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不知疾苦公子哥

秦权的伤势好得差不多的时候,整个院子已经大变了模样。

之前的秦权走路还需要人搀扶,这会儿已经能自己下地了。

只不过他的腿脚不是很好,毕竟有一条腿是瘸的。

索性,秦权拿了一根木头做了一根拐杖。

“二十多岁就拄上拐杖了,哎,我可真是够可怜的。”

说话间,秦权不断摇头叹气。

刚要准备出门,丁香就急匆匆的冲了过来,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公子,你就穿成这样就出去了?”

不怪丁香着急,秦权彻底融入了庄子里的生活,他现在身上这身衣服,还是找丁香老爹借的。

麻布衣衫,上面还有好些个补丁,看上去灰扑扑的。

秦权低头看了一眼,衣服洗得挺干净的,没毛病啊?

“怎么,我这一身不妥吗?”

“公子,你还是赶紧换了吧,这要是让庄主看见,还不得责备我没有照顾好你!”

丁香上前就要扒拉秦权的衣服。

秦权退后了两步,一脸的不耐烦。

丁香什么都好,就是太婆婆妈妈了,自己又不是什么贵胄大少,穿麻衣怎么了?

他冷哼了一声,“要换你自己换去,我的那些衣服穿在身上滑不溜秋的就和鼻涕似的,恶心得很,我早就想换衣服了!”

说着,他火急火燎的推开门上街去了,晚一点,只怕要被丁香抓住。

这会儿,天气微微的有些转凉,穿着麻衣,秦权还是有些冷的。

关键是这麻衣,根本就不耐寒,披在身上和披着报纸似的。

很快秦权的鼻涕就流下来了,无奈之下,他先去了酒坊,要了一个小罐子装的二锅头,一面喝一面在街上走动。

他想要去看看自家院子修成什么样了。

按照他的设计图,就连火炕都给准备好了,不然等到冬天,他不得冻死在这里?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庄子里居然多了不少陌生人的面孔。

大都是一些商贩,摆着摊叫卖果子之类的。

这年头不是没有果农,但是像是这类的小摊贩,他们的果子大都是山里采摘的野果子,挑出一些品相好的就拿出来卖点钱补贴家用。

这种人家,要么是小孩子采摘,要么就是砍柴人顺道带回来的。

秦权买了一捧,装在布袋子里,一面走一面啃,一面还有闲情逸致问丁香,“丁香啊,庄子里怎么多了这么些人,我怎么不知道啊?”

秦权是真的不知道。

他之前受了伤,更多也就是在丁香家的客房里躺着,说是客房,实际上也就是收拾了一下杂物间。

至少秦权这么觉得,要知道这间屋子,之前堆放的都是柴禾和临时收割的粮食。

今天也是听人说地基基本上弄好了,他这才出了门,避免出了什么纰漏。

丁香倒是知道一些,一脸的不屑,“这些人,都是隔壁村的,要么就是一些商贩,之前售卖的酒让他们得到了消息,一个个好像苍蝇似的,就等着酒坊的酒出锅呢!”

秦权一拍脑门,自己却是忘了这么一茬。

放眼望去,这些商贩和自己穿的衣服都差不多,不同的是,他们可没有二锅头,一个个的将手拢在袖子里,瑟缩做一团来对抗大风。

“这么冷的天都不愿意回去,也是够拼的。”秦权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丁香却红了眼眶,“都是出来讨生活的,要是攒不够过冬的钱,不知道要冻死多少人呢,你要知道,每年冬天,庄子都会冻死三五个,外面冻死的只怕会更多。”

“为什么会冻死这么多人?难不成他们就连衣服都没有吗?”

秦权非常惊讶,“多堆一些衣服在身上不就好了么?”

“你说得倒是轻巧,这些麻衣你自己也穿了,你说说看什么滋味?”

丁香哼了一声,“用麻衣来御寒,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真到了数九寒冬,很多人都是晚上睡着睡着,第二天人就没了……我二叔,就是这么走的,你睡的那个屋子就是他的。”

听到这句话,秦权汗毛都竖起来了!

感情自己睡的是死人睡过的屋子!

看着丁香,秦权的目光也有些幽怨了。

“那你们往日都是怎么过冬的?”

“我们庄子还好,每年都有大笔的过冬银钱发下来,白天我们就烧柴火,晚上就抱着汤婆子,而且每年冬天我们还有牛羊肉吃,吃了这些,再喝些酒,再冷的冬天也都能熬得过去。”

秦权顿时松了口气,没等他轻松下来,丁香接下来的话却让秦权瞪大了眼睛!

“我们庄子还算好的,但是其他的庄子,每年都死了很多人,就我知道的,去年长安城往外丢那些被冻死的人,就丢了几百具尸体,这些都还是长安城的乞儿,若是算上其他的,恐怕还得更多!”

“你是说,长安每年都得冻死这么多人?”

秦权倒吸一口冷气!

这可是长安啊!

天子脚下,而且是富庶之地,每年还会冻死这么多人?

丁香却点了点头,“你在长安住久了也就习惯了。”

“我可习惯不了。”

秦权赶忙摇头,过个冬都会死这么多人,这叫他怎么习惯啊!

他瞪大双眼看着丁香,“难道就没有人想办法让人少死一点?”

“朝廷当然想了办法了,每年朝廷都会发下来大笔过冬的银子,普通人还好,但是那些乞丐怎么可能拿得到银子?只能看看谁能熬到春天了……”

秦权赶忙摇头,“我说的不是这种法子,给钱只是治标不治本,我说的是……对,衣服,被子,就没有好点的?”

“那都是有钱人的法子,只有他们才买得起裘衣。”

丁香噘着嘴有些生气,秦权的话问得越多,在她眼里,就越像是一个不知道百姓疾苦的公子哥。

秦权深吸了一口气,他低头看了看身上的麻衣,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就是穿衣盖被子过个冬天嘛,这有什么难的?

不就是棉衣棉被就能解决的事情吗?

对啊!

棉衣棉被!

秦权的眼睛渐渐的亮了起来!

他兴奋的抱住丁香,“买不起裘衣,总买得起棉衣吧!走,带我去看看,哪里有棉衣卖,有我在,今年冬天,庄子里不可能有人冻死!要知道,我带了好多的钱来长安,花都花不完,全都买棉衣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