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不务正业创酒楼

“你这是干什么?”

秦权记得很清楚,在他小时候,父母就教育过他,对于老人长辈要讲礼貌,尤其是长辈给你磕头,那是要折寿的!

不可否认这的确有迷信的色彩在里面,但是骨子里的教养秦权还是有的。

第一时间秦权就要扶起老村长,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李世民伸出手一巴掌把他摁在了座位上。

“就冲着你这番话,你就受得起这一拜,更别说,你还是他,是整个村子的救命恩人!”

说着,李世民冷哼一声看向老村长,“很多事情我不说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事实上,二锅头一问世,来我这里打听的人已然络绎不绝,这代表着什么你比他更清楚!”

听到这句话,老村长饶是心中最后的一丝庆幸也没了。

和李世民打交道的是什么人?

那都是在朝堂上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恐怕他能活到今天,还是他们不敢对皇庄动手,不然的话,只怕不知道哪天晚上就月黑风高闯入一伙强盗了。

“庄主,我知道错了。”

老村长诚心诚意认错,扭头对着秦权就磕了个头,“秦公子,你如果不叫醒我,我只怕还在往死路上跑啊,常言道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德不配位,必有灾殃,村里除了你,也没人能守住这些财物,我们应该知足的。”

说完话,他颤颤巍巍起身,向秦权和李世民告辞。

秦权略带那么一丝尴尬。

感觉自己不过是说了几句心里话,人家直接上纲上线搞得无比正式。

这是大唐风范,古人风范吗?

“好了,我也不和你多说了,天色不早了,我还得回长安,不过你能说出那番话,我还是很欣慰的,只希望你日后不要再犯糊涂了。”李世民颇有深意的看了秦权一眼。

秦权哈哈一笑,“你这话说得,好像我以前犯过糊涂一般。”

他打了个哈哈笑着目送李世民离开。

所谓衣食住行,穿衣的问题解决了,住宿的问题屋子也还在修缮,现在秦权迫切的需要在吃上下点功夫了。

这也不怪秦权,后世养刁的嘴巴,想吃什么都可以点外卖,但是大唐不行啊。

他不是没有听说长安小吃还算出名,但是他这没有住在长安城,天天在庄子里,日子过得最好,吃的也不过是白水煮鸡。

是的,这年头锅子还没怎么产出来,吃东西方面显得就有些过分的野蛮了。

乱炖!

用秦权的话来说,村子里做吃食就好似后世做猪食一般,丢到锅子里炖熟了就行了。

寻常都是用醋布和盐布,这样吃起来方便,丢进去就能有醋味和盐味,而一旦丢了一些黄不溜秋的粗盐进去,嘿,这就是一顿大餐,是美味!

秦权能接受吗?

不能!

连着好几天的野菜炖稀粥,稀粥炖野菜,秦权感觉嘴里淡出个鸟来了!

所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有人来请秦权去棉衣作坊帮忙,到最后连秦权的毛都没见到一根,全都被拦在了门外!

那日被秦权叫去守银子的两兄弟,一个叫做柱子,一个叫做石头,两人因为看护银子非常的认真,索性被秦权叫到身边当了两个跟班。

这两兄弟死心眼,除了秦权什么都不认,秦权说不见人,是个人过来都被他们挡在了门外,急得外面的人直跳脚!

还是丁香听见了动静,询问一番之后急匆匆找到秦权。

“公子,出大麻烦了,棉衣作坊里的人和朝廷派来的人都快打起来了,那些朝廷派来的人一个个趾高气昂的,明明什么都不懂,就硬是要什么都掺和一手,他们……公子,你有没有在听啊!”

丁香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看向秦权的时候,后者却好像没有听见一样,低着头正在锅子里弄着什么东西。

等到她停下来,凑过去,秦权夹起一块红烧肉就塞进了丁香的嘴里。

“尝尝,好吃吗?”

秦权眼神带着期待,丁香也没有让他失望,两只眼睛唰的一下亮了起来。

红烧肉入口即化,和她寻常吃的肉完全不一样!

特有的脂香和充实的口感,让她有一种飘然欲仙的感觉!

“这是什么啊公子。”

丁香看着红烧肉,猛然间想起了正事,目光幽怨的瞪了秦权一眼,“公子,人家和你说正事呢!”

秦权丢下筷子,哈哈大笑着走到一旁。

“什么正事?你想让公子我去劝架?完全没有必要,朝廷派来的人要怎么折腾由着他们去嘛,改不改的,只要最后做出来的是棉衣,完全没有太大的问题。”

说着话,秦权看向了丁香,“你啊,别跟着掺和,迟早庄子里的人都会明白,人家手里握着钱呢!谁有钱谁就大爷,这句话到哪都行得通,大爷说两句话,改改又怎么了?”

丁香瞪大双眼,直到这会儿她才意识到,“公子你早就想到这一点了?”

“嘿嘿,我可没有这么聪明。”

秦权微微一笑,“很简单的道理嘛,棉衣工坊和朝廷的合作,是我和秦大叔做主的,但是呢,秦大叔和我不可能一直盯着,那么下面的人难免为了谁吃多一点吵起来,争吵是在所难免的,如果我出面压下来了,等到日后爆发起来,只怕整个工坊都没咯!”

他微微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丁香呐,你要记住,有人的地方就必然有争斗,你看不惯我,我看不惯他,这是必然存在的,你我他站在一起啊,就必然会分出个亲疏远近,不趁着工坊还没稳定,让他们自己把一些默认的规矩定下来,这以后才是一个大麻烦!”

丁香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我明白公子的意思了,这件事不管比管了好,还不如不管。”

“皇帝的事,谁敢管啊。”

秦权露出幽幽的眼神,和皇帝合作,他早就做好这种心里打算了。

“那公子你这些日子都在厨房里,就是为了弄出红烧肉?”

丁香这会儿已经看向了红烧肉,微微有些好奇,“可是这东西,能用来干嘛呢?”

“当招牌啊!”

秦权眯着眼睛笑了,“我可告诉你了,我要在庄子里开个酒楼!而且,我一定要让它成为整个大唐最大的酒楼!这红烧肉,可就是招牌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