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出茅庐
  • 股神战纪
  • 糊涂狮虎
  • 2378字
  • 2021-11-22 21:08:31

星辰往复,天人交感,循环无端,幽同圆觉,觉则圆,圆则觉,是谓圆觉。

人生若是一半风尘一半清风,则最为恰到好处。

F县一个小村落里,传来婴儿的的啼哭声。“是个带把的!”接生婆笑盈盈的抱着一个男婴走出房门,金家人欢天喜地,整个农家院子都欢乐起来。

金氏夫妻看着婴儿相视而笑。因为夫妻俩都好酒,孕期也是推杯换盏,或许是酒精的影响,这孩子的皮肤红一块白一块白,头上只长着五撮头发,脸上两个醒目的深酒窝,鼻梁上还有一块白斑。

“这孩子长的,像戏台上的县令,长大了是个做官的料。”妻子打趣的说。

“还县令,我们家就没出过一个大学生,估计也是个泥里掏饭吃的货。”妻子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小孩奶奶的声音,夫妻俩就不再说话。

可是,金氏夫妻还是希望,孩子学有所成,就给孩子起名金文丰。

孩子周岁那天,父亲去教书先生那里借来印章、书本,笔、墨、纸、砚;从酒铺老板那里借来算盘、钱币、帐册;又准备了一些首饰、花朵、胭脂、吃食、玩具等,在摆了一桌子,让孩子抓周。

孩子先把手伸向印章,教书先生赞许的说:“选择印章,长大以后,官运亨通。”;可孩子的手在印章不远就停了下来,转而往文具方向摸去,教书先生又说:“选择文具,长大好学,能写会算,准是个大学生,”;这时孩子的手在文具不远处又停了下来,侧着眼睛看向了算盘,酒铺老板忙说:“选算盘好,算盘一响,黄金万两,以后是个大商人。”可话音刚落,孩子却把手收回去不玩了。大家尝试着引导孩子继续抓周,可是孩子完全不理会这群大人,只是看着窗外的天空,好像心神已经飞到天上去了一般。

大家没有办法,就在一边等着,不久孩子又伸出手来,不过不是朝向桌子,而是探向天空的方向。

“你们看,他的左手手心。”一个大人指着孩子的手心说。

“一个圆形,一个月牙形,两个胎记。”另一人说。

“张老师,你见多识广,知道这是什么吗?”有人问教书先生。

“这圆的嘛好像初升的太阳,这月牙形的嘛就像月亮,日月分别代表阴阳,也代表事规律规则。手掌日月,又对我们准备的这些东西都不感兴趣,恐怕不是红尘中人。”教书先若有所思的说。

“心怀天地,手掌乾坤,不务俗业,像不像我们道士啊?”大家看到门外一个瘦高的道士,长胡子灰道袍,风尘仆仆的走来。

“不如趁早给我当小徒弟,省得拖累大家,诸位意下如何?”道士见到大家都看向他,又接着说。

大家开始觉得有理,仔细一想才知道不对,有人化缘馒头米饭的,哪见过周岁礼上管人家要孩子的。大家就打发道士离开,道士见讲不通,只好摇着头离开了。

转眼十八年过去了。金文丰十八岁,张的眉清目秀,温文儒雅,只是不大喜欢跟人交际。每天抱一堆书进房间,一天一天的不出门。母亲见别的孩子。都在呼朋引伴,再看看自己家孩子,总觉得不正常,于是找来与文丰同年的外甥,让他去了解情况。

“表弟,是我妈叫你来的吗?”文丰见表弟的言语和平时不一样,就已猜到几分。

“是的,舅妈见你快两个月没出门,就让我来看看你。”表弟如实说了。

“你告诉我妈,我没毛病,只是喜欢看书。”听了文丰的话,母亲稍微宽心了一些。接着文丰一如既往,除了上学其他时间基本都在家看书。

也就是这个十八岁的夏天,文丰听了《十七岁的雨季》,就准备种一棵橄榄树,来纪念这个雨季。

于是文丰找来橄榄树苗,种在房屋后面的地里。浇水施肥,刚开始几个月橄榄树长的很好,根系也慢慢的扎入土壤。可是一入秋,橄榄树的叶子就开始发黄,还好文丰依旧细心呵护,橄榄树才勉强熬过秋天。可是初冬,一场霜冻后橄榄树就开始逐渐干枯,最后变成了一根枯木。

也许橄榄树是一种预示吧。不久后的一个晚上,在村里人熟睡时,起初房屋内的座椅开始摇动,接着房屋也开始晃动,还没等村里人反应过来,地面一下子张开了大口,吞没了半个村庄。地震后,金文丰就成了孤儿。

金文丰独自站在村委广场上,村委办公室里,正在进行灾后重建的会议,讨论孤儿帮扶问题时,大家重点提到了金文丰。

“这孩子机灵,是块读书的料,具体怎么安排,现在听一下大家的意见。”

“村里培养,以后有出息了,也是咱村里走出去的孩子。”

“对,我支持。”

“可是现在高中刚开始,以后还要上大学,后续费用还很多啊。”

“也有道理,可也不能眼看着,这好苗子烂地里啊。”

“关于这孩子,我找算命先生给他算过。”

“这么说?”

“功名云盖,有官无印。”

“什么意思?”

“功名云盖就是说,这孩子本可以考取功名,但是有东西给拦住了;有官无印嘛,当然就是有当官的能力,可是朝廷里没有他的位置。”

“这么说,培养了也没结果。”

“诶,大概是这个意思吧。”

说到这里,大家安静下来,接着转到了下一个话题。

最后在各方的帮助下,金文丰读完了高中。高考结束后,金文丰就背起行囊去了省城,开始寻找工作。起初金文丰的遭遇和《平凡世界》的孙少平差不多,住着地铺,也曾身无分文,三天没饭吃只喝水。后来找到一份仓库管理的工作才安定下来。

老板见金文丰踏实肯干,就开始让他接触销售业务,两年后文丰成为,独立管理一个地区的主管,也是公司最年轻的主管。

这时金文丰遇到了,两个对他人生产生重要影响的人。一个是坚信文丰不是池中之物的金达华,一个是漂亮能干的女朋友汪淼淼。金达华既然认定文丰定非池中之物,经常劝文丰去创业,文丰一直没下决心。汪淼淼是个事业型的女孩。早早开始创业,经营了一个小服装商城。文丰每次下班或出差回来,就过去帮忙女朋友照顾生意。

汪淼淼的办公室很简洁,或者说和她的性格一样干练。开门进去就是一张办公桌,办公桌左边摆着一个沙发,沙发前面是一个长条形玻璃茶几,办公桌右边是一个档案柜。汪淼淼坐在办公桌后边翻看账目,助理丁莹在一旁整理文件。金文丰背着一个背包推门进来,,手里还拿着一束汪淼淼最喜欢的粉玫瑰。“宝贝,你回来啦!”汪淼淼张开手臂开心的说。“回来了,一下车就过来啦。”金文丰说着把包放到沙发上,再从茶几下拿出一个花瓶,把粉玫瑰插上,然后坐到沙发上看着汪淼淼。“我去外面看看。”丁莹笑着走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