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章 修炼 园中惊魂

  • 器魂人
  • 精灵豚豚
  • 2054字
  • 2022-04-04 10:29:18

“我去看看,你们先呆在这里!”红嘱咐一人一魂道。

“好,你自己注意安全,有什么事的话就叫我!”李曌从意识空间中拿出附灵铸造到第八层的青龙偃月刀,做好了备战的架势。

红进入旁边的树林,发现声响是一个巨大的参天大树上发出来的,刚准备上树一探究竟时,有一个白衣物体自由落体而下,摔在地上。红心想一探究竟,走进那个物体,未曾想那物体一下弹坐起来,脸正对红的脸,红顿时被吓得尖叫。

“啊~~~~~~~!”红看到此物体的脸不像人脸吓得一边尖叫,一边身体反射执剑刺去,未曾想此物体身段灵活,轻松躲过。

“怎么了,红姐姐!”李曌听到红的尖叫声,急忙赶到,之前的白衣出现在旁边,轻松躲过了红的剑招。

“刚刚我看到的就是这东西!不过细看似乎是个人,而且是戏曲装扮?”李曌疑问道。

“这是人?脸也太吓人了吧,你们凡人怎么会这幅打扮?”红惊吓后无语道。

“这是中国戏曲中京戏旦角的装扮,小姐姐,你怎么深更半夜在这里?”李曌向红解释并询问道。

“你们又为何在这?”低沉的男声回答道。

“原来你是男子,我们是皇室后裔,是来祭拜在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中丧生的祖先的。”李曌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随便胡诌了一个理由搪塞过去。

“哦?那为何白天不来,而要晚上闭园了再来?”男子问道。

“白天人多眼杂,不太方便,所以晚上来也能随心所欲,就是哭着祭奠也没人指指点点不是?”李曌回答道。

“算你们有份孝心,那你祭你们的,我练我的!”男子甩了甩衣袖,又站上大树咿咿呀呀练道。

“曌,此人身上有很强烈的神器气息!”莫邪在意识中提醒道。

“小哥哥,那么晚了,我也好奇你为什么在这呢?”李曌使出明空给予的共情之术。

“我自小就在这圆明园里,师父收我为徒教我唱戏,老佛爷甚是喜爱戏曲。就在那天,那些洋鬼子闯进了圆明园烧杀抢掠,我被师父打晕藏在了密道里才躲过一劫,当我醒来出了密道就看到了原本恢弘精致的圆明园已然成为了一片废墟,我就在这废墟里天天练戏,希望有天我的师父和老佛爷能在九泉之下看到我的戏为我喝彩!”男子受了共情之术影响娓娓道来自己的身世。

“那你有见过自己的父母吗?”李曌问道。

“我生来无父无母,被师父收养长大。”男子回答。

“那你有会使用的武器吗?”李曌继续追问。

“我最喜欢的就是穆柯寨里的穆桂英,所以时常练习穆桂英的身段唱腔和打戏,用的是雁翎刀,就是类似你手中的这把,但是比较小巧,你也是唱戏的?”男子看着李曌手上的青龙偃月刀问道。

“我啊,不是,这个纯属防身用的。”李曌回答道。

“你问问看他身上有何标记,或者让他拿雁翎刀出来看看!”红在旁小声说道。

“我的刀你也看过了,你的刀我也想看看,可不可以?”李曌问道。

“可以啊,就在树后,我拿给你们看!”男子绕过大树,在树背后拿出一把大刀,虽没有青龙偃月刀的霸气,小了一圈,但是也是秀丽中带着刚毅,上面还有一只似大雁的纹路。

“地魔或者天启有这把神器吗?”李曌小声问红道。

“之前有听说过天启的青羽上神有把冰晶雁翎刀,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们可以问问济公,他应该知道。”红回答道。

李曌敲了敲降龙扇,济公魂体释出。

“我知道你们要问什么,他应该就是青羽的冰晶雁翎刀所化,而且他那把刀应是穆桂英所用过的雁翎刀。”济公回答道。

“这一下子就找到了两把神器,一把天启的上古神器,一把人间的神器,真是运气太好了!就不知道在天启找到他之前,肯不肯跟我们走?”李曌担忧道。

“试试你的共情之术是否能带走他!”红提醒道。

“小哥哥,你在这天天练戏也怪无聊的,现在戏曲发展的很快,我可以带你去看现代的戏曲!”李曌诱惑道。

“可是我从小就生活在这,深入骨髓之中,在这里可以日日陪着师父!”男子看着远处圆明园的废墟说道。

“你师父已经走了那么多年,也想让他的戏曲发扬光大不是,你在这里也没有任何观众可以看到你的表演,这不就浪费了,你应该去更大的平台学习展示他教给你的成果。”李曌说道。

“好吧,我跟你走,但是我想把师父的灵位一起带上!”男子松口道。

“可以,不过你先把衣服换了,妆卸了,这大半夜的,怕吓到了别人!”李曌嘱咐道。

“好!”男子不好意思笑着说道。

李曌与红就在树林里等待男子,男子再次出现身上已多了一个古人用的包袱,穿了一件清代藏青色长褂,清代标准的鞭子头,带着帽子,脸上卸去了浓妆艳抹的戏曲妆,时光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依旧文质彬彬气质出尘,倒看不出是一个唱戏的。

“我收拾好了,可以走了!”男子说道。

“今天天色太晚了,等明天我带你去做个现代造型,否则你这幅装扮依旧会吓到人。”李曌笑着说道。

“好!”男子害羞地笑着说道。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李曌为了不吓到他并不引起天启的注意,没有让红使用术法出园,而是走隐蔽的小道,边走边问道。

“我叫二狗,花名叫鸿羽。”男子如实说道。

“你师父还真会取名字,我以后叫你鸿羽吧!”李曌笑着说道,没想到这师父取的花名还真好听,真名就不咋地了。

三人回到了酒店,李曌在酒店前台又多开了一个房间,毕竟一个男子不可能跟两个未婚的小姑娘挤一间吧,虽然一个是三十出头老姑娘,一个是一千多岁的魔,不过这么算来,鸿羽也不年轻,应该也有上百岁了,却一点都看不出年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