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还懂不懂盗亦有道
  • 瀚海唐儿归
  • 人到中年纸老虎
  • 2062字
  • 2022-06-15 06:14:09

这里应该还是西北某处,张超伸手在门口被风沙侵蚀的斑驳土墙上扣了扣,这是他唯一能确定的东西,至于其他的,完全不知道。

作为一个冷兵器爱好者,国内全甲格斗某战队成员,靠制甲贩甲这种古代一准夷三族大罪手艺吃饭的人。

张超前一秒还行走在月牙泉畔的沙丘中,他身穿自制的仿唐明光铠,手持花了三年时间打造的马槊,要为粉丝们搞了一出大唐府兵西域行的柯斯普雷。

结果手机还没打开呢,人就晕了过去,醒来就在这了,明光铠没了,马槊没了,手机也没了,甚至连内裤也没了!

这是哪他妈来的强盗?还有没有点公德心?全身都给扒光了,街坊邻居明天还要上班呢?还知不知道盗亦有道?连内裤都要!

没有办法的张超四处找了半天,终于在一个破木箱子中找到了一套颜色很深的长袍,说黑不黑说紫不紫,看着跟成熟的桑葚颜色差不多。

不过这套衣服稍微小了点,并且就只是一个长袍,其余什么也没有,这让张超很不习惯。

这肯定是在西北了,张超走出了这个摆着一些简单家具,空有灶但没有粮食和锅碗瓢盆的房子。

呃!说房子好像不太对,这玩意应该叫洞窟,抬头看了看这个开凿于一面高大土坡中,开门呈圆拱形的石窟,张超做出了最正确的判断。

因为这看着跟莫高窟差不多,只是没那么大也没那么高,加上洞窟内还有一尊雕刻的极为粗糙,但没有上色的佛像,以及几卷不怎么看得懂的经卷,更印证了张超的判断。

门口立着几株沙枣树,树上的沙枣已经呈现出了紫红色的成熟模样。

张超赶紧恶狗扑食般的跑了过去,看天色按说没过多大一会,怎么自己好像是几天没吃饭了那么饿?

几颗甜中带酸、酸中带涩的沙枣下肚,张超的精神稳定了点,四肢也恢复了些力气,他看着渺无人烟的四周开始考虑自己该怎么办。

既然这里看着像是莫高窟,自己也是在月牙泉边不远晕过去的,那这里应该离景区不远才是。

或者这就是一个废弃的景区,自己晕过去后,被人打劫了全身物品然后扔到这里的?

或许自己应该走出去看看,要不然在这里也是等死啊!

‘哒哒哒哒!’正在张超犹豫不定的时候,远处烟尘四起,像是很多人策马赶了过来。

有人来了!张超顿时大喜过望,这下不用自己冒险出去了。

天知道这里离最近的城镇有多远?这些沙丘看着都差不多,搞不好迷路死了都不知道。

“兀那小沙弥!速速去打些水来,慢一步,仔细你的头!”

张超愣住了,人倒是来了,可不是他想象中骑着马游玩的游客,而是一群‘古人’。

这个拿着马鞭正对着他大声喝骂的家伙,说着一口很拗口的奇怪口音。

更奇特的是,张超还听懂了,更还听出来他的话不标准,明显夹杂着胡人口音。

自己是什么时候学会这门跟外语差不多方言的?

张超有些晕乎乎的了,而且他隐约感觉到了,这些人肯定不是拍电影的,也不是跟他一样搞考斯普雷的。

破烂的皮袍,破烂的皮帽子,矮小毛杂的马匹,油乎乎的头发,蜡黄的大板牙,嘴里说着奇奇怪怪的话。

别说摄像机和手机,张超甚至没在他们身上看到一点现代物品的痕迹。

我超哥混了甲胄圈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谁仿古能仿到这个程度的。

他们很多人手里拿着一种叫做尚玛的藏刀,这是一种柄粗尖刃,形似唐刀的长刀。

这是文成公主入藏后,陪嫁的汉人工匠打造的,带有吐蕃风格的仿唐刀。

那粗制滥造的模样,后世就是想做也做不出来,前几年张超就特别想搞一把实物,没想到竟然在这看到了。

同时眼尖的张超还看见了另外一匹没人骑的马匹背上绑着一套藏式的吐蕃扎甲。

虽然隔得很远,但作为玩了十几年盔甲的发烧友,张超还是一下就看出来了,这领吐蕃扎甲也绝不是后世仿造的,而是真正的古品。

可吐蕃王朝距今最少也有九百到一千年了,真要是吐蕃时代的扎甲,没人舍得就这么绑在马背上的,那可是文物呢!

“贼秃找死!”张超愣住了,但他面前说‘胡话’的武士可没愣住,这位从马侧‘呛’的一声,抽出了尚玛刀挥手就要砍。

“住手!”刀刚出鞘,就被一声娇喝给喊住了,一个穿着橙黄色襦裙,面上带着白色面纱的女子从后面走了过来。

“你们回鹘儿就算不信佛祖,也当知道尊敬阿罗缓,大慈父的信徒就只知道杀人吗?”

女子身材窈窕,腰背挺直,行走步伐极为端庄。

虽然在怒斥,但音色清楚明亮、起伏有度,神情肃然,展现出了极高的修养,只看一眼你就能将礼仪这个词跟她联系上。

这时候过来的骑士都已经下马,并将马匹栓在了外面的沙枣树上。

一个满脸胡须,头上戴着一顶四片瓦样式的卷檐尖顶毡帽,身穿散花锦袍的汉子走了过来,他双目凹陷眼珠发灰看着跟马上骑士一样,都像是‘新疆人’。

“曹三娘子果是供奉了佛陀的善女人,说得有理,沙狗儿,把刀收起来!”

这个看着像是首领的人,拍了拍把尚玛刀都抽出来汉子的肩膀,示意他把刀放回去,然后转头有些轻佻的看着最先出声的女子。

“不过在下认为,此时此刻,三娘子还是应该先担心担心自己吧,哈哈!”

说完,汉子取下了头上的卷檐尖顶毡帽,又看了一眼双手抓着沙枣傻呆呆没什么反应,像是吓傻了的张超。

“这位小形同,还请取些清水来,某家弟兄们歇歇便走!”

夕阳偏斜,张超抓着沙枣一个人站在风中凌乱,他越想越不对劲

回鹘儿?不是早就没回鹘人这个称呼了吗?

还有刚才马上那家伙抽刀要砍他绝不是作假的,张超感应的到!

可这都2021年了,还有人敢一言不合就要砍人?这到底是哪?不太对劲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