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程言流鼻血了

看出了陆斯淮的不安,程言的心里也不好受,都怪自己上辈子听信了程娇娇的话,一心只想逃离陆斯淮。

“老公,我们明天去领证吧!”

为了不让陆斯淮这么患得患失,这是程言想出来的最好的办法。

而且这样以后有人来觊觎她的老公的话,她直接拿出结婚证甩在对方的身上,霸气的开口,“这是我男人。”

对于程言的话,陆斯淮是错愕的,但是看着程言的眼神中是抑制不住的喜悦,就连说话也没有了之前的冰冷,“真的吗?言宝,你真的愿意嫁给我?”

但是很快,陆斯淮的眼神就暗淡了下去,浑身透着一股失望,“言宝,你为了离开不必这样。”

语气充满了偏执和霸道,“你逃不掉的。”

“你是我的!”

“言宝,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程言感觉到了陆斯淮的变化,扑进陆斯淮的怀里,安抚性的蹭了蹭,“嗯,我是你的,我不会离开的,一辈子都不走,我赖定你了。”

随后,仰起巴掌大的小脸,笑颜如花的看着陆斯淮,“而且我说和你去领证是真的,老公,你相信我最后一次好不好?”

相信她……

真的可以吗?

“老公,就最后一次,真的就最后一次,要是我再骗了你,你就打断我的腿,把我禁锢在你的身边,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辈子在一起了,永远不分开。”

陆斯淮还在犹豫,程言继续说道。

“好!”

除了程言要逃离他这件事情之外,陆斯淮永远都拒绝不了她。

我再相信你一次,真的就最后一次了,希望言宝不要在让我失望,否则我会疯掉的,会死掉的,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陆斯淮答应了,程言的心情更好了,困意也再一次袭来,重重的打了一个哈欠,“老公,我困了。”

程言又往旁边挪了挪,意思很明显,想让陆斯淮上来一起睡觉。

等陆斯淮在程言的身旁躺下后,程言怕陆斯淮这个工作狂忘记了,又提醒道:“老公,别忘了明天我们去领证啊。”

“好!”

“老公真好!”

程言凑过去在陆斯淮的脸上吧唧一口后,窝在陆斯淮的怀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陆斯淮垂眸看着如此依赖在怀里的女孩儿,心满意足,搂着她的腰肢,也睡了过去。

一夜好眠!

翌日,陆斯淮很早就醒了,发现程言还在睡觉,轻手轻脚的下床,去卫生间洗漱。

但是陆斯淮一起来,程言就睁开了眼睛。

自从上一世之后,现在程言没有什么安全感,害怕这一切都是梦。

听见浴室里传来水声,程言下床走过去,没有敲门就推开了。

刚好看见陆斯淮裸着身体站在花洒下面,水从陆斯淮的头上滑落下来,滴在了陆斯淮的身上,顺着他线条分明的肌肉,腹肌,落在了地上。

别人都是看美人出浴,她这是在看美男出浴?

啊呸,美男沐浴……

程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陆斯淮,甚至还想走过去摸一摸陆斯淮的腹肌,心里痒痒的。

陆斯淮的身材是真的好啊!

程言笑的有些淫、荡。

“言宝?你……”

陆斯淮很意外程言会突然闯进来,但是更加意外的是程言流鼻血了。

“没事儿吧?”

“没……”事儿!

话还没有说完,程言就感觉到了鼻腔中似乎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流了出来,偏头看向镜子中的自己,忍不住大叫一声,“啊——”

她……她……她居然流鼻血了。

还是当着陆斯淮的面。

她的脸都没有了。

程言捂住脸,真想快点跑出去,但是陆斯淮的动作更快。

快到程言都不知道陆斯淮什么时候把浴袍穿好的。

“言宝,你别怕,我给温钰风打电话。”

陆斯淮把程言放在床上,把枕头放在程言的身后,让她靠在上面。

紧接着,陆斯淮快速的拨通了温钰风的电话。

现在才早上七点,温钰风在客房里面睡得正香,听见电话铃声,以为是闹钟,习惯性的挂断了,翻身继续睡觉。

陆斯淮气的脸色铁青,又给温钰风打了一个电话。

这一次,温钰风睁开眼睛,终于看清楚了打电话过来的人是谁。

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刚接通,还没有说话,陆斯淮冰冷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温钰风,我限你三分钟出现在我的面前,要不然我就告诉温总,你想要回家继承家产了。”

温钰风瞬间清醒过来的,来不及多想,赶紧应道:“好的,我马上过来!”

他可不要回去继承那劳什子的家产,现在他还年轻还有一大把的时光,可不能浪费在了管理公司上。

要不是有陆斯淮压着,温健肯定派人把他抓回去了。

陆斯淮看着程言用纸巾把鼻子塞在了,但是鼻血好像没有在流了。

可是陆斯淮看见纸巾上面的血迹,就心疼得不行。

“言宝,你没事儿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陆斯淮完全没想到程言流鼻血是因为看见了他的身材。

“那个温钰风这个庸医,他来了我等会儿肯定好好教训他,让他的父亲把他带回去,好好管教。”

“啊?”

程言的声音都带着鼻音,这样陆斯淮更加的自责了。

“言宝,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你,你生病了我都不知道。”

“不是……”

啥时候生病了,她怎么不知道?

“砰!”

程言正想要解释,可是温钰风推门而入,门板撞到了墙壁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没有任何意识,没有任何的征兆,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程言整个人一抖,塞在鼻子里面的纸巾也掉落了下来。

陆斯淮眼眸不善的眯了眯,转头冷漠的目光落在了温钰风的身上,“想死?”

“不,不,不……”

温钰风规规矩矩的站好,然后微微弯腰,“对不起!”

现在陆斯淮是老大,他可不敢惹怒了他,万一心情不好,直接叫他父亲抓回去了怎么办?

此时,陆斯淮无心教训温钰风,踢了他一脚,语气还是极其的不善,“你这个庸医,快去给言宝检查身体。”

“嗷——”

温钰风揉了揉屁股,撇撇嘴,“真是一点都不手下留情,一点都不温柔,怪不得程言不喜欢你。

哼,你就孤独终老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