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序章
  • 异次元思念体
  • 影关白
  • 3226字
  • 2021-11-21 20:00:05

夜色,深沉。

这里是城市近郊的一座小平房。表面看上去,就和一般的仓库没有任何区别。天空铁黑,月色无影,平房内一片漆黑,只有小小的窗口还在闪闪发亮。

但这里,并不是一般的地方。

“哇!!!!”惨叫声在地下室中回荡。一场拷问正在进行中。囚犯坐在椅子上,他双手被反拷。周围则是各种各样的刑具。一道强光照射而下,三名便衣警探围在一边,他们双手交叉,看着囚犯痛苦的样子。电流的窜动再次传过,囚犯又是一声哀嚎。因为多层隔音的关系,这个声音无法传到外面。但在这片与世隔绝的空间内,这个声音却是如此真实,如此痛苦,让人听起来不寒而栗。

“说,你是谁派来的。”

“……”

“不说是吗?还是吓得说不出来了?说实话,我都不知道你来干嘛。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没有武器,单枪匹马,攻击门口的保安。你是脑子坏了吗?哪怕直接去冲击警局也比到我们这边强。不管怎么说,你既然做出这种傻事,那肯定是要给我们一个说法的,如果你不愿意,那就只有受点苦了。”

审讯者面带冷笑。他命人拿来一张毛巾,蒙住囚犯的鼻子。冰凉的冷水从上滴落,囚犯拼命挣扎,他想要呼吸,但他的鼻腔和口腔却全都被水灌满。看到囚犯痛苦的样子,一旁的审讯人员都是哈哈大笑,他们就好像在看滑稽戏一样。

……

这里是梦之城的内务局分部。内务局是梦之城最重要的情报机关。这个机关是从警察部门单独分离出来,主要是为了应付越来越泛滥的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分子。而为了对付这些最可怕的敌人,他们也得到了超越一般警察的权力,甚至,在某些人眼中,他们就是这座城市的阎王,比死神更加恐怖。

但现在,他们正在拷问的,肯定不是什么恐怖分子了。这是一位中年人,西装革履,乍看之下,就和一般的上班族没有什么不同。但在今天傍晚,就是这位“上班族”,他突然大发癫狂,随手攻击了正在内务局门口站岗的保安。按照道理,像这样的人,内务局是有资格将其直接击毙的。但也因为这位上班族的实力实在太弱,被保安一个过肩摔就弄得不省人事,结果反而保住一条小命。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他最终被带到内务局的地下室,接受最严酷的拷问。

简直是莫名其妙。只不过是一个对社会不满的垃圾,情绪失控,乱打一气。结果还要为了这种家伙分出宝贵的人力物力。如果真是这样,我都可以将街上所有的流浪汉全都拉进来审讯一遍了。

陈日成心中嘀咕。他是内务局分部联络处处长。这一次事件发生的时候,正好是他在此地当班,结果摊上这个烂活。囚犯使劲摇头。他好像是在示意对方赶快停下来。陈日成随即示意揭下毛巾。他道。

“好了,现在,你愿意说话了吧。”

“啊,啊。”囚犯大口呕吐,他一副快要溺亡的样子。陈日成的嘴角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他继续问道。

“那么,首先,告诉我你的名字。”

“……”

“怎么,你还没受够苦吗?”

“不不不,其实,我想要和你们做一笔交易。”囚犯急忙说道。陈日成挑起眉毛。

“交易?什么交易。”

“我会保证你们的性命,作为交换,我希望你们能够听从我的命令。”

“你在开什么玩笑,你是在愚弄我们吗?”

“不不不,我说的是实话。我从来不愚弄任何人。”囚犯咧开嘴巴,他表情认真。但陈日成却是失望至极。本来,他其实已经想好,要放对方一马。先让这小子吃点苦头,然后送到警局,关他个一年半载,让他知道情绪失控也要有个度。这样也就够了。谁知道对方居然还在胡言乱语。一个囚犯竟然还要来和自己谈条件……如果不是眼前的男人疯了,那就是自己疯了。

自寻死路。陈日成心中嘀咕,他再次叫人拿来毛巾。囚犯慌忙抬头,他使劲摇晃身体,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

“你不相信我,对不对。”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你当然会相信。你的名字叫陈日成。现在担任梦之城南区内务局联络处处长,主要负责内务局基层情报机构的联络。”

“!?”陈日成猛地一愣,他不记得有向对方报出过身份。囚犯继续说道。“你有两个女儿,大女儿陈梦琪,今年10岁,正在上小学。前几天在学校的期末考试中考得一塌糊涂,回家之后还大哭了一场。而你的小女儿陈梦莲则是在幼儿园念大班,最近正受到过敏的影响。你的妻子一直要你多回家,照顾孩子,但你却因为工作繁忙,一直回不回去。为此,你们两个甚至还在电话中大吵了一架,对不对。”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陈日成的眉毛渐渐抬起,他的眼中第一次流露出警觉。但囚犯却是露出微笑。他转向地下室中另外两人。

