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地做琵琶路做弦

之前不管是猜字谜还是拷问自己的内心,皇庄的众人都还能参与进来。

这第三联嘛,情况又不同了。

在场的除了几个读过书的秀才之类的,还真没人听懂上联的含义。

倒是听见了上联,长孙无忌倒吸了一口冷气。

好大的口气!

这般气魄,妹妹口中的极品,想来必然不是什么普通人!

李世民皱起了眉头,闷闷不乐的转过了脸。

这等上联,自然是非常的难得。

它的难得不在于说它有多难对,而在于他的气势和意境,能对上的下联也绝对不能输,不然勉强登对也不算对上。

更关键的是,他李世民本想一展自己的豪情,奈何墨水有限,一时之间,还真的对不上!

所以李世民才生闷气!

这种对联,就该他这个皇帝来对才是,可是干嘛出这么难呢!

长孙无忌偷摸来到长孙皇后身边,低声道,“娘娘,这果真为女子所作?”

“却为女子,这女子心比天高,好几次打陛下的主意,幸亏陛下也非常人,不然还真着了她的道,真到了那个时候,才是真的麻烦喽!”

长孙皇后有些担心的拍了拍胸膛,至少就连她都觉得这个女人是个麻烦。

就在众多识字之人琢磨之际,秦权冷不丁开口了。

“这下联,我不对了。”

“这是为何?”

李世民黑着一张脸,“你不是说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么?难不成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对子,还让你无从下手了?之前的话,都是吹牛不成?”

秦权苦笑着端起酒杯,“就当我是吹牛吧,但是这对子,我真的不对了,这个极品哪怕再美,也和我没关系了,我自罚三杯,就当时赔罪了吧。”

说着他就举起了杯子,不管其他人再如何问,他也不再开口。

李世民眼珠子一转,瞅见了人群之中的丁香,扭头嘱咐身后的老太监无舌两句,便微笑着喝酒。

无舌和丁香说了两句话,就看见丁香跑到了秦权身边。

“公子,你为何不对了呢?”

秦权鬼鬼祟祟的看了众人一眼,冷笑着道,“真当公子傻乎乎的啊,这女人不简单啊!”

“她这第一题,看似简单,但是却又妙趣横生,这是在为难那些追求者,愚蠢无趣之辈,她不要,因为愚蠢无趣之人,是猜不出答案来的,他们能回答的,只是什么纸啊,白之类的答案!”

丁香抓了抓脑袋,“那第二题呢?”

“第二题寻志同道合之人不假,但是丁香啊,你要知道什么才是利己主义,但凡有利己之心者,则如蚂蚁,他们勤勉,能吃苦耐劳,有上进心,但是丁香你要记住,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啊,这种人,一门心思向上爬,一旦出了事,那绝对是万丈深渊,再无回天之力!”

“公子,你说得好难啊,丁香一句话都听不懂,不过,这第三题你为什么不答了呢?”

丁香还是不理解。

秦权摸了摸丁香的脑袋瓜,“所以说你们这些不懂的人才是最幸福的,这第三题,不仅是壮志凌云,更为重要的是,这上联的第一个字就是天,你要对的话,对什么呢?”

“天对地嘛!”

丁香难得的聪明一回。

秦权哈哈大笑起来,“你说得没错,天对地,那么天在上面,还是地在上面啊!”

“那还用说,自然是天在上面……”

直到这一刻,丁香才恍然大悟!

“公子,你的意思是,这个女人要是娶了回来,就好像是请了一尊菩萨,只能高高的供起来!”

“没错啦!这种女人想都不要想,取回来必然强势之至,找个丈夫还这么强势,必然是想要婚后把丈夫压得死死的,我可是要三妻六妾的主,娶她回来,这还不得天天吵架啊!”

秦权看得明明白白的!

李世民看着秦权笑着和丁香嘀嘀咕咕就心生不爽,借着酒意开口问道,“诶!你这臭小子,到底有没有下联啊!”

“没有!”

秦权说得斩钉截铁!

李世民顿时哼了一声,“想我在场竟无一好男儿,被一女流之辈的上联压得喘不过气来,可悲,可叹呐!”

其他人面红耳赤,秦权却满不在乎。

看着李世民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他终于忍不住了,“要不然,你念我的名字得了!一直看着我,不就是想要我来对么?”

“嘿嘿,既然你有下联,干嘛藏着掖着呢?好好的对过去,给我们大唐男儿也长点脸嘛!”

李世民嬉笑着,一点也不在意秦权的语气。

秦权哼了一声,“你说得容易,你们为什么不对下联啊!”

“那不是废话么!”

李世民的脸色更难看了,“我们要是对得上,还用得着找你么!”

“那你们可就听好了,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所以,我用地对个天没毛病吧!”

众人一副嫌弃的模样,这还用秦权开口?

秦权嘿嘿一笑,“至于这棋盘嘛,我暂且不说,但是这星当子倒是简单得很,这地上最多的,莫过于道路了!所以,星当子我对一个路做弦也没毛病吧!”

众人对视两眼,这才发现,诶,这个臭小子还有两把刷子啊!

此刻的秦权一改吊儿郎当的模样,“天当棋盘星当子,谁人敢下!我就对他一个地做琵琶路做弦,哪个能弹!”

谁人敢下?

哪个能弹!

一个口气比一个狂!

李世民一拍大腿,这下联说起来简单,可是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他目光幽幽的看着秦权,“好家伙,你小子很不错,这个祸害归你了!我做主,择日成婚!”

“祸害?”

秦权一愣,立马反应过来,顿时连连摇头,“你都知道是个祸害了还故意让我对?老家伙!你不厚道啊!”

“那又如何?”

李世民哈哈大笑着起身,“好了,臭小子,让你娶她还是便宜你了,这女子国色天香,保管你满意,好了,我要回去给你准备准备了,你就好好等着娶媳妇吧!”

他招呼下人带上美酒,大摇大摆的跨上了马车。

在他身后,秦权大声的求饶。

“老家伙!我错了!我认输了!你让我娶丁香都行!千万别把这个女人送过来!而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与礼法不合啊!”

“臭小子诶!你就放宽了心!你爹娘对这个儿媳很是满意呢!”

李世民哈哈大笑着,带着长孙皇后,扬长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