回去接他?”

程言也觉得有点过分了,反问道。

“那还是算了吧,给他一点教训,吃点苦头。”

程言笑了笑。

姜淮比时奈大一岁,两个人相处的模式不像是朋友,反而更像是情侣。

但是程言知道一件关于时奈的事情,不然的话,真的会以为他们俩是一对儿呢。

“奈子姐,那件事情这么久了,你还没有放下吗?”

程言收起了不正经的样子,脸色瞬间变得严肃起来了。

时奈苦笑一声,“说放下谈何容易?”

也是,把真心不带任何保留的交给了另外一个人,又怎么可能放得下?

“那你不尝试着去找他问清楚?”

像时奈这么果敢,任何事情都要找到原因的人,为什么偏偏不把这件事情搞清楚呢?

“他当时说的已经很清楚了。”

时奈将脑袋放在大腿上,伸出双手捂住它。

“可你不觉得他的理由有很多漏洞吗?”

神特么的,我移情别恋了。

神特么的,门不当户不对,父母反对……

这些话她能信?打死我也不相信。

曾经两个人爱的死去活来,天天腻歪在一起,就差把两个人用胶水粘在一起了,会因为这狗屁理由分手?

我觉得你在侮辱我的智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