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金樽清酒斗十千

狠话是放出去了。

但是要从哪方面着手,秦权没有丝毫的想法。

他的宝贝太多,一时之间,竟有些挑花了眼睛。

直到他瞧见,丁香捧着自己的那瓶酒精一直嗅个不停,秦权这才一拍脑门。

“我的好丁香哟!你可真是太聪明了!就酒精了!不过我们暂且不做消毒酒精,我们就做高度酒,我保管,爱酒之人喝了还想喝!”

秦权扭头一看,拿过了院子里的一面铜锣,哐哐就是一顿乱敲,敲得震天响。

人群陆陆续续的从自家走了出来,集合在秦权院子门口。

最后来的,则是村里的一些宿老。

这些可不是普通人,算起来,是李世民的宗亲,和李世民是同一个家族,但是血缘关系又不是很近的那种。

这会儿他们有些好奇的看着秦权,其中的村长颤颤巍巍走了出来,“敢问公子,您这是有要事宣布?”

“然也!”

秦权挺起胸膛,“大伙!我给你们找了一门营生!”

一行人面面相觑……

秦权是什么人?

花花大少,国之败类!

他能给大伙找一门好营生?

“公子啊,您就别消遣我们啦,我们还得种地,忙得很哩!”

一个壮汉说完,丝毫不给秦权面子,转身就走!

村长也叹息着摇了摇头,“公子啊,我们不缺营生,您如果实在想要做些事情,不妨让丁香去找些人伢子,买些人自己来折腾便是。”

看着人群走的走,散的散,剩下的几个也没有什么好面孔,秦权一脸的困惑。

“丁香,他们穷得都吃野菜了,为何就不思进取呢?”

“公子,这吃野菜在大唐可是极为常见的,咱们做下人的,谁人没有吃过野菜呢?”

丁香苦笑一声,只当是秦权不知百姓疾苦,“每到八九月,大伙能省一点便是一点,您如果真是馋了,我让人杀只鸡来给公子解解馋。”

“就连你都觉得我这是在胡闹?”

秦权的脸色有些难看了。

丁香轻咬嘴唇,一言不发。

“好!好!好!”

秦权气笑了,“你们会后悔的!没了张屠户,难不成我还就只能吃带皮的野猪不成?”

接下来的几日里,秦权一瘸一拐的出现在村子的各个角落。

他找来了各种形状稍微好点的木料,一点点的收集起来,箍成木桶。

要提纯出好酒,自然需要容器,而除了容器之外,便是柴火也不能少。

他开始发挥他的大少作风,指挥着遇见的每一个人,将柴火一捆捆的抱进了自家的院子,关上门就一个人折腾起来。

没人知道他要干什么,便是丁香,也只是隐隐猜到一点,大抵是和酒精有关。

等到秦权去各家各户里搜刮酒水,大伙这才着急起来。

他们的藏酒可是留着年节用的,可不能叫秦权给浪费了啊!

当下,村长便成了代表,修书一封就送进了长安城!

李世民坐在桌前,这些日子堆积起来的公文好不容易才处理得差不多,看着皇庄送来的书信,他顿时皱起了眉头。

“倒是忘了这件事,无牙啊,你去将观音婢和长孙国舅找来。”

他身后的老太监躬身离开,不一会儿,长孙皇后和长孙无忌一同出现在内宫中。

“观音婢,朕这些日子忙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倒是一直忘记告诉你,承乾回来了,现在就在皇庄之中。”

“承乾回来了?”

长孙皇后说这话,眼泪就哗哗的往下淌。

长孙无忌眉头一皱,“陛下,可是那臭小子又干出了什么事情?”

“他把庄户们的酒全都要了过去,还说要酿造新酒,也不知道要弄些什么花样。”

李世民轻松的笑了笑,“说起来,皇庄里的酒可都是朕御赐之酒,就连春祭,朕都不让多喝,承乾这一次,可是要了他们的老命哟!”

“陛下,那再赐一批酒下去便好啊,承乾他已然没了皇室的身份,这种小事,由着他胡来一次也不为不可。”

长孙皇后当下便开始替秦权说话。

李世民笑了一声,“慈母多败儿啊,不过观音婢所言不无道理,朕也发愁不知如何安置承乾,如若他真能酿出绝世佳酿来,也能和那些五姓七望缓和些许关系。”

说着,李世民便站起了身子,看着眼巴巴的长孙皇后,轻笑道,“好了,朕今日无事,知道你也想要去瞧瞧承乾,那便随朕一并去看看吧!”

说着话,李世民便带着二人出了宫,向着皇庄来了。

一入皇庄,往日随后宁静的庄子,就像是变了一副模样一般。

庄外,几个稚童正吃力的抱着柴火,一些大汉垂头丧气的蹲在田垄边,不断的拍着大腿。

“造孽哟!老天为何要送来这么一个败家玩意啊!”

“我家的酒全都被他拿走了,就连埋在地里的那几坛女儿红,也被他用蔗糖从我儿口中套出话来,一并给抱走了啊!”

“你这算什么?我爹泡的药酒也被他强行夺去了,差点没把我爹气死哟!现在还在床上躺着,下都下不来呢!”

几人哭丧着脸,哀怨非常!

就在这事,庄子里传来一阵狂笑!

“成了!我不愧是天才!真的成了哈哈哈!”

秦权的声音是如此的明显,就连李世民和长孙皇后等人也听到了声响。

连同着抱柴火的孩子,田垄边的汉子,一行人一起朝着村子里走去。

这还没见到秦权呢,一行人便闻到了一股醇香!

香味悠长且极有韵味,好似一只带着钩子的手一般,牢牢的将几人吸引住了,情不自禁就向着酒香味飘来的方向走去。

来到秦权院子前,这里已经围了黑压压的一大片,还在村子里的人几乎全都来了,目瞪口呆的看着院子里面。

李世民的护卫替他挤出一条道来,几人这才瞧见秦权。

此刻的秦权站在院子中间,高举着一个瓢,微微倾斜,清澈的液体变成瓢里滚落。

水花四溅,酒香四溢。

在场的男人们,全都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口吐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