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我早看你不对劲了!

长孙无忌的震惊是有原因的。

自古兵家的经验,千里不送粮!

打仗的粮食筹措,要么是当地筹措,要么是沿途征集,远距离的运送粮食,只有水运这一条路可以走,如果走陆路,那不知要走到猴年马月去了。

看着面前的车,再看看自家外甥,长孙无忌气得牙齿都痒痒了!

他一把扣住了秦权衣领:“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上报!”

秦权一皱眉头,屈指一弹,弹在长孙无忌手肘的麻经上,长孙无忌立马便松开了手。

“说话就说话,你给我放尊重点!”

秦权左右一看,站在马路边缘,一脚跺下去,石头都掉下来一块!

长孙无忌的两只眼睛都瞪直了!

自家那个文弱的外甥,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力量了?

此刻的秦权轻哼一声,不屑道:“不就是一辆公交车么,算什么大事?还要上报,你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呢!”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长孙无忌恨铁不成钢的甩了甩手,看着秦权却又不敢上前教训,只能气恼道:“你可知道当初圣上和突厥签订了城下之盟,为了攻打突厥,他准备了几年么?”

看着秦权一脸茫然的眼神,长孙无忌眼含热泪的伸出三个指头。

“三年呐!整整准备了三年!其中光是准备粮草就准备了两年!就是因为路途漫漫,水路不通!如果这公交车能早点出现,我们还用等三年吗!你可知这三年,圣上忍受了多大的屈辱吗!”

被说到伤心处,一旁的李世民眼中也泛起泪光。

秦权却毫不在意的耸了耸肩:“上报?我家隔壁的二狗子前段时间弄了个新式犁,上报给县令,县令上报给长安,你猜猜最后二狗子拿了多少钱?”

看着两人一副好奇的模样,秦权冷笑着伸出了三根手指头。

“长安奖励十五贯,地方上扣税除掉了五贯,拿到十贯钱,还需要请乡亲父老们吃上一顿宴席,一桌两贯,摆了三桌,最后还给县令封了一个一贯的红钱,最终只拿到了三贯钱!上报?呵呵!”

“岂有此理!”长孙无忌胡须哆嗦,“县令何人呐!我这就去找他问问!”

“辅机!”

李世民却突然阴沉着脸呵斥一句,“不该你管的就别管!上车!”

长孙无忌这才想起秦权的身份,阴晴不定的跟在众人身后上了公交车。

坐在车上,李世民终于腾出功夫来,询问道,“你说的二狗子是何人呐?我们就是长安过来的,新式犁,我们也只听说过新出了什么曲辕犁。”

“就是曲辕犁啊!”

秦权一脸认真,“这二狗子家一共养了五个孩子,家里都吃不起饭了,这不是没办法,到我这里来借钱了么,我思来想去,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与渔,就将曲辕犁的制作方法交给了他。”

“然后他拿着去朝廷换了赏钱?”

李世民脸都黑了,这可是自己儿子的发明啊!

“还有这般无耻之人!居然冒领他人之物?”

“这又不怪他,他家里缺钱,自然想解决一下燃眉之急啦,再说,我也不缺名利,你也看见了,漫天的广告以及这公交车,我赚得那叫一个盆满钵满!”

秦权洋洋得意道。

直到这一刻,李世民和长孙无忌才反应过来,愕然的看着他:“公交车也是你发明的?”

秦权斜瞟了他们一眼,说道:“你们这不是废话么?也是现在没有多余的牲畜,全黔州城才只有十辆公交车,五条线路,上下午各一趟,不然的话我赚得更多。”

这还是自己那个大儿子?

李世民深吸一口气,一句话说不出来。

他印象里,李承乾可是知书达理,温文尔雅的谦谦公子。

眼前这位,却掉进钱眼里,一副市侩模样,真的是自己的种?

“好了好了!到站了!”

李世民思忖的功夫,他们已经到了地方。

一落地,李世民看着面前这栋别墅,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是房子?

简直堪比一个小宫殿了!

三层小别墅,前面还有一个大大的院子,里面有水池,有葡萄架,绿叶遮蔽,野趣横生。

最为关键的,房子并不是木头制造的,而是一种没见过的石头!

李世民摸了摸房子的墙壁,微微皱起了眉头。

修建这种房子的材料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看似如泥沙,但却坚硬如铁。

秦权笑着拍了拍李世民的肩膀:“不用这么惊讶,这还没装修好呢,按照我的计划,这还得贴上一层瓷砖,可惜现在还烧不出来,我打算先弄些大理石贴上,到时候等玻璃烧制好了,绝对漂亮!”

“你这屋子,是怎么弄成的?”

李世民说着来到门前,顿时看见了门口悬挂的腊肉,皱起眉头就拎了下来:“这么好的屋子,门口挂上腊肉算什么话?”

“你还别说,这边家家户户都是这么挂的,毕竟,腊肉需要的是风干,老是藏着掖着那算什么话?”

秦权哈哈大笑,“其他地方的人家只敢挂在家里,那是他们害怕小偷,但是在黔州,谁敢偷东西,老子正好抓他去烧水泥!”

李世民面无表情的看了长孙无忌一眼。

长孙无忌心领神会,做出一副困惑的样子。

“小伙子,这一路走来,你说的话掰开扯碎来,我们都懂,但是合在一起,我们就什么都不明白了,这什么线路,什么广告,哦,还有这水泥,我们可听不太明白啊!”

秦权抬手挥斥方遒道:“满城大道取其一条,如抽丝线一般取一条路,是为线路也。广而告之,则为广告,至于这水泥嘛!这栋屋子可不就是水泥建造的?”

说着,秦权抓起门边放着的锄头,一锄头下去,整面墙只留下了一个白色的印记!

秦权拍打墙壁介绍道,“水泥者,初为沙,融于水,参入河沙则为泥,等到他风干坚硬,则如磐石,是为水泥也!”

李世民与长孙无忌从未听闻过这般物品,但听起来和烧制瓦罐瓷器也差不了多少,无非就是把泥巴一样的东西变得更加坚硬而已。

但是变得和石头一样坚硬,这也太夸张了吧!

于是乎,长孙无忌的老毛病又犯了,上前就抓住了秦权的手。

“你可知这水泥如果用来修建城墙!我大唐的城池何愁不坚?你居然用它来修建房子!简直是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

啪!

一连串声响过后,长孙无忌被秦权牢牢的摁住。

秦权一脸严肃!

“好你个老小子,我早看你不对劲了,一找到机会就往我身上蹭!老子是男人!老子喜欢女人!你给我滚远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