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亲子鉴定

程言踩着李莲英的手腕狠狠的碾压,疼的李莲英额头上不断的冒细汗。

尖叫声充斥在病房里面。

吵的程言耳朵嗡嗡叫,从一旁随意的扯过一张抹布塞在了李莲英的嘴巴里。

旋即,又拿过胶布封住了李莲英的嘴巴。

程言的动作极快,李莲英来不及反应。

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

程娇娇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都忘记上去帮李莲英了。

更何况,此时的程娇娇被包的像一个粽子,想上去帮忙都是不可能的,只能躺在床上干瞪眼。

程言蹲在李莲英的身旁,伸手掐住他的下巴,好意提醒道:“李大妈,这里是医院禁止发生喧哗哦~”

倏地,程言似乎想起来什么,站起身子,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看着李莲英,“哦,对了,在我18岁的时候,你从我这里拿走了一条项链,可以还给我了吗?”

李莲英的嘴巴被封住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啊?你不说话呀,那我就当你默认了哦,希望你在三天之内派人送到水云涧,否则……”

程言脸上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意,但是她的眼神中透着狠厉,手腕轻轻一转,以手为刀,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那天项链上面刻有Y字母,而且是用特殊颜料印上去的,希望你可不要高仿一个,可能你不知道我这个人最讨厌欺骗,骗我的人下场都不会好过。”

说完,程言在狠狠的碾压了李莲英的手腕,粗鲁的将她嘴巴上面的胶布扯了下来。

嘴巴得到解放的李莲英又想开始谩骂程言,但是程言将食指放在嘴巴旁边,“嘘”的一声,示意李莲英闭嘴。

“希望你管好你的嘴巴,不然的话我会让你彻底说不出话来。”

刚才被程言甩在了地上,现在浑身疼的厉害,特别是被程言碾压了的手臂,已经疼的麻木了。

还有一只手,听见程言的这句话,赶紧捂住了嘴巴,不敢多言。

“妹妹,你怎么能这么对妈妈呢?这样妈妈该有多伤心啊?”

程娇娇一脸痛心疾首的控诉道。

李莲英也十分的上道,很是配合程娇娇,顿时眼泪说流就流,整个人站在角落身体不断的抖动着,像是真的伤心极了。

程言冷冷的瞥了一眼程娇娇,不想陪他们演戏,“好了,等我走了你们随便演母女亲深,别来恶心我。”

程言刚走到门口,程娇娇不知道何时把身上的绷带全部都拆了下来,跑过去抓住了程言。

蓦然,程言的脚步被迫停了下来。

转头眼神的不善的看着程娇娇。

“妹……妹妹,你不能这么对妈妈,应该给妈妈道歉,妈妈会原谅你的。”

程娇娇被程言的眼神看的头皮发麻,但还是硬着头皮开口了。

“我道歉?你们配吗?”

我这一点算什么?不及你们上辈子加注在我身上的半分。

回到程家一个月之后,关小黑屋,放蛇,让她吃剩饭剩菜,甚至有时候还是馊的,里面还有那种恶心的小虫子再爬。

还经常被打的遍体鳞伤……

“妹妹,妈妈生你养你,你就是这么报答的吗?”

程娇娇刚说完,程言冷冽的眼神朝着她射过去,随后视线落在李莲英的身上,脸上挂满了嘲讽,“现在我真的怀疑,我是你的亲生女儿吗?”

李莲英有些慌了,但还是强装镇定,“当然是了,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

“呵——”

程言冷笑一声,并没有错过李莲英眼中的慌乱。

“口说无凭,最好的方法就是再做一次亲子鉴定。”

程言走过去抓住李莲英的头发,用力一拔,就扯下来了一根,紧紧的攥在手里。

李莲英不是程言的对手,看见她手中的头发整个人有些着急了,想冲上去抢过来,但是程言的动作更快,躲避了她的攻击,退出病房,在把门关了上去。

最后李莲英整个人都撞在了门板上。

“妈妈,你没事儿吧?”

程娇娇走过去担心的看着李莲英,看见李莲英的鼻子都歪了,还有不少血液从里面冒了出来。

手足无措的她,被吓得连连后退。

“娇娇,叫医生!”

李莲英捂住鼻子,用手臂遮住脸,脸部的疼痛让她的表情有些狰狞。

程言从医院出来后,直奔停在医院外面的车而去。

但是刚打开车门,程言就感受到了一道熟悉的气息。

还没有看清楚面前的男人就被他抓住,摁在了后座的座椅上。

前面的司机见状,默默的将隔板升了起来。

“老公,你怎么来了?”

陆斯淮两手放在程言的脑袋上,而后慢慢的往下,抓住了她的下巴,声音带着颤抖和偏执的霸道:“言宝,你不乖哦!”

程言知道陆斯淮又误会了,嘴巴一撇,眼泪瞬间积满了眼眶,强忍着没有流出来,声音很是委屈,“老公,我很乖哒。”

“这次言宝没有逃,言宝回来啦,而且以后言宝都不会逃的,会乖乖的待在你的身边。”

见陆斯淮冷硬的俊脸缓和了一下,继续道:“老公,我们都领证了,你相信我好不好?要是实在不行,以后你去哪儿都带着我行不行,一个人在水云间太无聊了,孤苦伶仃的。”

陆斯淮没有说话,看着程言那张小脸似乎是在思考程言这话的真实性。

程言的眼眶红红的,委屈的模样真的好想狠狠的欺负她。

可是他不能,害怕把程言吓跑了。

程言像是陆斯淮肚子里的蛔虫,似乎知道陆斯淮在想什么。

她将脑袋凑了上去,吻住了陆斯淮的嘴唇。

这是程言第一次主动的吻陆斯淮,动作很生涩,一次又一次的没有成功,导致程言越发的着急,就像是在啃骨头似的,毫无章法可言。

陆斯淮成功的被程言取悦了,低笑一声,随后抬手放在程言后脑勺的位置,反客为主。

很快,两个人就分开了,陆斯淮把程言扶了起来,让她好好的坐着。

而他也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规矩的坐在她的身旁,刚才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程言看着这个样子的陆斯淮,想到一个成语——衣冠禽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