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章 找寻 艰难抉择
  • 器魂人
  • 精灵豚豚
  • 2429字
  • 2022-04-23 12:03:23

李曌拿着拂尘与浅浅等在门口,半天过去了都没有任何动静,不禁担忧了起来。

“怎么还没出来,不会出什么事吧?”李玉人从拂尘中释出说道。

“再等等吧,或许这术法比较费时间!”李曌推测说道。

“哎呀,曌曌,你看天色也不早了,我们除了上山前吃了点东西,忙到现在还没吃东西,我们去问问观主,有没有斋菜先垫垫肚子吧!”浅浅摸着咕噜咕噜的肚子说道。

李曌刚想与浅浅去找吃的,就见到老观主正在走近,殿内的人正在施术肯定不能被打扰,李曌正在想着怎么阻止老观主进入殿内时,没注意李玉人的魂魄还在外界未被收到拂尘之中,老观主顿时被吓了一跳。

“啊?这,您是祖师爷?祖师爷显灵了!第十九代传人李青云拜见祖师爷!”老观主先是被吓到了,然后竟然认出了李玉人,跪拜了起来。

“既然你已认出了我,我常年魂魄深睡于拂尘之中,现如今现身是为了坠崖之谜,你等为了香火,不可害人!”李玉人为了让老观主不要打扰到殿内,摆出祖师爷的架子,有意责备起来。

“不不不,祖师爷怎么会这样想,徒孙绝对没有害人,‘春风道观’没有一个人会去做伤天害理之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谣言!”老观主一把年纪了,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一下,低声颤抖地说道。

“那就好,今日因有缘之人相见,让她找寻其中缘由,现已经明了,此地有妖邪作祟,未曾来过道观之人容易受到蛊惑,为了以防万一,可在各个索道售票口摆上一座‘淳风像’作为驱邪之物,那样的事不能再发生了!”李玉人嘱咐道。

“一定照办!”老观主坚定说道,

“好了,我还要跟有缘人再聊聊,送点饭菜放在殿外,你就先回避吧!”李玉人背着手说道。

“好好,祖师爷饭菜马上送到,您老有什么吩咐再喊我!”老观主颤颤巍巍地站起身,离开了。

“你还真会摆谱,人家都那么大年纪了,还这么折磨他!”李曌抱不平说道。

“我这不是怕他进去打扰道我师父施展术法嘛,而且他自己要跪的,又不是我让他跪的!”李玉人委屈巴巴无奈说道。

“你们进来吧!”李淳风的声音在殿内响起。

两人一魂迫不及待地推开殿门,只见金铃的肉身紧闭双眼,手中握着一个金制的环装手握柄圈,挂着一圈七彩琉璃铃铛,甚是好看;而旁边是散尽气血的沛,脸色惨白,呼吸微弱,手腕上还残留着余血,看上去极其惨烈。

“术法成功了,金铃应该过段时间就会醒,肉身已经完全是‘人’的状态,‘器’已经被分离出来,就是她手中的七彩琉璃风雨铃,风雨上神估计要休养好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幸亏是神的体质,如果是人早就死了,‘人器分离’之后,上古神器会默认原本的器魂人为主人,至于上古神器是否会认之前天启的主人为主,还是要看神与上古神器的契合度,否则终将难回天启之手。”李淳风解释道。

“那岂不是天启的上古神器变为了人间的上古神器?那此法天启与地魔肯定不会同意!先生有危险!”李曌提醒道。

“其实此法我实验过无数次,只有那次成功了,所以成功概率是很低的,天启和地魔应该并不在意!”李淳风说道。

“我也有个不情之请,请先生也能为我施加‘人器分离’之术!”李曌仿佛看到脱离天启的希望,恳求说道。

“刚刚施过术法,需要等到功力恢复之时才能施展,再说术引之人你可有找到?”李淳风问道。

“未曾!”李曌叹气道,又想到需要一个大活人才能换取自己的自由,仿佛代价过于巨大,李曌开始犹豫起来。

“我愿意,希望以后你能好好照顾豆豆与我的父母!”赵浅浅拍着李曌的肩膀说道。

“我不愿意,无论是谁为了我的自由付出生命的代价我都是不愿的,何况你还是我最好的闺蜜,你已为了我担惊受怕了十年,我已经夺走了你的青春,我再也不舍夺走你的生命,夺走一个孩子的母亲,夺走一对老夫妻的女儿!算了,肯定还有别的办法!”李曌看着有些许皱纹的脸说道。

“办法呢,我还知道一个,但是可能比这术引更麻烦!”李淳风说道。

“什么办法?只要不是这种鲜血的代价,我都想试试!”李曌坚定说道。

“我研究出这个术法后,与师父袁天罡讨论过,他也觉得此法不太妥当,需要以鲜血活人为术引,太过血腥,我那时也是太过着急才用了此法,没想到成功了。此后我们两个推演记录完推背图之后,为防过度泄露天机,所以一人收藏一半,再无往来。后他在书信中有提到,好像是研究出了新的方法,只是那之后我们再没有见过面,我也没有再遇到此问题所以就没细问,你们去找他的后人可能会有线索。”李淳风摸了摸胡须推测道。

“那袁天罡的后人会在哪?”李曌询问道。

“应在四川阆中。”李淳风说道。

“好!谢谢先生!”李曌兴奋说道,还好上天又打开了一扇窗,毕竟此法凶险万分,自己也不愿意以一命换之,如有其它两全之法那就更好了。

李淳风为了防止别人认出,所以施完法就告辞了众人离开了道观,而李曌与浅浅吃完老观主送过来的斋饭,就在道观借宿了一晚,顺便在殿中照顾风雨上神与金铃。第二天,沛与金铃就醒了,但是新的问题出现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是谁?你们知道吗?”金铃醒来觉得头很疼,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和人,不禁害怕起来。

“金铃,你认得我吗?”沛的脸色比昨天好多了,但是还是依旧没有任何血色,看到金铃的状态,也被吓到了,反问道。

“不认识,姐姐你好漂亮哦!你看着不像坏人,可是我怎么会在这里?”金铃眨巴着大眼睛好奇地看看这看看那,一脸迷惑。

“不会是失忆了吧?你记得自己是谁吗?”李曌问道。

“不知道,我只觉得没来过这,倒是看着这个姐姐有莫名的亲切感!”金铃笑着对着沛。

“金铃,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的玉人啊!”李玉人在拂尘中听到了金铃的言语,着急现身问道。

“不认识,大叔你干吗这样看着我?”金铃一脸嫌弃地看着李玉人,时不时地往沛身后躲去。

“看来可能是术法的副作用,肉身竟然没有了记忆!我试试用仪器探测下她的脑部。”赵浅浅推测说道,并拿出随身携带的探测器。

“怎么样,结果如何?”李曌问道。

“脑组织部分出现了改变,特别是用于储存记忆作用的前额叶,看来此术法还是有副作用。”赵浅浅看着手机显示的画面说道。

“看来此法过于危险,还好没有试,我可不想之前经历的种种都变成了虚无,毕竟经历也是一种财富,我要记得那些我爱过和爱过我的人!”李曌长舒了一口气,对着浅浅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