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接机

要是在继续下去,陆斯淮真的担心会忍不住,在车子里狠狠的要了她。

最后,一路上两人皆无言。

直到车子在水云涧停了下来,程言才转头看着陆斯淮,道:“老公,你生气了?”

“没有!”

程言往陆斯淮的身旁挪了一点,仔细观察着他脸色的变化,不知道是这个男人隐藏的太好了,还是真的面瘫脸,他的脸色就没变过。

“真的?”

“嗯!”

程言:“……”

可我怎么就不信呢?

为了不让他们两个人之间有隔阂,程言决定还是解释一下,“老公,我去医院是去教训程娇娇的,我上次逃跑是她怂恿我的,害得我被老公误会。”

“还有啊,他们拿了我一条项链,今天也是过去拿回来的……”

“项链呢?”

“还没有拿回来。”程言偷偷观察陆斯淮的脸色,发现比刚才更加的阴沉了,脑袋垂的老低了,说话的声音更小声了,“但是我给了他们三天时间,要是不还给我,我会采取我的手段让他们后悔。”

至于是什么,三天后就知道了。

程言害怕陆斯淮讨厌这个样子的自己,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乎听不见。

但是陆斯淮没有错过程言眼中的戾气。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这个样子的程言,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很心疼她。

“我帮你解决!”

她只需要做他的小公主,无忧无虑的生活,像这种阴暗的,残忍的一面应该由他一个人承担。

程言只需要生活在阳光下。

“不,我要自己解决,老公你相信我好不好?要是我解决不了,你在帮我可以吗?”

程言扬起巴掌大的小脸,充满了自信,眼中的坚毅是以前根本不存在的。

陆斯淮真的很想知道程言在逃跑的过程中遇到了什么,让她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好!”

陆斯淮同意了,即便如此,他也不允许别人欺负伤害程言。

“老公,我们进去吧,我想看看林妈做了什么好吃的。”

陆斯淮宠溺的揉了揉程言的小脑袋,点了点头,牵起程言的手走了进去。

“哇,好香啊!”

刚走到门口,程言就闻到了厨房里面出来的浓郁香味儿。

紧接着,程言松开了陆斯淮,跑去了厨房。

看着被程言松开的手,陆斯淮的眼神一暗,气压瞬间降低了。

但是看着程言欢快的背影,陆斯淮哑然失笑。

“陆总,这是A国皇室寄来的邀请函,明天晚上八点Si Yan山庄有一场宴会。”

陆斯淮极少参加这种晚会,不是因为看不起,而是因为他很讨厌出现在人多的地方。

很讨厌人多的吵杂声。

他一到场,就会有不少人上来刷存在感。

但是这一次,他同意了。

一是因为陆家和A国皇室之间的关系,二是因为他想把程言介绍给所有人认识。

免得有些不识好歹的人打程言的主意。

“嗯,把明天下午的所有行程都推了。”

“是!”

随后,崔会烈退出了出去。

用脚指头想也知道,陆斯淮把明天下午的行程推了的目的。

“老公,快过来吃饭了,林妈做的饭菜好香啊!”

程言在厨房里面帮林妈把饭菜都端了出来,放在餐桌上,看见陆斯淮还站在门口,于是叫他赶紧过来。

陆斯淮走过去,很自然的抓住了程言,“老婆,这些事情你就别做了……”

“没事儿没事儿,你放心吧,我会很小心的。”

程言知道陆斯淮是担心她,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两个人坐在餐桌上一起吃饭,你喂我,我喂你,两个人的身上都冒着粉红色的泡泡。

林红萍在一旁看着合不拢嘴了。

老天保佑,少爷的真心终于得到了回应了。

晚饭后,程言坐在沙发上玩了一会儿手机,陆斯淮则坐在程言的身边处理事情。

但是昨晚因为想到今天要去领证太兴奋了,导致一晚上没有休息好,现在整个人有些昏昏欲睡的。

脑袋刚靠在陆斯淮的肩膀上,眼睛一闭,就睡着了。

陆斯淮看似是在处理事情,但是他的注意力都在程言的身上,看见她睡着之后,就把她抱了起来,走回卧室,放在床上,一直看着她恬静的睡颜。

后来接到了崔会烈的电话,陆斯淮才离开了。

第二天,时奈回国,程言和陆斯淮报备了行程,让保镖跟着她,陆斯淮才同意了让程言出去。

机场出口,人山人海,来来往往的人不注意会把别人碰到,为了程言不会一点伤害,几个保镖把程言围在中间,确保程言的安全。

程言看见这一幕,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

但是她知道这是陆斯淮的命令,程言还是欣然接受了。

不一会儿,程言便看见了一个身材高挑,穿着米色风衣的女人从机场里面走了出来。

她的衣角随风摆动,远远看去有一种超越性别的俊朗和魅力。

时奈自然也是看见了程言走过去,想要将手臂搭在程言的肩膀上,但是时奈还没有碰到程言,就被一旁的保镖拦住了,眼神不善的盯着她。

“这位小姐请你自重!”

时奈:“……”

特娘的,自重个啥,我抱我家小言子都不行了吗?

时奈的脾气火爆,但是程言在这里,她倒是给了这几个保镖面子没有发作,“小言子,这几位是……”

“他们是我老公给我配的保镖,保护我的安全的。”

“哦……帮我把这些东西搬上车吧!”

时奈将自己的五斤行李箱提起来,直接扔给了保镖。

刹那间,保镖没有拿稳差一点摔了。

谁能想到这个女人的力气这么大,徒手提五斤行李箱,脸色都没有变过,犹如喝水一样轻松。

时奈见状,对着程言说:“小言子,你家老公是干嘛的?我感觉给你配的保镖怎么这么弱呢?”

程言的嘴角抽了抽,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力气大到惊人?

“你很想知道?”

时奈忙不迭的点头。

“我还就不告诉你!”

“程言!!”

时奈最喜欢八卦别人的事情了,程言这样说无疑是在激怒时奈。

“奈子姐,珍爱生命,远离八卦。”

“怎么?你老公会吃人?”

“No!”程言摇了摇头,“我家老公不吃别人,只吃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