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治肾亏,不含糖

贞观十九年,黔州城城门口。

李世民与长孙无忌面带忧虑。

“辅机,你说承乾失忆到底是真是假啊?怎么到了这黔州城,朕反倒有些惴惴不安,如果承乾现在还在打什么小算盘,就是朕也保不住他啊!”

长孙无忌也是无奈道:“陛下,是真是假,看过便知!承乾也是臣的外甥,臣也不忍心看他走上绝路啊!”

就在一个月前,黔州突然传来消息,造反被贬为庶民的李承乾病入膏肓,甚至一度气绝!

就在两人伤心之际,竟又传来消息,李承乾奇迹般的痊愈了!

唯一留下的后遗症,便是失忆,所有的人和事全然不记得了,甚至举止都有些异于常人。

心怀愧疚与怜惜的李世民再也按捺不住,拉着长孙无忌便要过来看看真假。

不想两人才到城门口,便看见站在人群中,排着队准备进城的李承乾!

两人深吸一口气,径直站在了李承乾身前!

“两位大叔?你们拦着我的路了。”

秦权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

这两个人衣着不凡,神色复杂,显然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他容易吗!

他,秦权,原本是后世为人民服务的公务员,一觉醒来,居然变成了一个瘸子!

还有个破系统,天天发任务,吵得他脑壳疼,什么水泥火药啊,土豆玉米啊,他搞了一大堆,但是系统开口闭口就是不谈谈怎么治疗他的瘸腿。

这不,今日钓鱼任务完成,秦权这刚回城呢,居然碰上了两个拦路人,看上去还来头不小!

秦权斟酌着问道:“我们……认识?”

“认识?”

李世民皱起眉头,自己这大儿子看见自己那惊讶的神色不似作伪啊。

难不成他真的失忆了?

很快李世民就反应过来,连连摇头:“不认识,当然不认识,不过小伙子,我看你很是眼熟,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那或许是真见过吧,我大病一场,什么也不记得了,不过你们应该是远道而来,常言道远来是客,今天你们有口福了,我可钓上了不少鱼呢!”

秦权也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但是周围人居然没有一个敢说的。

这两个老狐狸,一看就没说真话,他一定要逮着这两个老家伙套套话!

“两位请跟我来,去我家喝点酒,吃吃菜,正好我有事想要请教二位。”

秦权一脸热切,但是抓着两人衣服的手却攥得很紧,好像生怕两人跑了似的。

李世民和长孙无忌对视了一眼,长孙无忌率先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远道而来呢?”

“哈哈!那是因为整个黔州城,就没有不认识我秦权的!”

秦权骄傲的擦了擦自己的鼻子!

很快,李世民和长孙无忌就意识到了秦权这话是什么意思了。

进城才两步,便可以看见大大小小的告示牌,每一块牌子上都挂着秦权的油画,上面还写着大大小小的字,看一眼,李世民嘴差点气歪过去!

“治肾亏,不含糖!”

“过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大福金!”

“治痔疮,一贴见效!”

甚至每一块告示牌,秦权油画的下方,还有秦权的签名!

“正版授权,独此一家!秦权!”

看着眼前的一切,李世民暗暗攥紧了拳头。

这个混蛋把皇室子孙的脸面丢尽了!

这要是传到朝廷里,还不得被诸多大臣笑掉大牙!

秦权领着二人来到了一副巨大的秦权油画下面,站定就不动了。

长孙无忌看着李世民阴沉得几乎要下雨的脸,赶紧开口问道:“小兄弟,不是说去你家么,怎么在这里站着就不动了?”

“哈哈,你们不懂黔州城啊!”

秦权眨巴两下眼睛,狡黠道,“我们这是在等公交车啊,你看?”

李世民顺着秦权的手看过去,只见街对面的告示牌,居然也有不少人站在哪里闲聊,仿佛这已经成为了黔州城的习俗一般。

两人都不知道这公交车为何物,对视一眼,齐刷刷闭嘴不言。

不一会儿,就有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五路车来了!差点没赶上!”

长孙无忌闻言抬头看去,只见在宽阔的街道上,一辆八轮马车正在缓缓减速。

顿时,长孙无忌便皱起了眉头。

大唐常见的马车,只有独轮和双轮的,运货能力强一点的,也是双轮,最多也就在上面躺上三五个人,若是堆积粮食,运输能力或许还能高一点。

当然,倒也不是没有多个轮子,但有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轮子一多,就没办法拐弯,加上道路颠簸,并不适合长途运输,所以多轮马车已经绝迹了!

但是眼前这辆马车是什么情况?

八个轮子!

行走在道路中间,就好像横行霸道的螃蟹一般!

何止嚣张?

简直霸道!

“我道什么是公交车呢,原来就这?”

李世民冷哼一声:“轮子一多,车子没法转弯,小伙子,你不会不知道吧,难不成你家顺着这条道一直走就能……”

李世民的声音戛然而止。

那巨大的螃蟹,眼见要行到告示牌了,前面两个轮子居然小幅度转了一个圈,嘎吱嘎吱的拐弯了!

“吁!!!”

伴随马夫一声吆喝,马车稳稳当当的停在了三人面前!

李世民瞪大双眼如铜铃!

长孙无忌轻抚胡须的手差点没拽下两根胡子下来!

“八轮的马车……也能转向?”

长孙无忌的声音都出现了些许的颤抖。

秦权轻轻一笑,“转个向还不是轻轻松松的,我看你们也是体面人,怎么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啊。”

啪!

跟着秦权走向公交车的长孙无忌,脑袋狠狠撞在了告示牌上!

但他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

他茫然的看着八轮马车,上面林林散散的已经或站或坐了二三十号人!

一个人就算是七十五斤,光是现在就有两三千斤的承载量!

这是什么概念?

如果运送粮食,几万石的粮食,几百辆车就能全都装上!

就这,还是因为眼前的车子没有满载!

长孙无忌激动异常,差点直接跪在地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