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二傻子姜淮

半晌,陆斯淮才松开了程言,看着她嫣红的嘴唇,嘴角微微上扬。

程言被吻的浑身无力,软瘫在了陆斯淮的怀里。

陆斯淮紧紧的抱着她,回想这他们两天的相处。

现在似乎她真的不会离开了……

他是不是真的可以选择再相信她一次?

言宝,希望你不要再骗我,否则,我真的不知道我能做出什么事情。

“叮铃铃——”

一道手机铃声打破了他们宁静的氛围。

陆斯淮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程言看见陆斯淮的脸色巨变,随后说了一句“我马上过来”,紧接着就挂断了电话。

旋即,陆斯淮转头歉意的看着程言,“老婆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儿,本来准备带你去吃一顿大餐的,下次我补给你好吗?”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陆斯淮的心里是忐忑的,担心程言一生气又会变成之前的模样。

程言心里有些不开心,但是也没有表现出来,眼睑微微下垂,掩藏心里的失落,“好吧!”

“下次我一定好好弥补你的。”

话音刚落,来接陆斯淮的车子就到了,陆斯淮看着程言上车离开后,原本一双柔情似水的眸子瞬间变得冰冷,犹如来自地狱里索命的恶魔。

“怎么样了?”

“总裁,技术部的人员已经全力开始抢救了,可是都无济于事。公司倒现在都还没有来电,已经损失了好几个亿了。”

崔会烈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也不知道谁这么大胆,居然敢在陆斯淮的头上动刀子。

不得不说,崔会烈挺佩服那个人的,真是一条汉子。

“废物!”

陆斯淮凉凉的看了一眼崔会烈,嘴里淡漠的吐出两个字。

废物.烈坐在驾驶座默默的开车,一句话都不敢说。

“言妹妹,听小奈子说你没死成?”

程言坐在车上,无聊的玩着手机,看见这一条消息,程言满头黑线,嘴角抽了抽。

“是啊,你都还没死,我怎么可能会死呢,你说是吧?”

“你肯定比我先死,要是我先死了,谁帮你收尸啊!”

这个人是程言的死党姜淮,两个人一见面就掐架,现在更是不例外。

“那可说不定,你莫不是忘记了,我会算卦。”

两秒后,程言掐指一算,又道:“我算你最近有一劫,命不久矣。”

“那你就算错了,我最近好着呢。”

“哦……是吗?”

程言半信半疑,她虽然不会算卦,但是骗骗姜淮这个二傻子还是错错有余的。

“那可不,我今天接了一个单,又赚了十亿,言妹妹,以后缺钱告诉我,我,哥哥我包养你。”

姜淮越说越得意,“言妹妹,你这卦算的也不准呀!”

程言翻了一个白眼,我又不是道士,哪儿真的会算卦。

“你包养我?那你说说今天又干嘛了?你现在代替的是我,可别做了什么损害我名声的事情。”

“言妹妹,你太小看你哥我了。”

程言没有回复,在等着姜淮接下来的话,“你知道陆氏集团吧?我今天接了一个任务,就是和陆氏集团有关的。”

姜淮常年居住在国外,并不知道程言和陆斯淮的关系。

而程言看见这句话后,瞬间打起了精神,“什么任务?”

姜淮坐在豪华奢侈的客厅内,翘着二郎腿,和程言炫耀,“有人出十亿让我破坏陆氏集团的防火墙,并且让他们停电一天。”

“啧啧啧,也不知道陆氏集团得罪了谁,居然出这么高的价钱,就为了破坏他们的防火墙和停电。”

“你还别说,陆氏集团我虽然不了解,但是我从破他们的防火墙来看,想来也是一个极大的公司,害得我花费了一天一夜没有睡觉……”

程言看完后,脸色顿时就黑了,怪不得陆斯淮突然离开,都是这个SB。

随后程言直接给姜淮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那边很快就接通了,语气轻快,仿佛再说:“看我干了这么大的一件事情,赶快夸我呀。”

“言妹妹,想你哥我了?”

“哎呀,没事儿啊,明天哥就回国了,你就可以看见我了……”

“姜淮,你找死!”

程言脸色很难看,双手捏拳,咯咯作响,恨不得把对面那个傻子抓过来打一顿。

可姜淮还没有意识到,轻佻的开口,“言妹妹,你这火气太大了,生气对身体不好。”

“姜淮,你上辈子脑袋被驴踢了吧?做事儿不过脑子的?”

程言越想越气,这人是不是脑子缺根筋啊?

“言妹妹,你今天心情不好?哥请你喝奶茶?”

姜淮没有多想,觉得可能是程言的生理期到了。

“喝个屁!”程言都快气死了,“你用谁的名义……”程言意识到声音有点大了,看了一眼前面开车的司机,捂住嘴巴压低了声音说道:“你用谁的名义接单的?”

“嘿嘿,这还用说吗?当然是你言妹妹的了。”

闻言,程言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好像把姜淮按在地上摩擦啊。

“姜淮,你知道我想干什么吗?”

“什么?”

“姜淮我想揍你,你大爷的,陆氏集团是我老公的公司,你还用我的名义,这算什么?结婚第一天,女方因看不惯男方有钱,破坏了男方公司的防火墙,导致男方公司损失十几个亿?”

程言胸口剧烈起伏,感觉快要窒息了。

啥?

姜淮一脸懵逼,还没有从程言的话中回神。

“言妹妹,你说……你老公?你结婚了?啥时候?今天?”

“我靠——”

姜淮倏地尖叫一声,如雷鸣一般,震耳欲聋,吓得程言将手机放的老远。

“姜淮,你想死?”

现在姜淮终于意识到了,傻呵呵的笑了一声,想要转移话题,欲盖弥彰,“言妹妹,我也不知道嘛,所谓不知者无罪,要不就原谅我这一次?”

“而且言妹妹,你的这个身份没有人知道啊,你怕啥?”

“姜淮怪不得你单身二十五年没有女朋友,原来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程言缓了一下,觉得似乎又可以理解,“本来我老公今天该陪我的,都是你让他回公司加班了,明天回来你完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