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陆斯淮,对不起!

“砰!”

突如其来的枪声,在空旷的破旧的工厂中想了起来。

程言闭上双眼,心猛烈的颤抖了一下。

然而,那撕心裂肺的疼痛并没有出现。

程言缓缓的睁开眼睛,瞬间眼眸中染上了一抹鲜红。

原本正在与人缠斗的陆斯淮,不知什么时候挡在了她的面前。

一颗泛着金属光泽的子弹,直接穿进了陆斯淮的心脏。

“唰——”

与此同时,陆斯淮手中的匕首也穿进了满脸胡腮男人的身体里。

一击毙命,鲜血飞溅。

“砰——”

“砰——”

伴随着两声闷响,两个人同时倒地。

“陆斯淮!”

见此,程言颤抖着身体,手脚并用的朝着陆斯淮爬了过去。

一张绝美的脸上写满了惊慌与绝望。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言宝,你终于可以脱离我了。”

“言宝,我爱你,胜过爱自己的生命,你……”

陆斯淮的话音还没有说话,他的手就无力的垂了下去。

“啊——”

程言抱着陆斯淮的声音,悲痛的声音在尸横遍野的郊区响了起来。

“对不起,陆斯淮,对不起!”

程言精致的小脸上沾满了泪水,被鲜血染红的手伸向不远处刚才战斗是陆斯淮掉落的匕首。

这是陆斯淮送给她护身的。

程言紧紧的攥着匕首,闭上眼睛,在陆斯淮的薄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随后没有任何犹豫的将匕首插进了胸口处。

“陆斯淮,我来陪你,不会让你一个人孤孤零零的。”

若是有下辈子,我一定会好好爱你。

渐渐的,程言闭上了眼睛,身体朝着陆斯淮的身上倒去,脑袋靠在了他的胸口处。

一切归于宁静!

痛,好痛……

意识逐渐的从混沌变得清晰。

前世的记忆一次又一次的在她的脑袋里面回闪,犹如在播放电影一般,直到陆斯淮的死在她的脑袋里面浮现,程言感觉心脏似乎骤停到难以呼吸。

“啊——”

程言顿时睁开眼睛,就对上了一双涔冷且漆黑的眼眸。

眼前是那张熟悉到刻进灵魂深处的俊脸。

只不过现在这张脸席卷着阴沉的风暴,晦暗嗜血的黑瞳深沉如海,裹挟着狂风暴雨而至。

“言宝,你就这么讨厌我,非要离开?”

男人伸手抓住她的手腕举过头顶,让她没有任何的反抗机会。

程言对上那双暴戾,冷酷的双眼,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她不是死了吗?

看着陆斯淮深邃的五官,疑惑不解。

手腕上传来的清晰疼痛,让程言的思绪回神。

陆斯淮掐着程言的下巴,用了力,“你还在想着那个野男人?”

声音冷酷到了极点,恨不得把人生吞活剥了。

刚才程言失神的时候,被他敏锐的捕捉到了,以为她还在想马劲松那个野男人。

一直以来,程言都讨厌他的触碰,也不愿意给他一个眼神,躲避他如同瘟疫。

今天更是大胆,妄图和马劲松私奔,但是还没有跑出水云涧就被他抓回去了。

一双清澈明亮的双眼看着陆斯淮的侧颜,睫毛微颤。

听着熟悉的话语,程言了然了。

她这是重生了!

重生到了五年前……

刹那间,程言明亮的双眸瞬间染上了雾气,没忍住,眼泪接憧而来。

这一刻,陆斯淮冷硬的心软了几分,但是一想到程言为了马劲松而逃跑,心情更加的阴郁起来了。

但说话的语气还是缓和了不少,“言宝,我不会放你离开的,你只能待在我的身边。”

“呵……”

恶魔一样的男人从喉咙里面发出磁性暗哑的低笑。

不等程言开口,巨大深沉的黑影覆压了下来,他的吻也随之而来。

陆斯淮感受到了温热的液体,桎梏着程言的手蓦然的松开了。

指腹轻擦着程言的眼角,陆斯淮对上程言那氤氲着泪水的眼眸,心被揪得死死的。

看来,他真的是栽在了程言的身上。

陆斯淮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冷静了一下,再一次睁开的时候,眼中的猩红已经散去了。

起身,准备离开。

他最见不得程言的眼泪。

“不——”

可程言现在却是见不得陆斯淮孤寂苍凉的背影。

她朝着陆斯淮扑过去,紧紧的抱着陆斯淮的后腰。

脑海中浮现出了陆斯淮为了救她而替她挡子弹的一幕,心脏瞬间被揪了起来。

疼的难以呼吸。

“陆斯淮,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她怕,怕这一切都是梦,醒来之后陆斯淮便不再了。

陆斯淮身体猛然僵硬,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以前程言最讨厌的就是他碰她,就连和他说一句话,程言都会觉得恶心。

没想到今天程言会主动抱他,不让他离开。

这是陆斯淮做梦都想不到的。

逐渐转过僵硬的身体,陆斯淮欲要开口说话,程言直接昂起脑袋,吻住了陆斯淮的薄唇。

陆斯淮刚压下去的怒火,再一次的涌了上来。

他再也克制不住,将程言扯了过来,摔在了柔软的被子上,炽热的身躯覆了上去。

“言宝,即便你要杀了我,我也无怨无悔。”

火热的温度即将融化她冰冷的身躯,程言一次次的抱紧了眼前的男人。

对于陆斯淮的话,程言来不及多想,脑袋进入了混沌状态。

两人都失去了理智,唯有沉/沦。

直到精疲力尽……

翌日

暖黄色的阳光透过镂空的雕花窗桕照射在床上的女人身上,一股淡淡的檀木香萦绕在鼻尖,身上的痛感迫使女人睁开了双眼。

程言看着房间内熟悉的陈设,昨晚的事情逐渐回笼了,脸上立刻浮现出了一抹绯红。

陆斯淮早已经离开了,程言伸手放在身侧的位置,已经变得冰凉了。

想必陆斯淮已经离开了很久。

程言的心里产生了一丝落寞。

“叮铃铃——”

手机铃声吸引了程言的注意力。

程言看见手机屏幕上面跳动的名字,眼里闪过一丝狠厉,“有事儿?”

接通电话,冰冷的嗓音传进了对方的耳朵里。

程娇娇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被这一句话吓得手机差一点摔在了地上。

但是很快就恢复了。

“言言,你怎么了?昨天陆总没对你怎么样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