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无谓尊卑主人家

“我错了!”

“从今以后,我一定娶妻娶贤,一定不在乎别人的外貌,要看重他的内心!”

“姨娘,可以撒手了不?这么多人看着呢。”

秦权小心翼翼抬头,他不知道眼前这个陌生的姨娘到底发了什么疯,居然揪住了自己的耳朵!

更为关键的是,他的这句身体,被对方揪住,顿时毫无任何的抵抗之力,一切都好像顺理成章一般。

长孙皇后哼了一声,“你倒是如愿了,那个祸害是天下少有的姿色,我唯一担心的是,等到你娶了她,莫说是三妻四妾,就是多一个妾室,你也得担心家宅不宁,反正日后有人治你这小子。”

“嘿嘿,姨娘,我也就是说说嘛。”

秦权讪笑着,老老实实的离长孙皇后远远的,警惕极了。

毕竟,就连秦权都不知道,自己被揪住耳朵,居然顿时就没了任何的反抗力,这浑身上下唯一的罩门,居然被这么女人一眼看穿。

他更不知道,这是血脉压制!

此刻的秦权本能的躲到了远处,中间和长孙皇后间隔了不下三人,这才安心开口,“姨娘,你今日来这里是来作甚啊?”

长孙皇后白了他一眼,“是庄主嘱咐我给你带点吃的,他怕你吃不惯庄子里的吃食。”

闻言,秦权幽怨极了,“如果不是他把我的私货全都掏了出来,我至于吃不惯嘛!现在又冒出来假装好人。”

等他发现长孙皇后的脸色不对,立马便换了一副神色,“姨娘带来了什么吃食,我去尝尝。”

说完,秦权立马向着门口走去,至于这什么江山席,秦权是管也不管。

“不管他,咱们先动筷子。”

长孙皇后招了招手,其他宿老还是一个都不敢动。

先是由长孙皇后身后的老太监,绕着桌子转了一圈,一样夹了一点吃了,然后才轮到长孙皇后动筷子。

这个时候秦权已经走进来了,“姨娘,以后啊,你要是送吃的来,就送原材料好了,刚才那汤……”

“汤怎么了?”长孙皇后危险的眯起眼睛。

“汤很好!很好吃!”秦权立马改口!

他就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霸道的女人!

明明是普普通通的汤,还要自己夸赞,既然这样,那就让你尝尝什么才叫做美味吧!

秦权上桌,一转上面的轮盘,所有的菜肴在众人面前一一路过。

这一刻,老太监瞪大双眼,先看了看桌子,然后看了看秦权。

原来双层的桌子居然还有这个作用!

而他刚才出了个大丑,居然绕着桌子走了一圈!

“姨娘,喝汤。”

秦权甜甜的笑着,难得献了一次殷勤,给长孙皇后盛了一碗汤。

他的视角盲区,长孙皇后若无其事的抬手擦了擦眼角。

在她的几个儿子里,最为贴心,最会耍宝讨好人的,是魏王李泰。

可惜这小子不学好,在秦权被废掉太子之后,居然恐吓新太子李治,被李世民发现,勒令回到封地了。

至于后面生下来的孩子,从小就被教导皇室的礼仪,以至于跟她其实不是很亲。

有的时候,她也会想,李世民做了皇帝,自己是不是也牺牲了很多,至少所谓的天伦之乐,在天子家中,那就是冷冰冰的妄想。

但是失忆的秦权,的确让她享受了天伦之乐。

她举起勺子吹了好一会儿,开始喝汤。

汤还是有些烫,里面似乎还有一些骨头渣子,在皇宫,这样的汤是绝对不及格的。

然而这一口下去,长孙皇后愣住了。

那滚烫的汤水,仿佛瞬间打开了她舌头上的大门,鲜,咸,香,甜,各种滋味齐刷刷涌来,没来得及细细品位一番,汤水已然溜入了肚子里,只留下满嘴的余味。

这辈子都没喝过这样的汤!

几乎是下意识的,长孙皇后又举起了勺子,正要送到嘴边,却被秦权一把摁住。

“姨娘,吹吹,烫着呢。”

长孙皇后这才反应过来,扭头看向秦权的时候,却发现他一脸贱贱的笑容,好像在说,怎么样,我的汤更好喝吧!

居然敢嫌弃自己做的汤!

长孙皇后当下便冷哼了一声,“秦公子,我记得刚进来的时候,你说你要开酒楼?”

“对啊!”秦权有些困惑,长孙皇后怎么提到了这个?

长孙皇后立马笑了,微微扭头对身后的老太监道,“无牙,你听见了?日后怎么做你明白了?”

老太监笑着点了点头,“回夫人话,老奴日后每日三更就过来,保管夫人每日都能吃上秦公子做的美食!”

秦权最开始还没明白过来,好半天突然醒悟了!

好家伙!

这女人和他老公是一伙的!

骨子里都是强盗!

三更天就过来,自己怎么办?

起这么早,对秦权来说,会折寿的!

“我也不白吃你的,长安城我也认识不少的达官显贵,届时,我会介绍很多人过来,保管我们的小秦公子生意兴隆,日进斗金!”

长孙皇后看似无意开口,实则心中早早就做好了打算。

她长孙皇后的儿子要开酒楼,那她就帮着打响酒楼的名气!

哪怕酒楼没有开在长安城,也要让它的名气享誉长安城!

说着,她开始举起筷子,颇有种迫不及待的感觉,想要尝尝其他的菜式。

秦权咬牙坐在一旁,心里一只念叨着,三更天自己肯定是起不来的,不行,一定得想个办法。

一扭头,秦权就看见了丁香,瞬间便来了主意。

“我的好丁香,我的好宝贝,你想不想学做菜呀?”

“公子愿意教我吗?”

丁香看着桌上的菜肴,惊喜极了!

“当然!”

秦权一副我早想教你的模样,一把将丁香拽到桌子边坐了下来。

这一刻。

所有宿老放下了筷子。

长孙皇后眯起了眼睛。

气氛有些尴尬。

秦权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丁香知道,她诚惶诚恐的起来,“公子,奴婢只是一个下人,你们吃就行了。”

“诶,你要边吃我边给你说要点,这样你才会记得更多,而且你也别装了,口水都吞了一肚子了吧!”

秦权毫不在意的哈哈笑了起来。

丁香却连连摆手摇头,“尊卑有别,奴婢不敢,公子你还是好好用膳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