“你的名字是谢磊。也是联络处成员,是科长级别。你刚刚和老家的青梅竹马结婚。现在正在考虑要不要生孩子的问题。另一个人的名字叫艾尔玛-李斯特,是安保处科员,因为谈女朋友的问题,刚刚和父母闹了矛盾。如果你们想要知道,我还可以说出更多事情,不仅仅是你们每个人的身平简历,也包括你们的工作,生活,甚至,我还可以说出你们每一个人的性怪癖。当然,我相信你们是不想让我说出来的。”

囚犯冷笑不止,一瞬间,空气寂静。所有人都是默不作声,他们心中突然生出一丝恐惧。陈日成挪动嘴唇。

“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说了,我想要和你们做一笔交易。为了这笔交易,我必须准备一点筹码,我能看见你们的记忆,你们的思想,甚至,你们的潜意识。在我面前,你们没有任何秘密可言……各位,你们知道吗?当高等动物进入到一群低等生物当中的时候,就会形成一种降维打击的效果。无论低等生物的数量有多么多,力量有多么强,在真正的强者面前,都没有一点点意义。因此,为了保命,低等生物就必须奉献出一点东西。就像你们人类养宠物一样,宠物奉献出自己的自由和未来,以此换取生命和幸福。我认为这是一种十分聪明的做法,你们也可以这样做,不是吗?”

……沉默。一瞬间,陈日成瞪大眼睛,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另一边,谢磊和艾尔玛-李斯特也露出惊愕的神情。陈日成吞咽口水。

“你,是思念体。”

“……”囚犯没有回答。他只是面带微笑。但另外三人却是同时起身,他们第一时间拉开距离。囚犯眨眨眼睛。

“那么,我们的交易呢。”

“谁会和你们这种怪物交易。”陈日成厉声说道。他拔出配枪。另外两人也是一样,他们一齐瞄准囚犯。囚犯的嘴角微微翘起,但这一次,却是带着凌冽与嘲讽的微笑。

“那么,你已经作出了选择。”

“啊啊啊啊啊!!!!”突然,陈日成爆发出咆哮,他好像看到一只巨大的蜘蛛正向着自己扑来。但事实上,房间中却是什么都没有。一旁的谢磊和艾尔玛-李斯特都是大吃一惊,他们想要救助长官,但下一刻,他们自己却也开始狂吼。三个人手舞足蹈,就好像真正的疯子一样。片刻之后,谢磊首先倒下,他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之后则是艾尔玛-李斯特。只有陈日成坚持到了最后,但他也是身体抽搐,软弱无力。

真是愚蠢。

房间中重回宁静。囚犯轻轻叹气,他突然有一种失望的感觉。“砰”的一声,几个人影冲进房间,他们气势汹汹。但当看到囚犯的时候,他们却是立刻低头。就好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

“够了,一切都结束了。”囚犯说道。他满脸不屑。部下们手忙脚乱地拿过陈日成身上的钥匙。他们帮老大打开手铐。囚犯将手搭在陈日成的脑袋上。片刻之后,他再度睁开眼睛,然后打开就近的电脑。一列列数据在屏幕上闪现,利用刚刚从陈日成脑中读取的信息,他轻而易举地进入到内务局系统。不一会儿,他就找到了目标。

“思念科技有限公司”,工业区,“摇篮系统”,原来如此,原来那群腐朽的原教旨主义者也有自己的算盘。这样正好,本来,游戏,就是要人多才好玩。

囚犯心满意足,“啪啪”两枪,昏迷中的谢磊和李斯特被同时爆头。微弱的声音从脚下传来,陈日成身体抽搐,他在血泊中爬行。

“你,会死的。你们,都会死。你们这些怪物,你们低估了内务局的力量,你们也低估了人类的力量。你们会死无葬身之地,哈哈哈哈……”

凄凉的笑声在空气中回荡。渐渐地,笑声低沉,陈日成不停呕吐,他的嘴角边冒出血泡。“囚犯”缓缓走近,“啪”,他一脚踩爆陈日成的脑袋。

“人类的力量……太搞笑了,你觉得,狮子会害怕一群绵羊的力量吗?”

雅雀无声。所有人都低下脑袋。他们迷茫的双眼中,看不出喜悦还是恐惧。“囚犯”从部下手中接过一个面具,那竟是一条柴犬的狗头。二十分钟后,巨大爆炸声冲天而起,很快,周围的天空都被火光映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