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章 逃离 二战告捷
  • 器魂人
  • 精灵豚豚
  • 2050字
  • 2022-03-27 09:14:37

“男子死了?”李曌询问起刚回来的济公魂体道。

“我也不确定,那一刹那我的魂体也被弹开回到了扇中!”济公魂体道。

李曌为了以防万一把降龙扇递给红看管,自己靠上前去,只见那肌肉男盘坐的姿势没变,眼睛却睁开了,果然没死!

“哼,这点小伎俩算什么?你以为我进入了你的幻术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肌肉男无语讽刺道。

李曌看向另一边,那个叫风的男子已经全身是血,胸口有一个极大的被斧子快要砍成两截的伤痕。

“风,你怎么样?你为什么要动用雾影术?”冷冲开羽的结界来到风面前抱起风满是是血的身躯,哽咽着说道。

“技不如人,我死而无憾!”风一边说一边还在不断吐血。

“不会的,你不会死的,天启的神是不会那么容易死的!”冷流着眼泪说道。

“普通的武器是不会死,而我是地魔魔帝的饮血斧而化,我手上的斧子可是有我的七成功力的!而他又动用了高阶术法,活不久了,我劝你们早点回天启还能给他埋个全尸。”肌肉男看着自己的斧子无比骄傲,都没有给四人一个眼神,仿佛蔑视如蝼蚁一般。

“冷,我们还是先带风回天启,这笔账记下啦,下次再来讨回!”冷因为风的濒临死亡已经停止了思考,最聪明的羽只能开口说道。只见冷依旧没有言语,羽和墨来到他们身边,没有再说什么,带走了两人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欺负女人的时候倒是很不要脸,打不过倒是跑的快!”粗矿肌肉男讽刺道。随后走向受伤虚弱的红一把抱起走了,李曌也紧随其后。

三人回到了杭州下榻的酒店,安顿好了红,李曌的好奇心又开始泛滥。

“帅哥,你是魔帝的饮血斧?”李曌好奇问道。

“是啊,你有什么疑问吗?”肌肉男终于穿了件背心,靠在阳台门边,点燃了一支烟说道。

“我叫李曌,是天帝的天帝剑所化,现在跟着红姐姐帮忙寻找地魔的上古神器。之前我跟魔后的灵蛇鞭郭美芸很熟,你应该也认识吧?”李曌先自报家门,这样肌肉男的戒心应该会降低。

“我们两个不熟,也没见过,她应该已经被送回地魔了吧!”肌肉男抽着烟缓缓说道。

“那你是跟红姐姐熟识吧,怎么那么巧我们遇到危险你就来了呢?”李曌好奇问道。

“嗯,我认识她的时候,她还是个小奶娃呢!我应该是唯一一个带着记忆的‘器魂人’吧!我记得那个时候我们上古神器被送来‘人间界’封印,然后过了好久,我突然苏醒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想找回地魔的路,可是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只能天天数日子等地魔的人来找自己!久而久之,都快忘记了地魔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就在这时又遇见了红,我熟悉她的气息,所以经常跟她来往,可是时间久了就有感情了,回到地魔又变成了魔帝的斧子我就不能感受到她的温暖了,所以我隐瞒了我的身份,有时会在她需要我的时刻出现。”肌肉男弹了弹烟灰,继续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我意识里的莫邪只能微弱的感受到你的气息?你会隐匿气息?”李曌问道。

“我叫万豪,或许因为我有地魔的记忆,所以可以压住自己的气息不被外人发现,我察觉到你的身体中不止一具魂魄?这是怎么回事?”肌肉男也疑惑道。

“哦,那个我不是天帝剑嘛,拥有的技能是吸魂夺魄术,就像你的技能是追魂夺命术,我会吸收魂魄,现在我吸收的魂魄有莫邪剑的器魂莫邪和青龙偃月刀的器魂关羽。”李曌如实说道,既然万豪都那么坦诚,自己也要坦诚一些。

“原来如此,你这个技能很强大,是不是还能拥有这些魂魄的术法?”万豪欣喜问道。

“嗯,是的,不过我本来就没有天启的记忆,也不会功法,只能慢慢学起。”李曌无奈委屈道。

“没关系,你还来得及!”万豪安慰道。

李曌心想这粗矿肌肉男,竟然心思还很细腻。

“你们不会把我忘了吧!”济公魂体从红身上的降龙扇中释出说道。

“没有没有,怎么会把济公神尊忘了呢!”李曌讨好道。

“哼,那还差不多!万豪你杀了我弟子,我该如何讨回?”济公严肃说道。

“老头,你这幅模样还想尝尝我的厉害?我也是看你弟子黑心黑肺,已经教不好了,才帮你出手教训的!”万豪掐灭了烟头笑着说道。

“唉,我那孽徒,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我在天启时,他还是那么天真可爱,可现在却让我失望透顶!确实你不清理,我也会清理门户的!天帝那家伙肯定没好好教!”济公真是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那是,天帝那厮不是什么好鸟,能教出什么好徒弟?不像我们家红红,深得魔帝的真传,心地也好!”万豪看着红的睡脸痴迷地说道。

“万豪,你的表情有点猥琐额……”李曌擦了擦汗无语说道。

“咳咳~李曌,今天我跟你说的这些话,你不许告诉红,以后你有什么困难,吹响这个海螺,我就会出现,当做你保守秘密的交换!”万豪拿出一个大海螺交予李曌说道。

“好!我会保守秘密!”李曌心想正好多一个助力,至于万豪回不回地魔并不是自己该干涉的事情。

“刚我渡了点魔气给她,应该没有什么事了,我先走了!”万豪不舍的看了看睡着的红,独自转身离开。

“真是多情人啊,没想到‘器魂人’也有自己的感情,真的好过了有些凡人哦,多情滥情者多,深情难得啊!”济公魂体感叹道。

“你不是出家人嘛,怎么那么多感叹?”李曌疑惑道。

“出家前我也是人嘛,也是有感情的呀,这不能否认啊!”济公魂体辩解道。

“好好,你最厉害了!来跟我说说藏宝图接下来的地点!”李曌正好趁机问问其地点,好为接下来的事情做打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